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07章 彻底激怒
  • 正文 第507章 彻底激怒

    作品:《少年医仙

        嗤!

        秦朗掌刀破空,气势如虹。

        任美丽同样也是一记掌刀,后发先至,打算以掌破掌。

        不过,任美丽是非常高傲的,所以他收敛了外放的真气,打算以自己精妙的魔宗掌法收拾秦朗一顿,也让秦朗知道他自己的掌刀功夫只是皮毛而已!

        任美丽的眼光没错,秦朗的掌刀的确是从血玉螳螂身上偷师而来的,也相当于是偷师魔宗的掌法;但是任美丽的想法却错了,秦朗的掌法虽然是偷师于血螳螂,但却不止是简单的复制和模仿,而是融入了秦朗对螳螂刀的领悟,融入了秦朗对螳螂捕食过程的感悟,并且秦朗成功地将这些领悟和感悟化为自己的掌刀功夫了,最后化为几招简单却又威力强横的掌刀招式。

        所以说,秦朗的掌刀招式已经完全变成了他自己的功夫招式。

        而且,螳螂刀拳也是秦朗领悟到第一套功夫,深得其神髓,就算是以老毒物挑剔的眼光,都对秦朗的螳螂刀拳持肯定态度,这便可想而知秦朗的螳螂刀绝非是东施效颦那么简单。

        可惜的是,任美丽的功夫境界虽然比秦朗深,却还远远不如老毒物,所以她仍然看不出秦朗这一记螳螂刀拳的精髓所在。当然,更关键的是任美丽是用“有色”的眼光去看待秦朗的螳螂刀拳,她固执地认为秦朗只是简单地偷师,所以在任美丽的眼中,秦朗偷师来的掌刀招式,是不可能比她施展得更精妙。

        “破!”

        秦朗一声低喝,就在双方掌刀相击的刹那,秦朗的掌刀竟然以巧劲震开始了任美丽的掌刀,先一步斩向任美丽的胸膛。

        原本,这一击掌刀根本无法给任美丽造成任何损伤,但关键是秦朗这一招让她产生了一种无法理解的震惊——

        任美丽不明白,为何秦朗这偷师来的掌刀竟然比她的掌法更精妙,居然破开了她的招式!

        这是不应该发生的!

        就在这惊诧的当口,秦朗的掌刀已经斩向了任美丽的胸膛。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丝毫留手,秦朗完全就是一副辣手摧花的样子。

        任美丽的境界已经达到了武玄真元境,如果秦朗还想留手的话,那绝对就是找虐!

        短暂的迟缓之后,任美丽终于回过神来,准备抽身后退。

        倒不是因为这一击掌刀能够伤害到她,而是如果她不退后的话,就相当于输给了秦朗一招,而且还是输在秦朗偷师魔宗的掌刀之下,这是任美丽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迟了!”

        秦朗哼了一声,螳螂破车这一招已经完全发动,手掌如同一柄大刀,从任美丽的胸膛前方斩过。

        就在此时,秦朗感觉到手掌上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奇异,就像是触碰到了某些让他爱不释手的禁区。

        “遭了!”

        秦朗终于知道自己这一击掌刀斩在了什么地方——毫无疑问,秦朗的掌刀斩在了任美丽胸前那两团秀美的山峦上面。尽管这并非秦朗本意,但事已至此,从任美丽的双眼之中,秦朗已经感觉到浓烈的杀机。

        “秦朗——你真是太可恶了!姑奶奶要杀了你!”任美丽毕竟是一个小姑娘,一下子被秦朗袭胸,她自然是恼羞成怒,而且她觉得秦朗这小子是存心的,所以她心头的怒气就更大了。浑身真气爆发,直接将秦朗震得倒飞了出去。

        四周一丈,这就是真元境强者可以掌控的范围!

        只要任美丽高兴,只要秦朗进入她四周一丈的距离,她就可以动用真气将秦朗震飞。

        砰!

        秦朗的后背重重地撞在墙壁上,空心砖填充的墙壁顿时出现了无数条裂痕。

        虽然秦朗已经是锻骨境界,但依然感觉到后背一阵剧痛,看来刚才任美丽的确是动了真怒。但秦朗就是要引起任美丽的怒火,所以他向任美丽笑了笑:“手感不错嘛!想不到任大小姐虽然是未成年,但是发育得挺好的嘛。”

        “秦朗……你崽儿死定了!”任美丽双眼都要喷出火了,看样子她当真是恨不得将秦朗杀死似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而任美丽却是一失手被揩油。

        “来吧。”秦朗这时候居然还笑得出来,“谁死还不一定呢!”

        “崽儿,别以为姑奶奶让你一招,你就可以翻身了!”任美丽娇吒一声,展开身法,如同鬼魅一样向秦朗冲了过来。

        任美丽的速度太快,秦朗几乎来不及防御,只能凭借本能和直觉,双手下按,护住自己的小鸟和鸟巢。

        蓬!

        一股强大的力道撞击在秦朗的手掌上,看来这一次秦朗是蒙对了,任美丽果然是恼羞成怒,竟然出手对付他的小鸟两只鸟蛋。

        不过,任美丽也并非完全失去理智,秦朗感觉到她的这一脚虽然狠,但是却没有携带真气,看来只是要让秦朗遭受痛苦,却并没有打算真正将秦朗变成阉人。

        秦朗心头虽然明白,但嘴上却仍然很生气:“丫头,你也太狠了吧!你这是想要我断子绝孙么,不过你难道没想过,你结婚以后的幸福生活呢!”

        “该死……你还想占我便宜!我要活活地把你打死!”任美丽气得咬牙切齿,向秦朗发起了一阵猛烈的攻势,各种招式如同暴风骤雨一样轰击在秦朗的身上。

        任美丽的确是被秦朗激怒了,如果是面对的是别的人,任美丽恐怕早就直接将其轰杀了,但秦朗毕竟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所以她不可能真的将秦朗杀了或者废了,因此即便是在愤怒之下,她出手仍然有分寸,并没有动用强横的真气,只是动用少许的真气,刚好震开秦朗的防御,让秦朗感受到强烈的皮肉之苦,却又不会是受到无法挽回的重创。

        但毫无疑问,当任美丽认真起来的时候,秦朗已经没有了机会,任凭他如何施展精妙的招式,都无法破开任美丽的拳脚包围,而任美丽拳脚上的少许真气,就如同蜘蛛网一样将秦朗牢牢地困在其中,彻底被她压制,然后被她慢慢地折磨。

        砰!砰!砰!砰!砰!

        秦朗全身上下也不知道挨了任美丽多少拳,此时的他早就已经鼻青脸肿了,情形十分狼狈,但任美丽依然没有放过他,似乎不将他打趴下或者如果他不求饶的话,任美丽就不会罢手。

        “崽儿!跪下求饶,发誓以后在姑奶奶面前当一个‘耙耳朵’,我今天放你一马!”任美丽以胜利者的姿态说道。

        “跪下求饶?”秦朗的神情虽然狼狈,但意志却是无比坚强,“你一个小萝莉,也想当女王么!不过,你要是穿上暴露的皮衣裤,拿着皮鞭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跟你扮演一下女王和男仆之间的事情——”

        “看来你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找死!”任美丽居然也知道女王角色扮演的邪恶,听了这话,她更怒了,对秦朗下手也更狠了!

        顿时,秦朗皮开肉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