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84章 无比霸道
  • 正文 第484章 无比霸道

    作品:《少年医仙

        “小子!你太嚣张了!”一个人怒哼道,“我们两人可是内息境界的强者,五义堂的顶级高手!本人郑清平,这位是薛华松,在我们两人手中,不知道徒手击毙了多少人!你一个锻骨境界的小家伙,居然敢跟我们叫板,简直是螳臂趟车!”

        “螳臂当车么?”秦朗冷笑一声,“那就看看是谁螳臂当车吧。郑清平是吧,你可以死了!”

        秦朗抢先动手,自从修炼了魔宗功法之后,秦朗就变得有些好战了,这会儿看到郑清平和薛华松两个人,秦朗就有一种想要将他们活活打死的冲动。

        而此刻,秦朗正在这么做!

        “螳臂当车!以卵击石!”

        郑清平不屑地冷笑,慢条斯理地伸出手掌,向着秦朗的拳头拍了过去,就如同在拍一只苍蝇似的,因为以郑清平的修为,秦朗在他眼中就跟苍蝇一样弱小。

        砰!

        拳掌相交。

        郑清平眼中闪过嘲弄之色,一旁观战的薛华松也冷笑了一声,因为两人都觉得秦朗非常愚蠢,竟然敢用肉拳跟内息境界的强者过招。

        要知道,就算是外门功夫练到了极致的人,也不敢直接用拳脚和内息境界的高手过招,因为内息境界的高手,可以借用内劲打人,拳脚相交,内劲勃发,很轻松就可以击败、击杀一个锻骨境界的习武者。

        因为内息境界的习武者,拳脚上蕴含了明暗两重劲,锻骨境界的习武者筋骨再强,始终也只能释放出明劲,自然无法防御对方的内劲。

        在郑清平和薛华松看来,秦朗选择徒手跟内息境界的强者动手,简直就是以卵击石,简直就是找死!

        郑清平本以为轻轻一掌就可以将秦朗的手骨震裂,但是让他惊骇的事情发生了:秦朗的拳头轰在郑清平的手掌上,只是被震得晃了晃,似乎屁事没有,而且紧接着就是狠狠一记螳螂刀直劈郑清平胸膛!

        螳螂破车!

        郑清平虽然是内息境界的高手,但是功夫招式却比如秦朗精妙,加上秦朗接下他的一掌之后有些惊骇,一时间竟然没有挡住秦朗的这一记螳螂刀拳。

        而且,此时秦朗也算明白了,他从血螳螂身上领悟的螳螂刀拳,其实就是魔宗的一门的功夫,只不过被秦朗吸收演化了。

        螳螂刀拳的霸道,其实也就是继承了魔宗功法一贯的强横霸道。

        轰!

        秦朗的掌刀狠狠地砍在了郑清平的胸口,郑清平虽然仓皇地将内劲凝聚在胸口,以化解秦朗这一击的力量,但是秦朗的掌刀功夫实在太猛、太强了,尤其是在“入魔”之后,这一击更是强横无比,携带着狂暴、血腥的气息,狠狠地斩在了郑清平的胸口上,竟然无视了郑清平的内劲,将郑清平的一根胸骨斩裂开了!

        要知道,郑清平也是经过了锻骨境界的,而且修为达到了内息境界之后,身体的强横程度比一般锻骨境界的习武者身体不知道强悍多少,想不到居然没有挡住秦朗的这一击掌刀,而且居然连胸骨都被打裂了一块!

        “小子,你死定了!你彻底死了!你居然敢伤我,那就注定了你今天必死无疑!你死了之后,我会将你的尸体挂在老城墙上,让陆青山那小畜生现身!”郑清平愤怒地咆哮着。

        “废话真多,死——”

        秦朗一击得手,顿时魔性大发,浑身的气势和力量比之前似乎强横了一倍,浑然不惧郑清平内息境界的修为,拳头如同闪电一样轰向郑清平身上。

        “小子!我要把你碎尸万段!”郑清平一声怒吼,施展生平所学,夺命狠招往秦朗身上招呼过去。

        砰!砰!砰!砰!砰!

        不过片刻功夫,秦朗已经打出了数十拳,并且绝大部分都轰在了郑清平的身上,不过秦朗自己也中了对方五下。

        噗!

        一口献血从郑清平的口中喷了出来,秦朗这数十拳越来越猛,一拳强过一拳,愣是将郑清平的骨头打裂、打断了好几根,也震伤了郑清平的内脏。

        不过,郑清平认为秦朗应该比他受伤更重,因为他每一拳都携带着强横的内劲,足以震伤秦朗的身体器官,而且秦朗的嘴角也有血丝,似乎果然受了内伤。

        “小子,看你还能撑多久——”

        郑清平以为秦朗已经是强弩之末,正要以胜利者的姿态取笑秦朗几句,却看到秦朗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然后就如同尝到了血腥的恶魔,狂笑着再度向郑清平冲了上去,竟然比先前更强、更猛、更霸道!

        “不可能!这小子怎么如此强!他究竟是什么怪物!”郑清平在心头怒吼一声,这一刻他甚至萌生了退意,但此时的秦朗如同负伤、发狂的野兽一样,怎么可能让他逃走,展开魔宗拳法,将郑清平往死里打。

        虽然郑清平有真气护体,但是秦朗根本无惧,因为郑清平的真气再厉害也不可能比见象和尚强,所以郑清平的真气护体对秦朗来说根本没多少用处,而且秦朗的筋骨比其他锻骨境界的人不知道强悍多少,就算是郑清平的真气也很难击伤。再加上秦朗领悟到伏龙桩“散力”的作用,每一次中招之后,都能及时将中招部位的力量散于全身,所以如今秦朗的抗击打力那不是一般的强。

        砰!砰!砰!砰!!

        秦朗的拳脚如同暴风骤雨一样轰在郑清平身上,而且秦朗的拳头越来越猛,就如同一个永不知道疲倦的战斗机器,似乎不将郑清平击杀誓不罢休。反之,郑清平的护体真气却是越来越弱,虽然偶尔也有几次反击,但是他的内劲根本不足以打断秦朗的筋骨,反而更增加了秦朗的凶性,让他变得更加狂暴起来。

        就如同那些入魔的猛将,在战场之中往往是越杀越猛,因为痛苦、血腥都只会进一步增强他们的凶性,除非将他们彻底杀死,否则这些入了魔的家伙将会一直疯狂下去。

        郑清平的力量不足以一下子击杀秦朗,这就注定了他的失败,注定了他将会被秦朗彻底打垮、击杀,因为秦朗越战越勇、越战越猛,而郑清平却是越战越弱,此消彼长,自然只能被秦朗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