•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76章 又臭又硬
  • 正文 第576章 又臭又硬

    作品:《少年医仙

        那王老师被摔得鼻青脸肿,他心说你们当然是不差这一点时间,但是我这一肚子的火气怎么消散啊。

        但是,既然朱广聪和警察都这么说了,这个王老师自然也只能忍住火气,心想等到考试结束,就要让那小子和那丫头付出代价了。

        这个王老师哪里知道,此时朱广聪所考虑的事情,是如何给秦朗“脱罪”呢。

        朱广聪是一个明白人,在这种考场抓住一个作弊的,如果是别校的学生,这事情没关系,但如果是七中本校的,首先对七中的声誉有些影响,所以从他的绝度来说,他并不主张过分地抓作弊行为,至少他不喜欢抓本校学生。当然,这个不是关键,关键在于眼前这个小子,就算是他作弊了,朱广聪还得想办法替他掩饰,因为这小子背景太厉害了。

        朱广聪宁愿得罪一个官二代,也不愿意得罪秦朗这样的人,因为官二代的家庭背景,最多让他朱广聪丢了工作,但是秦朗的背景,却可以让他朱广聪丢性命,甚至还是一家人的性命。

        所以,王老师在等待考试结束就去收拾秦朗和江雪晴,而朱广聪却在绞尽脑汁地向如何给这两人开脱。

        考试结束的铃声终于响起。

        监考老师开始收卷,其余的考生退出考场。

        秦朗和江雪晴没有急于离开,秦朗来到江雪晴旁边,笑道:“试卷做完没有,刚才我瞅了一眼,你好像作文还没写完呢。”

        “已经做完了。不过,接下来就难说了。但不管怎样,真的谢谢你。”江雪晴感动地说,但是她的内心依然充满了担心。

        “好!好!你们两个都在,警察同志,把这个男生抓起来!他简直有暴力倾向!”王老师怒冲冲地说道,准备让警察抓人。

        “等等——王老师,你这么激动干嘛。”朱广聪说,“这个是七中的事情,你虽然是监考老师,但也应该尊重我们七中的处理意见吧。两位同学,这样吧,你们跟我们到考场办公室来,配合我们调查,不用紧张。”

        “朱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王老师似乎感觉到朱广聪语气不对劲,“我虽然不是七中的老师,但既然是监考老师,在这个考场上发生的事情,我才最有发言权!你是七中的教导主任,难道还想偏袒本校学生?”

        朱广聪这个教导主任可不是浪得虚名,他淡淡地说:“我知道你是监考老师,也尊重你的意见。不过,在教室里面争吵向什么话,我只是说换个地方,也好弄清楚状况。”

        “那随便!反正我保留自己的意见!”王老师一幅决不妥协的态度,反正到了他这种年纪,过不了几年就退休了,他也不需要看领导的脸色了,何况还是别的学校领导的脸色。

        于是,秦朗和江雪晴还有两位警察、两位监考老师一同到了考场办公室。

        朱广聪还真是体现了一个好的教导主任的风范,他给警察、监考老师分别倒了水之后,居然也给秦朗和江雪晴分别倒了一杯水,还和颜悦色地向两人说道:“两位同学,你们不要紧张,我们坚决不放过一个坏学生,但也不会冤枉一个好学生!只要两位同学是清白的,我保证绝对不会影响你们的考试成绩!”

        秦朗知道朱广聪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心里面也就有了一个大概,他向江雪晴说道:“江雪晴,还是你来说说吧。”

        江雪晴点了点头:“警察叔叔,朱主任,两位老师,事情是这样的,我当时正在专心考试,根本不知道座位下面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纸团,然后我就看到王老师走了过来,捡起这个纸团,一口咬定这个纸团是我的,还阻止我继续考试……”

        江雪晴一副楚楚可怜地样子,这些话从她口中说出来,的确有多了几分让人信服的味道,“秦朗同学看到王老师执意要收我的试卷,就跟他产生冲突了。秦朗同学的意思,是王老师不应该让我中断考试,事情就是这样的。”

        “噢,那事情很清楚了嘛。”朱广聪向王老师说,“那个纸团呢?”

        “在这里。”女老师将纸团拿了出来,递给了朱广聪。

        朱广聪仔细看了看,然后说道:“这个纸团上虽然写了一些选择题答案子母,但是只能说明考场上有人作弊,也不能肯定就是江雪晴同学作弊嘛。两位警察同志,你们觉得呢?”

        “嗯,朱主任这话有些道理。不过,既然纸团在这位江同学的脚下,那说明她的嫌疑是要大那么一点。”一个警察实事求是地分析说。

        “就是!她的嫌疑本来就最大,再加上我多年的监考经验,我觉得就是她在作弊!”王老师一口咬定地说。

        秦朗这时候并不插话,因为他知道朱广聪会想办法的,如果这个时候他表现得太过激烈,反而朱广聪不好收场。

        “只是凭经验来判断,这个不太好吧。”朱广聪语重心长地说,“王老师,我相信你为人师表的人品和经验。但是你要知道,这些学生十年寒窗苦读,只为这么一次考试,你只是凭经验就要毁掉一个学生的前程,未免太武断了吧。”

        这位王老师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当然感觉到朱广聪对这两位学生的维护,于是冷笑道:“朱主任,这位女同学作弊的事情,那我们暂时放置。那就说说这个男生,在考场殴打监考老师,这难道也是好学生的作为?”

        “我这是见义勇为。”秦朗终于说了一句,“你那时候试图收取江雪晴同学的试卷和答题卡,中止她考试,我觉得你的行为很不妥,所以我要阻止你。”

        “打人,也算是见义勇为?”王老师怒哼一声,“朱主任,我看这个男生先交给警察同志处理吧。高考考场,那是何等严肃的地方,我觉得他应该去派出所接受教育,然后取消他高考的资格,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