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46章 最强毒人
  • 正文 第546章 最强毒人

    作品:《少年医仙

        但秦朗终究没有崩溃,因为他的无相毒体都是一路磕毒药成长起来的,所以无论他的身体还是他的精神意志,对于痛苦的承受力都超过了普通人千百倍。

        打个比方,普通人服用了断肠草,第一次感受肝肠寸断的痛苦,会觉得这可能是人世间最大的痛苦折磨了;而对于秦朗,曾经他几乎每天都会服用比断肠草更厉害、痛苦百倍的毒药,经历过无数种毒药产生的痛苦折磨,所以那些所谓的“肝肠寸断”的折磨,对于秦朗来说只是云淡风轻。

        因此,血咒之毒的爆发也依然没有让秦朗屈服,反而将的精神、意志磨砺得更加坚韧了。同时,秦朗的无相毒体终于开始吸收血咒之毒。秦朗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些顽强如同跗骨之蛆的血咒之毒被逐渐剥离,一丝丝地消失,然后秦朗的意识逐渐变得清明。

        有趣的是,随着血咒之毒的减弱,秦朗感觉到自己的无相毒体开始迅速地壮大,就如同服用了什么大补品一样。

        秦朗感觉到无相心法和无相毒体的联系更加紧密了,秦朗感觉自己只需要一个念头,似乎就可以让自己全身变成毒人,如果自己的无相毒体继续壮大下去的话,他的身体甚至也可以产生像血咒之毒一样的冥毒。

        如果那样的话,秦朗就将成为最强的毒人,甚至可能是毒宗有史以来最强的毒人。

        血咒之毒完全被无相毒体所吸纳。

        秦朗身上的那种浓烈的腐朽气息迅速衰退。

        武明侯感知到秦朗身体的变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秦朗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瓶子,然后吐出一口黑血,不过这一口黑血全都被装入了瓶子之中。

        “小秦,你没事吧?”武明侯见秦朗吐血,还是有些担心。

        “没事。”秦朗将这小瓶子收了起来,“我对血咒之毒已经有些了解,相信再过几天,我就能够完全给你解毒了。”

        “现在解毒不行么?”武彩云显然有些操之过急。

        “彩云,你没看到秦朗受伤了吗。”武明侯说道。

        “不过就是受伤而已,我们这些人谁没受过伤、吐过血啊。”武彩云不以为然地说,不过随后她却向秦朗躬身行礼,“不管怎么说,看来你确实能治好父亲的伤势,谢谢你。你治好父亲,就算我欠你一个大恩情。”

        这个武彩云,虽然脾气有些直,但也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

        另外,她看到秦朗吐血,口中虽然不以为然,但实际上心头还是挺感激秦朗的。虽然现在秦朗没有彻底治愈武明侯,但此时武明侯的精神已经好了很多,力量也恢复了许多,武彩云自然是能够感觉到父亲的情况正在迅速好转。

        “那好,记住你的话,你欠我一个大恩。”秦朗淡淡一笑,然后向武明侯道,“武先生,你好好休养,我先回去了。”

        秦朗这是打算回去休息一下了。

        刚才给武明侯治疗,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凶险万分,秦朗差一点就“翻船”了。这血咒之毒就像是有“灵性”一样,实在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尽管秦朗将自己身上的血咒之毒完全吸收了,但自己也是心力交瘁,尤其是精神异常地疲惫,所以他的确是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

        当秦朗离开病房之后,武彩云掏出一个黑色的特制手机,将其递到了武明侯面前:“父亲你看,这是秦朗的资料,想不到他居然还跟江湖黑帮有关系……”

        “你去调查他了?”武明侯问道。

        “当然。”武彩云道,“如果不弄清楚他的底细,我怎么放心他给你治疗。通过这些资料,我判断出他虽然跟江湖黑帮有染,但本性却不坏,也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反而还惩戒了一些人渣,不过——”

        “不过什么?”武明侯问道。

        “不过他跟六扇门好像有点过节,据说他已经被列入六扇门的监察对象了,虽然只是出于D级监控对象,但是以他的脾气性格,恐怕迟早会跟六扇门的人干上。另外,最近他在跟叶家的人作对,听说叶世卿非常不满——”

        “叶世卿?”武明侯眼中闪过凌厉之色,“平川省叶家,已经是狼子野心,叶世卿自以为老奸巨滑,但是岂能瞒得过我。十局那边,已经开始调查叶家在海外的帐户和资产了,必别以为将钱转移到海外就绝对安全了。只要查实他们的犯罪资料,就算是他们逃到海外,我们的人也必然要将其诛杀!他们转移到海外的钱,也必须追回!”

        “那父亲要不要跟他谈谈,将他纳入我们的组织,也免得他走上了歪路呢。”武彩云的观点很明确,只要是品性没问题且有能力的人,就应该将他们纳入组织。

        “合适的时候,我会跟他谈谈,但他未必会加入组织。”武明侯道。

        “怎么会?如果他是男人的话,如果他知道我们组织的名号,怎么可能拒绝加入?”武彩云自豪地说,“只要他的身体中有血性,就应该以加入我们组织为荣!”

        “你这丫头……”武明侯叹息了一声,他虽然绝对算是一个智勇双全的人物,但是对于自己这个一根筋的女儿,他却真实一点办法都没有。

        “小秦,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武明侯并不看秦朗的这些资料,“你得到的这些资料,看似很全面,但是资料是死的,人是说的。你要学会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人,而不是用这些电子档案来分析一个人。我是不会看错的,小秦这个人绝对不是资料上所写的这么简单。在我面前,他完全能够做到镇定自若,试问有几个年轻人能做到这一点?另外,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名字。如果是别的医生,听说要给首长治病,肯定会想法设法跟首长拉关系吧,怎么可能连首长的名字都不知道呢?他之前不知道我的名字,那是不屑于问,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首长这个头衔。”

        “但是我觉得他对父亲也很尊敬啊。”武彩云觉得她应该没看错。

        “他尊敬我,不是因为我的身份,也不是因为我的境界,而是因为他觉得我的人品不错,值得他尊敬,值得让他知道名字。”

        “这小子也太高傲了吧?”武彩云道。

        “是啊,不过你觉得像他这么高傲的人,会是一个简单的人,会是一个普通的江湖小混混?”武明侯说道。

        武彩云露出恍然的神情,她知道父亲的分析没错,于是她问道:“那我再去查查?”

        “不用查了。”武明侯道,“你要记住,不要轻易去调查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