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02章 女人之争
  • 正文 第502章 女人之争

    作品:《少年医仙

        若香,当然就是陶若香了。

        之所以秦朗没有将陶若香的电话号码编辑为“陶老师”、“陶若香”,那都是因为秦朗对陶若香可谓是野心勃勃,虽然他现在还不能称呼陶若香为“若香”,但是这并不妨碍秦朗同学产生一些美丽的幻想,至少可以将她的电话名字编辑成“若香”。听起来很亲切,甚至还很亲密。

        以前接电话的时候,秦朗可以以此来幻想一下,但现在手机落入任美丽的手中,这可是大大不妙。

        更不妙的是,任美丽已经按下了接听键。

        “喂……秦朗啊,我是陶老师,我发现好像有人在跟踪我呢,而且还不止一个人。”陶若香向秦朗说道。

        秦朗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向任美丽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冲着手机说道:“陶老师,你别慌,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

        “我在市区的太平百货商场的门口,这里人多,暂且比较安全。”陶若香道。

        “好,我马上去!”秦朗伸手就去拿自己的手机。

        这一次,任美丽没有为难秦朗,让秦朗拿回了手机,口中哼了一声:“陶老师?真没想到,你居然对你们老师有野心啊!真是个小畜生啊!这么说来,你是不喜欢萝莉,喜欢御姐了?”

        “我他.妈萝莉御姐都喜欢,怎么了!”秦朗哼了一声,“我不跟你扯了,你也听见了,陶老师现在有麻烦,我去看看得了。”

        “噢,这么紧张你的那位‘若香’啊?”任美丽道,“行啊,我也不留你了。不过,我要跟你一起去。”

        “你跟我一起去?为什么?”秦朗当然不想带着任美丽这个超级大灯泡。

        而且,任美丽还是一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超级大灯泡。这女人一旦爆发起来,那可是相当的恐怖的,秦朗可不想将她带在身边自找麻烦。

        “秦朗,姑奶奶可是很难这么通情达理的,所以你要懂得知足。”任美丽说道,“你要是不让我去的话,你也去不了,这个理由够充分吧?”

        威胁,很直白的威胁。

        不过,这个理由的确是很充分,秦朗只能被动接受了。

        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越野车,那是刘志江送给秦朗的,如今秦朗事情多,夏阳市的情况也不太平,刘志江送给秦朗一辆车,也是希望在他需要秦朗帮忙的时候,秦朗可以施以援手。毕竟,现在刘志江的日子也不好过。一旦秦朗和陆青山彻底输了,叶家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他刘志江,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因为刘志江可是卧龙堂的“反骨仔”,叶家的人必然是不会放过他的。

        而且,刘志江的管家兼保镖陈阳也挂掉了,刘志江相当于少了一只得力臂膀,如今只能死心塌地跟着秦朗和陆青山了。虽然陆青山现在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了,但好歹名义上还是哥老会的继承者,而哥老会的元老们也还没有死绝,陆青山依然还有翻身的机会。而且,只要陆青山还在的一天,叶家的注意力就会在陆青山身上,而不会对刘志江下手。所以,刘志江保护陆青山,其实也就是在保护他自己。

        秦朗驾车赶到了太平百货商场门口,将车停靠在街边的临时车位上,然后下车去跟陶若香汇合。

        陶若香此时就在商场的门口,她站在人流量较大的地方,是为了避免跟踪她的人做出过激的举动。毕竟人多的地方,可以让犯罪分子有些顾忌。

        “秦朗,你来了?”陶若香看到秦朗,明显松了一口气,但随后陶若香的目光就落在了任美丽的身上,陶若香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秦朗旁边的任美丽。任美丽虽然戴着一个口罩,但是优美的手段、古典的气质,尤其是一双修长无暇的美腿,更是给她增色不少。

        虽然任美丽戴着口罩,但是在陶若香看来,这也许是现在这些少女追求的一种另类时尚吧。总之,对于陶若香来说,她从任美丽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潜在的威胁。

        不过陶若香毕竟要成熟一些,自然不会从神情中表露出来,向秦朗说道:“秦朗,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摆脱那些跟踪我们的人。”

        “不用摆脱,让秦朗把他们全杀了就是!”任美丽淡淡地说,就如同是让秦朗去干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陶若香却是神情一凛,心想秦朗身边这丫头究竟是什么来头啊,怎么看起来赏心悦目,但是说话却这么“残忍”呢。

        “陶老师,你不用担心,我来处理。”秦朗说道,目光扫过商场之中的人群,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物,秦朗快步上前,一下子就按住了这人的肩膀,正要准备动手教训这人,却听见这个年青连忙说道,“秦……秦哥,您这是?”

        “你认识我?”秦朗不禁诧异,感觉这人不像是五义堂的人,因为如果是五义堂派来的人,功夫应该不至于这么差。

        “我是强哥派来暗中保护陶老师的。”这个人解释说,“强哥说最近夏阳市不太平,所以安排人暗中保护秦哥你的女人,免得有什么危险。”

        秦朗明白了这是韩三强变相向自己拍马屁,虽然这拍马屁的功夫不够高明,但好歹韩三强也是处于一片好意,所以秦朗放开了这人,轻轻拍了拍肩膀:“好,没事了。”

        “谢谢,秦哥。”这青年有些战战兢兢地说。他知道秦朗虽然只是一个中学生,但却是韩三强和蛮牛这样的猛人的老板,而且他也听过秦朗独闯龙潭,废掉青环帮帮主的事情,所以对秦朗自然有几分崇拜、有几分敬畏。

        秦朗让这人离开了,然后出门对陶若香说:“陶老师,没事了。是我朋友派的人来暗中保护你,想不到被你识破了。”

        “你朋友派来的人,来保护我干嘛?”陶若香不解。

        “最近夏阳市的江湖有些不太平——这事一言难尽,我还是先送你回学校吧。”秦朗向陶若香说道。

        陶若香点了点头,跟秦朗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