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60章 不得善终
  • 正文 第560章 不得善终

    作品:《少年医仙

        道观之中,水镜真人和叶世卿之间的气氛似乎剑拔弩张。

        吱呀!~

        就在这时候,道观的大门被人推开,一个中年道士大步走入了道观之中,笑着向叶世卿说道:“叶老先生,既然来到了青城山,为何不到前山一叙呢?”

        “原来是海蟾道长,失敬失敬。水镜真人是我们叶家前辈的故人,所以我理当先来拜访一下。”叶世卿换了笑脸说道,他知道眼前这个海蟾道人身份非同小可,这人可是青城派的副门主之一,在青城派中拥有很大的影响力。并且,海蟾道人一直致力于扩展青城派的实力,算是青城派中的“激进派”代表。

        “原来叶老先生跟水镜师叔也算是熟识啊。”海蟾道人其实已经感受到了叶世卿和水镜真人刚才之间的剑拔弩张,不过他正试图修复两人的关系,“叶老先生,你这一次亲自上山,应该不是为了欣赏风景这么简单吧?”

        “当然。”叶世卿道,“民间传闻——问道青城山。如今我叶家遇到一些麻烦,我也想到青城山问一下将来的叶家将来的‘道’,于是找到了水镜真人。不过,真人却不肯再入江湖,实在让我觉得有些惋惜啊。”

        “叶老先生不知道,师叔老人家潜心修道,对于世俗中的事情,的确不太关心了。当然,也老先生也不用失望,你此行目的我大概知道一二。无非因为叶家失去了对卧龙堂的控制权,是么?”

        “海蟾道长既然知道,那我也明说了。”叶世卿道,“这一仗,我们输得真是冤枉。恕我直言,你们青城派既然答应了帮我们,为何临阵退缩,莫非是怕了唐门?”

        “若论江湖地位,我们青城派还在唐门之上,怎么会怕了唐门!”海蟾道人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们不想抹杀陆家后人,换取你们叶家许诺的好处?哪知道,我们派去的高手,竟然被人重创,送回青城派之后,这人已经奄奄一息。因为这件事情,掌门都非常震怒。”

        “既然青城派震怒,为何还让陆青山这帮人继续嚣张?”叶世卿道。

        “其一,这件事情六扇门插手了,现在我们不好轻举妄动。其二,陆青山身边有个叫秦朗的,此人来历不明,却连伤我们青城派两位高手,其此人伤人方法极其诡异,现在掌门和一些长老正在探寻其中的线索,希望可以弄清楚此子来历,再想办法击杀之!”海蟾道人向叶世卿道。

        “那怎么说,目前你们青城派什么也做不了?”叶世卿问道。

        “叶老先生,你也不要操之过急。”海蟾道人接着说,“解决陆家的后人,只是小事情,这件事情不用劳烦水镜师叔了,交给我就行了。不过,要收拾陆家的后人,必须要等解决了那个叫秦朗的小子之后才行。叶老先生,你就不要操之过急了。”

        “海蟾道长,卧龙堂对我们叶家,相当重要!”叶世卿解释道。

        “这个我知道。不过,目前只能等待掌门的命令。”海蟾道人说,“我可以给你保证,等解决了那小子,我们必然会清理陆家的后人,卧龙堂也必然会回到你们叶家手中,如何?”

        叶世卿沉思片刻道:“好!既然海蟾道长如此说了,我便敬候佳音!”

        随后,叶世卿又向水镜真人说道:“真人,打扰了。”

        水镜道长哼了一声,却并不理会叶世卿。

        海蟾道人将叶世卿送出道观,然后在门外谈论了几句之后,他又会返回了观中,向水镜真人说道:“师叔,您不用担心了,你跟叶家的这一点人情,我会替你还的。以后,叶家的人不会再来打扰师叔你了。”

        “海蟾,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水镜真人用洞察无悉的语气说道。

        “师叔,您道心通明,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的。”

        “我知道了,三年之后,掌门隐退为太上长老,你要我支持你当掌门。”水镜真人明白了海蟾道人的企图。

        “师叔果然高明!”海蟾道人呵呵一笑,“那到时候就劳烦师叔了。”

        “也罢,既然你替我了结叶家的这个人情,我便透露一点天机给你。”水镜真人正色道,“海蟾,你最好尽快了结跟叶家之间的联系。”

        “噢?为何?”海蟾道人疑惑道,但是他知道自己师叔精于卜卦推算,说出这话应该不是无的放矢。

        “叶家气数将尽。”水镜真人一语道破天机。

        “什么,不会吧?”海蟾道人疑惑道,“师叔,您不会看错吧?叶家虽然暂时输了一手,但是在整个平川省内,叶家的影响力依然是无人能及。而且,我记得以前你不是曾经说过,叶家先祖因为葬入了平川省的一处潜龙的龙穴之中,所以气运很好,当有百年大兴么?”

        “没错,老将军以前曾经让我去看过叶家祖坟,那风水的确不错,至少可以福荫子孙百年。事实上,叶家在这数十年之中,的确是顺风顺水。不过,如今叶家的气运已经开始衰弱,今天我看了叶世卿的面相,更加可以肯定这一点。”

        “既然您先前认定至少可以福荫子孙百年之久,为何现在叶家气运忽然衰退了呢?”海蟾道人不解道。

        “天怒人怨啊!”

        水镜真人叹息了一声,“气运,本来就是天地说赐予的,所以也受天地影响。叶家这些年在平川省内,虽然权势滔天,但是倒行逆施,引得天怒人怨,气运自然也就随之衰减了。如今,叶家已经开始盛极而衰了,从叶世卿的面相来看——那是不得善终!”

        “师叔……难怪你不肯跟叶家的人再有牵连,莫非也是因为这个?”海蟾道人哭笑不得,他本以为借此机会赢得水镜真人对自己的支持,算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哪里知道水镜真人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思。

        如果水镜真人的推算无误的话,那么海蟾真人岂不是成了替他挡灾?

        “海蟾,这可不是师叔算计你,是你想算计师叔,你才会跟叶世卿扯上关系的。现在想来,之前青城派弟子为何负伤,恐怕也是因为跟叶家气运衰退有关。你仔细想想看,我们青城派这些年在平川省内吃过什么大亏,但是现在却接二连三出事情,都跟叶家有关。海蟾,你想要成为掌门,就不能替叶家去挡灾。否则,你若是行动失利,必然会影响日后担任掌门的事情。好了,师叔言尽于此,你好好琢磨吧。”水镜真人说完这话,整个人回复了昔日那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海蟾真人听了这一番话,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