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70章 妈妈回来了
  • 正文 第570章 妈妈回来了

    作品:《少年医仙

        渐渐地,两人的吻技都逐渐地熟了起来,开始变得合拍,那个中的滋味也就更加地美妙了。秦朗在书中看到过,说是人的面部也会产生费洛蒙,所以两个彼此有好感的人接吻的时候,双方自然而然地就会分泌费洛蒙素,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同时给双方带来一种很美妙的感觉。

        如果你发现跟对方接吻只是单单的嘴唇互动,那么这便不是真正的接吻,因为接吻的时候,真正互动的不是双方的嘴唇,而是彼此的感情和感觉。

        秦朗发现自己有些喜欢、有些沉醉于跟洛滨的接吻之中。

        但秦朗依然没有释放出自己的舌头,因为按照网络上那些激吻宝典上面所说,如果你不擅长舌吻,那么最好就不要在第一次跟人接吻的时候卖弄出来,因为那样恐怕会适得其反,反而会破坏对方对你的好感。

        所以,秦朗遵从“宝典”上面的指示,不让自己的舌头逾越雷池,免得真的触雷了。

        但是让秦朗没想到的是,过了一阵之后,他忽地感觉到一根香滑、灵巧的舌头探入了他的口中,然后迅速跟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了。

        “这么主动?”

        秦朗有一点懵了的感觉,不过他发现舌吻交流的东西似乎更多,感觉也更奇妙。

        “是不是我的吻技……不好?”就在这时候,洛滨似乎察觉到秦朗的走神,她的嘴唇忽地离开秦朗问了一句。

        “不是,是我觉得这幸福太突然了!”秦朗说道。

        “那就再幸福一点。”洛滨再度吻住了秦朗,狠狠地吻着他。

        秦朗一边吻着,一边无师自通地吮吸着她的香舌,两人似乎都陷入了迷醉之中。

        但作为男生,秦朗自然是不满足于一场激吻,所以他的手很不老实地滑过了洛滨的玉颈,然后继续探了下去,从她裙子领口的边缘滑了进去,触及到了她从未有人攀登过的高峰。在登顶的刹那,尽管秦朗的手还隔着一层阻隔,但是他依然感觉到手掌上传来的浑圆挺拔感觉,他顿时意识到洛滨原来也拥有如此傲人的身材,只是因为太过冰冷,所以才让人容易忽视她的身材罢了。

        当上方的禁地被秦朗触碰到,洛滨的身体微微一颤,但是却并未阻止,因为她不想阻止,也是因为秦朗是唯一让她心动的男生,而她也知道男生是富有侵略性的生物。

        秦朗急于接触洛滨的小罩罩的武装,这样他就可以零距离地感受了,但这时候秦朗才发现自己的手如此笨拙,竟然连罩罩的武装都无法解除,秦朗一时心急,正考虑着要不要用暴力解除武装的时候,门铃却忽地响了起来。

        洛滨一下子惊得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一向作为乖乖女的她,今天大概是唯一一次“放纵”了,本以为妈妈不在家应该一切安全,谁知道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来敲门。

        连秦朗也是一惊。

        所谓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但问题就在于秦朗现在做的就是亏心事,他正在打人家女儿的主意呢,这要是被逮一个正着,那岂非是太糗了?

        “应该不是妈。”洛滨向秦朗低声说道,强自镇定地向外面问了一句,“是谁啊?”

        “小冰,是妈妈。”门口外面,响起了宋文茹的声音。

        秦朗和洛滨同时惊呆了,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怎么办……怎么办啊!要是让我妈知道你在这里,那真是说不清楚了!”洛滨急道。

        “那我赶紧闪人,跳窗!”秦朗说。

        “不行啊,这些酒怎能办,以我妈的精明,她肯定会看出问题的。而且,我也喝了酒的,她怎会看不出来。”洛滨现在已经是失了方寸。

        “小冰,快点开门啊……你在干嘛?”门外的宋文茹催促道。

        “来了——”洛滨应了一声,然后盯着秦朗,小声问道,“怎么办?”

        “你去开门,一切交给我来解决!”秦朗向洛滨说道。

        “你……行不行?”

        “绝对没问题!”秦朗肯定地说道,然后站在了门旁边。

        洛滨打开门,然后向宋文茹道:“妈,你怎么回来了?”

        “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所以就回来了——你,怎么会有酒气?”宋文茹果然精明,一进屋就看出了洛滨的问题,洛滨正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却看到一只手从宋文茹后面伸出了出来,捂住了她的口鼻,不过几秒钟时间,宋文茹就倒下了。

        “秦朗……你……”

        洛滨不禁骇然,还以为秦朗对自己的母亲下毒手了。

        “别担心,你妈只是昏过去了,明天醒来的时候,她什么都不记得了。”秦朗将宋文茹挪回了房间,然后向洛滨说道,“我们赶紧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吧,免得你妈明天起来看出问题了。”

        “嗯……不过光这些还不够。她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一旦觉得出了问题,就会想办法查清楚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肯定会去查小区的监控录像,看我究竟是跟谁一起回来的。”洛滨对自己的母亲还是相当了解。

        “放心,这些都交给我来解决。”秦朗迅速地将酒瓶扔进垃圾桶中,然后又将这些垃圾倒入了垃圾袋中,准备将这些垃圾全都带走。

        尽管秦朗确信宋文茹今天晚上是不会醒过来,但是毫无疑问,他和洛滨之间的浪漫气氛已经彻底泡汤了,他肯定也不可能跟洛滨再发生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既然机会已经失去了,秦朗也不能强求了,只能另找机会了。

        出门的时候,洛滨有些歉然地说:“我也没想到,我妈会回来。不过,我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我已经成功地夺走了你的初吻!”

        说到后面一句话,洛滨的语气当中还有少许的得意。

        “什么,你的目的就是夺走我的初吻?”秦朗不禁愕然,他本来以为今天跟洛滨到家,会有偷吃禁果的机会,却哪里知道人家人家洛滨的本以为不是要跟秦朗偷吃禁果,只是要“偷吻”而已。偷走秦朗的初吻,仅此而已。

        “那你怎知道那是我的初吻?”秦朗有些不甘心地问。

        “因为你没有主动吻我。”洛滨说,“我看过类似的心理分析报告,如果一个男生在合适的机会下却不敢主动轻吻喜欢的女生,那往往就是因为他很紧张,对自己的初吻没有信心,所以根据你之前表现,我确信那是你的初吻。当然,你也不用懊恼,那也是我的第一次。对了,刚才你的手很不老实哦,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