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38章 查不出问题
  • 正文 第538章 查不出问题

    作品:《少年医仙

        “哼!我若是说出问题所在,你岂非就要拾人牙慧了?”方锦暄冷笑道,脸上的不屑更加明显了。

        “呃……你真是聪明,我的想法被你看穿了。”秦朗说道。

        “哼,就你这点小伎俩——你敢取笑我?”方锦暄说了一半,才意识到秦朗刚才这一句话其实是在嘲讽他。

        “你想嘲笑别人,自然就要做好被人嘲笑的准备。别以为你是什么鸟御医,我就一定会给你面子!你要明白一点,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的!刚才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但是你还不知足,那我当然就不会继续给你面子了!”秦朗直接撕破了脸面。

        方锦暄愣住了。

        柯常胜也愣住了。

        连这位“首长”都微微一愣。

        因为谁都没想到,秦朗竟然直接向方锦暄翻脸了,完全丝毫不顾忌对方的面子,而且还是当着“首长”的面翻脸,当真是不顾一切。

        “你……你真是太无礼了!”方锦暄怒道。

        “谁让你这老家伙在我面前指指点点的?”既然撕破脸面,秦朗当然不会再退步了,反而是步步紧逼,“老家伙,我刚才就说过了,别以为你是什么中南海御医就可以在我面前嚣张!说实话,你还没有资格来指点我!另外,也许有很多人想要奉承你、讨好你,但是我绝对不是其中之一!你要是不服的话,老家伙,你要跟我比武也行,比医术也行,我都接下了!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听家没有……你们都听见了,这小子实在太粗鲁了!太无礼了!这样没有修养的黄毛小子,医德败坏的家伙,首长难道还能相信他?还能让他给你治疗?”方锦暄彻底愤怒了。

        “方医生,这小伙子的头发明明是黑的嘛。”首长开了一个小玩笑,缓解了一下方锦暄和秦朗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首长,我知道您是不会跟小人物一般见识,但是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我相信在我的帮助调养之下,你的身体慢慢会恢复的。但是现在,你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去冒险啊,将自己的身体健康交给一个……小子?”方锦暄劝说道。

        “方医生啊,你不要激动嘛。人家小伙子还没开始诊断呢,我知道你医术高超,而且你给人调养身体的本事的确不错。但是,我们也应该听听这位小医生的诊断再说吧。”首长的声音不大,但是却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这一次连方锦暄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小医生,请你开始诊治吧。”首长的语气十分客气。

        “好。”到了这种时候,秦朗当仁不让,开始诊断这位首长究竟是得了什么病。

        通过诊断,秦朗发现这位首长全身的经脉大部分都已经淤积不通了,但奇怪的是经脉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只是经脉开始萎缩了,经脉萎缩之后,自然也就不通了。另外,他萎缩的不仅是经脉,还有全身的肌肉,他的整个人似乎都在“缩水”。

        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元凶就是寄居在他身上的那一股“腐朽”的气息,秦朗大约感觉出来了,是这一股“腐朽”的气息在吞噬他的生命力,使得他全身开始“缩水”。而且,如果让这一股“腐朽”气息继续下去的话,不用说这位首长最后必然会悲惨而死。

        尽管他是武玄第九重的绝代强者,但是也挡不住这一股“腐朽”气息的侵蚀,如果他能挡得住的话,那么在他功力处于全盛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挡住了这一股气息的入侵,而不会等到现在了。

        在检查的时候,秦朗发现这位首长的身上有无数的伤疤,刀剑、暗器、子弹留下的各类伤疤,这意味着他经历过无数次惨烈的战斗。秦朗实在想不出来,究竟是怎样地首长,才需要身先士卒地进行这么多惨烈的战斗。

        但是对于真正的战士来说,伤疤就是他们的荣誉勋章,看到这些伤疤,便让秦朗对这位首长肃然起敬。因为在秦朗看来,无论是士兵还是将军,真正能够代表他们荣耀的东西并不多,伤疤无疑就是其中之一。伤疤,没有那些闪闪发亮的将星好看,但却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基本上没有人会弄虚作假,因为即便是你在身上划几条刀口,也不会有人给你记功的。而一些挂满了闪亮勋章的人,却未必是真的战士、真的军人,他们甚至连枪都没有摸过,不过就是靠溜须拍马、唱赞歌的手段就获取了军衔、勋章。

        所以在秦朗看来,这位首长是值得自己去尊敬的。要知道,当今的很多“首长”,可都是细皮嫩肉或者舔着大肚皮的“**长相”,没有几个人真正上过战场,甚至连抗灾这些事情他们都很少冲在前线。

        因此,秦朗给这位首长检查得很仔细,但是让秦朗觉得意外的是,他竟然看不出这位首长究竟是得了什么病或者受了什么伤。尽管这位身上到处都是伤疤,但是以他的功夫境界和强大的生命力,这些伤疤都不能给他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伤。甚至在秦朗看来,这位的修为境界,完全是可以将这些伤疤恢复如初的,至于他为何要留着这些伤疤,大概只是为了缅怀记忆之类的吧。

        “怎么,你看不出问题?”一旁的方锦暄忍不住差了一句,语气之中依然是充满了不屑。

        “难道你真的看出了问题?”秦朗反问了一句,如果方锦暄真的有本事看出问题所在,秦朗立马服输认错。

        方锦暄显然也算不上庸医,不过因为他不算庸医,所以他也没有真的看出这位首长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听了秦朗这话,方锦暄只是哼了一声,却并不敢信口开河。

        “既然你看不出问题,那就别打岔。”秦朗向方锦暄冷哼一声,已经完全不给这位御医面子了。

        方锦暄还想说什么,但是秦朗忽地狠狠瞪了他一眼,秦朗这一眼凶性十足,愣是逼着方锦暄将嘲讽的话吞入了肚子中。

        方锦暄心想老子暂时不跟你一般见识,免得得罪了首长,不过你小子要是看不出问题所在,老子就会让你好看!不过是一个黄毛小子而已,也想跟老子堂堂的御医做对,你这简直就是自找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