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72章 以貌取人
  • 正文 第572章 以貌取人

    作品:《少年医仙

        “我只是打个比方。”秦朗说道,“话说,你**我干嘛?”

        “姑奶奶喜欢拍照,看到一个猫儿、狗儿,只要看得顺眼,都会拍照的。你刚才的样子不错,所以我拍了几张。”任美丽道。她觉得秦朗顺眼,不知道是贬义还是褒义,因为如果是褒义的话,她为何又要将秦朗跟猫儿、狗儿来对比呢?

        “任小姐,我们之前不是谈妥了么,从此之后,我们互不干涉呢。”秦朗向任美丽说道。

        “我没有干涉你啊。”任美丽一便翻看照片一边说,“还挺上镜的——对了,你在安蓉市的事情做完了,拔腿就走人,怎么没通知姑奶奶呢?”

        别说,秦朗还真是将这事给忘记了。

        最关键是,秦朗压根儿就没有留意到任美丽的存在。

        不知道为何,秦朗的内心之中对任美丽有一种莫名的排斥感,不知道是因为老毒物的包办婚姻,还是因为任美丽的身份,亦或者是因为任美丽还未成年,太过接近她会让秦朗有一种犯罪感。

        但总之一点,秦朗就是不适应任美丽的存在。

        “你任大小姐的耳目众多,肯定知道我离开安蓉市了吧,而且既然大家都决定互不干涉了,似乎就没必要大事小事向你汇报吧。”

        “没错,我是答应不干涉你了。不过,你好像忘了,告诉我你是怎么使武玄境界的人受伤的?青阳子、青灵子,你怎么赢了他们两个人?”任美丽问道。

        “这个……告诉你也无妨,我是用毒!”秦朗说道。

        “用毒?”任美丽摇头说,“这两人境界都达到了刚柔境,有真气护体,除非在他们虚弱的时候,你才能对他们下毒,怎么可能在拼斗的时候重创他们呢?”

        “这就是秘密了。”秦朗稍微有些傲然地说,“别忘了,我好歹也是毒宗传人,也算是宗字辈的,总有一点过人的本事。”

        “我不相信!”任美丽道。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了。”秦朗摊了摊手,“我说的都是事实。好了,你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就给我们彼此一点自由空间吧。”

        “你就打算这么把我打发走了?”任美丽道,“姑奶奶可不能就这么让你给利用了,好歹你也要让我知道,你是怎么赢了这两人的。”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秦朗一脸郁闷。

        “试给我看!”任美丽哼了一声。

        “你想死?”秦朗说道,“你应该知道,青灵子的惨状吧?”

        “少吓唬我!”任美丽哼了一声,“我只要知道你如何破除他们的真气防御就行了。”

        “这个……是我的秘密!”秦朗坚持不说。

        “这可是你答应过姑奶奶的。”任美丽道,“大不了姑奶奶替你保密。”

        “你可是魔宗的人,你的保证我不知道有多大的水分。”

        “废话少说!你要是再磨磨唧唧的话,我把自己的承诺收回,从此以后我都缠着你,让你跟什么美女老师,跟什么美女同学的事情全都泡汤!”任美丽狠狠地等着眼睛,威胁秦朗。

        “呃……好吧,我真是服了你。”秦朗取出了一个小瓶子,然后用银针挑出了一点点血液出来,然后秦朗将这银针递给了任美丽,“你自己试试吧。小心一点,别死在这东西上面了,那就太冤枉了。”

        任美丽接过这一枚银针,顿时感受到了上面的冥毒腐朽的气息,她试图用自己的真气去包裹这一枚银针,却发现这一枚银针上面的毒药居然可以腐蚀她的护体真气!

        “毒宗的毒药,果然有几点霸道!”任美丽用方言感叹了一声。

        “废话,都给你说了,好歹也是宗字辈的。”秦朗哼了一声,“这下你相信了吧,那就把毒针还给我吧。”

        “这东西我收下了,就当你送给我的礼物。”任美丽毫不客气地将这毒针藏了起来。

        “你要礼物的话,我另外换别的东西给你行不?”秦朗向任美丽说道,“这东西太危险了,你还是别带在身上。”

        冥毒这种东西,秦朗自己都还没弄透彻,他可不想落入魔宗人手中。任美丽虽然未必有这样的心机,但是魔宗其余的人却不然。当然,秦朗相信即便是魔宗之人,也很难堪破这冥毒中的奥秘,但秦朗还是不想毒宗的秘密被魔宗的人搞去了。

        但是面对任美丽的不依不挠,秦朗只能妥协了,只能任凭任美丽将这一根毒针给拿走了。不过,秦朗再三提醒她,不要轻易地使用这毒针,因为这毒针一旦刺中别人,几乎无解。

        冥毒,如果是那么容易被解除的话,那就不叫冥毒了。

        “我说你烦不烦啊。不过就是送一根针而已,姑奶奶好歹也算是你的未婚妻,你送给我一根针都这么小气,你好意思么?”任美丽道。

        听她这么一说,秦朗还真是不好意思,毕竟老毒物一力促成了他和任美丽的亲事,而秦朗就得到了魔宗的锻体功法,他知道这一套功法相当不简单,几乎可以媲美佛宗的伏龙桩,这一份定亲礼物可是相当不简单。

        秦朗不知道老毒物给了毒宗什么好处,才达成了这一桩“政治婚姻”,但是仔细想想看,任美丽虽然脾气虽然有点怪,但却并非是那种刁蛮任性到难以忍受的人,而其她也不像是传闻中的魔宗之人,不问青红皂白就大开杀戒。

        相对来说,反而秦朗对她的防备和排斥有些没道理。

        想到这些,秦朗对任美丽的不耐烦感觉也就消失了,说道:“总之,毒药这种东西,是不能乱用的,不管用什么毒药,在使用之前自己都有用毒的风险——”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像我爸似的。”任美丽反而有些不耐烦了,“秦朗,我知道你是一个花心大萝卜,之前你担心我会破坏你的好事情,所以才对我百般排斥。不过,现在我早就已经想明白了,我根本没有必要吃那些老女人的飞醋。只要再过几年,等她们容颜衰老,你自然而然地就会主动来纠缠姑奶奶了,对吧?”

        “呃……如果你要这么想,那也是可以的。”秦朗觉得没必要去纠正任美丽的观点,谁让她只是一个未成年少女呢,“临走之前,我想问你一句,你刚才给我拍照干嘛?”

        “我觉得你站桩的姿态不错,挺上镜的。”任美丽道,“可惜的是,你的这张脸长相差了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