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24章 叶落乌啼
  • 正文 第524章 叶落乌啼

    作品:《少年医仙

        “嘎——嘎——”

        清晨,叶家老宅的屋顶上,竟然出现了一只乌鸦,这乌鸦的叫声十分凄惨,就像是发生了什么大悲的事情。

        不过,这乌鸦只叫了几声就悲剧了——因为有人用枪将它轰杀了。

        但这乌鸦的叫声,却已经惊扰了许多人。

        叶世卿就是其中一人。

        对于乌鸦的叫声,叶世卿并不陌生,当年他也曾经参军,战火之中死了很多人,最常见的鸟叫声就是乌鸦的叫声,在叶世卿看来,乌鸦的叫声就是不祥之兆,这意味着会死人。

        叶世卿被惊醒之后,习惯性地叫吴影梦,因为吴影梦是他的“影子”,经常替叶世卿做很多事情。不过,随后叶世卿就想起吴影梦昨夜已经前往夏阳市了,而且吴影梦还请动了青城派的高手,据说是要将夏阳市的那些余孽一网打尽。

        但这时候,叶世卿却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于是,叶世卿给吴影梦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没有接通,因为吴影梦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叶世卿皱了皱眉头,越发感觉不妙,于是他又给叶中庭打了一个电话,毕竟叶中庭是卧龙堂的堂主,对于平川省江湖上的事情,他应该是比较清楚的。

        电话响了很久,却是无人接听。

        “搞什么名堂!”叶世卿哼了一声,心头有些不爽,决定等会儿好好教训一下叶中庭。随后,叶世卿又给杨成打了一个电话,这一次电话倒是接通了,但却不是杨成接的,而是杨成的老婆。

        “我是叶世卿,杨成去哪里了?”叶世卿的语气有些不爽。

        “老爷子,我也不知道杨成死哪里去了!”杨成老婆的语气有些着急,“五义堂这边乱糟糟的,帮会之中出了一些乱子——”

        “出乱子了!什么乱子?”叶世卿的语气显得有几分紧张。一大清早听见乌鸦叫,果然是有些不对劲。

        “也不是什么大乱子,就是一些小头目蠢蠢欲动,互相争地盘而已。只要杨成一句话,这些小的们自然也就安静下来了。”杨成的老婆似乎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她都不知道杨成现在已经被人干掉了。这当然也不能完全怪她,杨成这样的人,自然不可能每天晚上都陪着她老婆睡觉的。毕竟外面还有那么多的情妇、小三、高级妓等着他去“宠幸”,杨成的老婆也知道这一点,对于这种事情她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杨成这一次已经彻底跟她永别了。

        “那你赶紧把杨成找回来!”叶世卿哼了一声,挂了电话。

        吴影梦联系不上,叶中庭也联系不上,杨成还是联系不上,这让叶世卿感觉不妙。

        大清晨乌鸦叫,肯定不是吉星高照。

        叶世卿的心头越发觉得不安,于是赶紧召集叶家的人进行“家庭会议”,叶世卿这一召集,顿时就发现问题了——

        更多的人联系不上了!

        这些人主要是叶家在卧龙堂和五义堂的人,这些人当中百分之九十都联系不上,好像是凭空“失踪”了。

        但叶世卿知道这些人不可能凭空失踪的,因为这些人都算是叶家的骨干分子,准确的说,是叶家在江湖上的骨干分子。一夜之间,这些骨干分子居然损失了大半!

        叶世卿怒了,确定了这个消息之后,叶世卿气得将名贵的紫砂茶壶都摔得粉碎!

        叶家其余的人,噤若寒蝉。

        “这是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叶世卿怒吼道,“就这么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叶家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而且都不是什么好事情!之前那什么马真勇的事情还没有抹平,现在卧龙堂和五义堂居然又出了问题!你们这些人,都是废物吗!”

        “老爷子,您息怒。”其中一个人说道,“老爷子,毫无疑问,这一次肯定是有人故意要对付我们叶家了!”

        “废话!给我查,查清楚!我要知道是谁吃了豹子胆,竟然敢对我们叶家下狠手!”叶世卿怒吼连连。

        “对了老爷子,吴老昨天不是请了青城派的人去对付陆青山那小孽种了吗?吴老既然没回来,那青城派那边可有什么消息?”又有人问道。

        “你问我?你是猪啊,难道这种事情还要老子亲自去过问吗!”叶世卿骂道,“你赶紧去联系青城派的人,问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青城派的人不给我一个解释的话,以后他们休想从我们叶家获取到任何好处!”

        “是,老爷子,我这就去问清楚。”那人连连的点头。

        片刻之后,就有消息反馈回来了,那人用为难的神情向叶世卿道:“老爷子,青城派那边很震怒,据说他们也损失了一些人,而且还有一位核心弟子受了重伤,他们还要我们叶家给一个说法呢。”

        “操他.娘的说法!”叶世卿显然已经是震怒到了极点,所以直接爆粗口了,“青城派这帮没用的东西,亏他们还说什么名门正派、高手如云,想不到连几个黄毛小子都收拾不下来,还想要我们给一个说法,操!”

        “老爷子,青城派在平川省江湖地位非同小可,我看……我们还是不得罪他们的好。”那人试着劝说道。

        “哼!这帮虚伪的道士!”叶世卿冷冷道,“这些年来,青城派利用搞旅游、发扬道教文化的噱头,搞了他.娘的数百亿金额,民间的供奉更是不计其数。这些事情,如果没有我们叶家支持,他们以为轻易就可以拿到这些钱?不就是损失一两个人而已,我们叶家昨天损失了多少人——算了,青城派还有用得着的地方,我也不想跟他们交恶。回头你告诉他们,等我们的麻烦解决之后,叶家会给他们一些补偿的。”

        叶世卿毕竟是老而弥坚的人物,愤怒和理智他还是能够区分开的。他虽然对青城派不爽,但是想到青城派还有利用的价值,他自然便不会跟青城派交恶。这个也是叶世卿的行事准则,他在政坛也是如此,有利用价值的就结交,没有利用价值的就打压排挤。

        “好了,现在谁能告诉我,叶中庭、杨成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叶世卿环视众人,等待问题的答案。

        “老爷子,我恐怕他们已经……已经死了!”沉默良久之后,其中一个人大着胆子说道,此人名叫叶直,是平川省公安厅的官员,他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根据事情的一些蛛丝马迹和他多年的直觉,他已经感觉这件事情恐怕到了最坏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