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86章 获悉情报
  • 正文 第486章 获悉情报

    作品:《少年医仙

        “就这些人,一共才十一个?”

        又一个五义堂的“高手”被秦朗击杀,他有些意犹未尽地看着薛华松。

        薛华松赶忙解释:“堂主……不,杨成一共就派了这么多高手来对付陆青山,他说这么多人已经足够了,而且还有二十几个枪手,不知道这些人入城没有。因为现在夏阳市的警察查得很严,这些枪手要带枪入城有些困难。”

        “枪手?没意思。早找点人吧,否则没有练拳的对象了,就轮到你了。”秦朗对这些枪手毫无兴趣,因为这些枪手功夫显然不行,还不够资格给他练拳,而且秦朗也完全不用担心这些枪手,有见象和尚在,这些枪手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高手……求你别杀我!……甭管你要我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愿意去做!”薛华松苦苦哀求。作为一个内息境界的强者,薛华松在五义堂的地位一直比较高,一向也是目中无人、高高在上,如今为了活命,薛华松却是不顾一切地哀求。

        没办法,薛华松可是亲眼目睹这些五义堂的“高手”一个一个是怎么被秦朗击杀的,这些人看到秦朗不过是锻骨境界的修为,原本都不怎么将秦朗放在眼中,谁知道秦朗一出手,这些人便纷纷被击杀,甚至连逃跑都办不到,因为见象和尚是不会让这些人逃走的。

        “你不想死,就需要体现你的价值来。”秦朗说道,“要么,继续将五义堂的人召唤到这里来给我练拳。要不然的话,当我拳头痒的时候,恐怕就要对你下手了。”

        “我……五义堂丧失了这么多好手,可以说精锐死了一半,这会儿你要让我给你叫更多人来,恐怕根本不行……对了,我知道五义堂的走私生意,你一定想要对付五义堂吧,我把他们走私生意的渠道告诉你,你可以破坏和接管五义堂的走私生意!”薛华松为了活命,只能继续出卖五义堂,反正他不想被秦朗活活打死,那种场面实在太恐怖了。

        “唔……有点意思。”秦朗表现得稍微有些兴趣,“普通的走私生意就算了,我要知道五义堂走私毒品或者军火的生意。”

        “这个……走私毒品和军火的生意他们也在做,只是却比较隐秘——”

        “这么说你不知道具体的了?”秦朗眉毛一挑,似乎就要发作。

        “不!我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但是我知道大概,而且我认识一个人,加入五义堂比我久,他是我师弟,他应该知道。”

        “那就赶紧联系你那位师弟吧。”秦朗说道,“要活命,你就得提供有价值的情报才行。”

        “是,是。”薛华松连忙应道,赶紧给他这位师弟打电话。

        不幸的是,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他的电话关机,不过我敢肯定他是执行任务去了。”薛华松赶忙解释。

        “噢,那有什么用呢?你又不知道具体的东西。”秦朗说道,“你在浪费我时间,你知道不?如果你继续浪费我的时间,恐怕我的拳头真的会痒了。”

        “别……我话还没说完。我这师弟虽然关机了,但是他是一个耙耳朵,非常怕老婆的,他老婆一定知道他行踪的。”薛华松解释说。

        “那还不赶紧问。”

        “好,我马上问。”薛华松果然又给那人的老婆打了一个电话,“我是薛华松,马师弟在不在?你知道他去哪里了?什么,你不知道啊!……这,哦是这样的,我听说张师妹到平川省了,不知道有没有去找马师弟……”

        薛华松的脑子还算是灵活,几分钟过后,总算是弄到了有价值的信息,然后向秦朗说道:“五义堂有一批货会经过云海省,然后转入缅甸境内,应该是军火上的生意。将军火走私进入缅甸,然后再带入毒品进来。”

        “要前往云海省,那么岂不是要经过夏阳市了?他们是用火车还是汽车?”秦朗问道。

        “肯定是火车了,火车运输费便宜,而且五义堂跟火车站的高层有联系,货物畅通无阻,肯定是火车了。”薛华松道,“而且看时间的话,恐怕就在这个时段。”

        秦朗想了想,认为如果是军火生意的话,这事肯定跟叶家有关系,叶家掌控着整个平川省的军火生意,这是无庸质疑的。五义堂要做军火生意,肯定也是得到了叶家的首肯,所以这件事情秦朗相当有兴趣。如今秦朗的手中已经有一些叶家进行军火交易的证据,但是这些证据还不够,至少还不够将叶家彻底打垮。而且,如今以叶家的态度来看,他们根本不怕这些证据,因为秦朗就算是有证据,也动不了叶家。

        上一次秦朗听从洛海川的吩咐去云海省找雷军义,结果差一点把自己陷进去,所以就算是有证据,也根本无法撼动叶家的地位,这一点恐怕连洛海川都没想到。不过,在这一场斗争之中,洛海川已经输了,如果不是秦朗动用许仕平的关系,恐怕洛海川已经被叶家的人“整”了,这是无庸质疑的事情。

        而即便是许仕平,对平川省军方的干涉力量也有限,叶家之所以没有狠狠地整洛海川,说白了只是给许仕平一个面子而已,但并不代表叶家就真的怕了许仕平,这一点局内的人都心知肚明。

        如今,秦朗的手中虽然有证据,但却没有提交证据的渠道。比如,按照正常的渠道,秦朗应该将证据交给夏阳市警方,不过秦朗可以肯定,夏阳市的警方根本就吃不消这些东西,就算是吴文祥都吃不消,甚至吴文祥都不敢接受。

        当然,经过了雷军义的事情,秦朗对于所谓的正常渠道已经放弃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去收集更多的证据,因为他觉得有朝一日这些证据应该是用得上的。而在这些证据能够派上用场之前,秦朗能做的就是破坏,破坏叶家的军火交易。

        秦朗跟铁蜈蚣帮的吴昊取得了联系,获取到了五义堂这一趟车的信息。不过,吴昊虽然将这一趟车的相关信息告知了秦朗,但是再三叮嘱不要让秦朗泄露这消息是他透露给秦朗的。吴昊也是江湖中人,自然是知道五义堂的厉害,他显然不想得罪五义堂这种庞然大物。

        秦朗看了看时间,无巧不巧的是,这一趟列车此时应该正好经过夏阳市。

        “天助我也。”秦朗忍不住感叹一声,他自然是准备破坏掉五义堂的这一趟生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