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30章 意外见面
  • 正文 第530章 意外见面

    作品:《少年医仙

        电话是江雪晴打来的,在接电话前的瞬间,秦朗想到了自己答应过她复试的时候要陪她一起的。

        江雪晴已经到了安蓉市,服侍的时间在下午4点左右。

        “我也在安蓉市,不过还要办点事情,到时候我会去考场的——放心,一定!”秦朗做出了承诺,因为这事是秦朗之前答应过江雪晴的,他可不能出尔反尔。

        更何况,这事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反正秦朗现在就在安蓉市。

        石建、韩三强这帮人已经行动起来了,陆青山也跟着他们去了,陆青山好歹也是锻骨境界的修为,完全可以去压压阵脚。另外,还有已经变成毒奴的吴影梦,这帮人完全可以应对各种场面了。

        当然,总体的局面已经在掌控之中了,自从昨天晚上清洗了卧龙堂、五义堂的一批头目之后,局面就已经在秦朗的掌控之下了。

        而且,唐三、唐千元、唐银虹、唐正刚这帮人随时都在暗中等待,随时可以让一些不听话的家伙人间蒸发。无论如何,这一次秦朗已经下定了决心,他是不惜代价斩断叶家对卧龙堂和五义堂的控制。

        只要斩断了叶家对卧龙堂和五义堂的控制,就如同废掉了叶家的一只手臂。

        其实,以前秦朗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他知道叶家是一个庞然大物,想要一口吃掉整个叶家根本是不现实的,甚至连动摇叶家的根基都很难,但是这一次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秦朗好不容才找到突破口,并且成功地完成了绝地反击,他自然不会轻易地将优势送给敌人。

        如此的叶家,依然强大,这是无庸质疑的事情,叶家依然在平川省的军政两方面拥有强大的影响力,所以叶家为了重新掌控卧龙堂和五义堂,甚至决定动用平川省的军警力量。

        但是叶家的人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一点:有些事情江湖中人可以做,但是警察却不好做,甚至不能做。

        比如秦朗可以通过唐门杀手直接让卧龙堂、五义堂那些不听话的人人间蒸发,但是叶家的人却不能通过警察这么干。或者叶家的人也能够利用一些警察来做这些事情,但是却不可能做到唐门杀手这么专业,也不会有这么强大的威慑力。

        在这件事情上,叶家已经失了先手,想要再扳回局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一切都按照秦朗的计划在进行着,似乎一切进展顺利,直到秦朗接到了郑颖纹的电话。

        如果是在别的时候,秦朗不会感到意外,但是在这个时候接到郑颖纹的电话,秦朗的确是有些意外,甚至秦朗感觉到郑颖纹会提到叶家的事情。

        不过,郑颖纹在电话当中什么都没说,只是向秦朗说道:“小秦,你没在夏阳市?……噢,是这样的,阿姨有事情向请你帮忙,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请你来家里面一趟。”

        秦朗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方便,我就在安蓉市。”

        “那我让小唐去接你吧。”郑颖纹的语气仍然平淡,但秦朗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十几分钟之后,秦朗已经在唐文珠的车上了。

        作为郑颖纹的秘书,唐文珠依然保持着职场女性的打扮,不过如今的唐文珠显得更加成熟干练了而且有自信了。

        “唐姐,看你这么神采飞扬地样子,看来最近精神状态很好啊。”秦朗向唐文珠笑道。

        “呵……秦先生不愧是小神医,一眼就让你看出来了。没错,最近我的工作状态好了很多,多亏了你那一套‘鸟操’,我这肩颈上的毛病都已经调理好了,所以最近感觉精神状态好了很多,脑子也特别清醒,不再像以前那样处于亚健康状态了。对了,我们办公室还有很多同事也开始向我学这一套健身操了呢,我们这些小职员,的确很容易患职业病的……”

        “呃……唐姐你好像闯红灯了。”秦朗留意到唐文珠刚刚在说话的时候闯了一个红灯。

        “没事,我这不是给郑厅长办事么。”唐文珠笑了笑,“这可是特殊情况。要不是一路闯红灯的话,你以为我刚才怎么可能十几分钟时间就赶到你这里。”

        “唐姐,郑阿姨找我究竟是什么事情?”秦朗决定通过唐文珠这里探探口风,他担心郑颖纹会干涉他和叶家的事情。

        “秦先生,你这可就为难我了。作为一个称职的秘书,我们最重要的一条守则就是‘办好领导交代的事,不要问不该问的事情’。”

        “好吧,理解。”秦朗点头表示理解,他心想反正过一会儿之后就会见到郑颖纹,那时候事情自然就明白了。

        大约二十分钟过后,秦朗就到了郑颖纹家门外。

        秦朗按了门铃之后,看见开门的人,不由得让他微微一惊——

        开门的人竟然是许仕平!

        许仕平可是平川省的大老板,也算是日理万机的人物,想不到这个时候居然呆在家里面,这实在有些不合情理。

        “怎么小秦,不认识我了?”许仕平微微笑道。

        “不是,我没想到许书.记居然也会翘班在家。”秦朗很快镇定下来,开了一个玩笑。

        “怎么,难道我就不能翘班?”许仕平笑着说,“难道还有谁给我打考勤不成?”

        的确,在平川省谁敢给许仕平打考勤呢?

        但秦朗知道许仕平这个时候在家肯定不是为了跟他开玩笑这么简单,所以秦朗说了一句:“郑阿姨怎么没在家呢?她不是说找我有事么。”

        “是我找你有事。”许仕平也不拐弯抹角了,正色说道,“小秦,你也不用紧张,我找你,不是为了你担心的那件事情。”

        许仕平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但是秦朗知道他说的是关于卧龙堂和五义堂的事情,不过许仕平没有点明,那么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不过,秦朗知道许仕平还有下文,所以他继续听许仕平说下去。

        果然,许仕平习惯性地点燃了一根烟,才接着说道:“叶世卿今天给我打过电话,他认为你搞的那件事情跟我有关。真是好笑,我许仕平的格调会这么差?不过,他认为是我做的,我也懒得跟他解释。倒是叶家,为了区区江湖上的事情,居然把军警都调动了,做出这种事情,才真是失了格调,是应该给他们敲敲警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