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69章 斩草除根
  • 正文 第469章 斩草除根

    作品:《少年医仙

        安蓉市城南的一栋别墅中。

        叶中庭正悠然地喝着茶,他的旁边坐着一位跟他年纪相仿的中年男子,如果陆青山在这里的话,就会认出这人正是五义堂的堂主——杨成。

        “杨堂主,这一次将哥老会这帮余孽一网打尽,你的功劳不小啊,老爷子非常满意。”叶中庭微微笑道。

        “杨堂主?”杨成自嘲地笑了笑,“堂哥,我的名字应该叫叶中成才对,想不到现在居然成了杨成。”

        “成弟,你也不要埋怨了,你仔细想想看,如果不是你改名换姓,并且成了五义堂的堂主,今天这一仗我们怎么可能赢得这么轻松、这么顺利。”叶中庭说道,“老爷子这一步棋,果然是深谋远虑啊!”

        “是啊。平川省江湖中人都以为五义堂和卧龙堂是死对头,谁能想到,五义堂的堂主我,竟然会是叶家的嫡系子孙。”杨成苦笑道。

        “所以,这就是老爷子的高明之处了。”提及叶世卿,叶中庭一脸的钦佩之色,“老爷子曾经说过,我们叶家虽然身居高位,但根子却还在江湖之中,所以我们在江湖中的地位不能动摇。更何况狡兔三窟,五义堂也是我们叶家的一个退路,一旦叶家有什么不测,兴许还能凭借五义堂东山再起。总之,老爷子当初让你统帅五义堂,绝对是一招妙棋。”

        “这是自然。我们叶家可是将门之后,老爷子身居军方高位,自然是谋略过人,这些哥老会的元老和陆家余孽以为可以翻身,简直是在做梦!他们也不想想,如今这个平川省都是我们叶家的天下,他们这些余孽还想要翻身,简直是太天真、太可笑了!”杨成接着道。

        “对了,这帮人都死绝了吗?”叶中庭忽地问了一句,“斩草一定要除根!你可别忘记了,当年我们太爷爷革命的时候,是如何对付那些土豪劣绅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当然是彻底解决了他们的后代。否则的话,这些人的后代一旦成长起了,必然会跟我们叶家作对。”

        “不错,太爷爷当年对这些人就是斩草除根,所以我们叶家这些年在平川省的地位简直如同铁桶一般。你确信,这些余孽都死了?”叶中庭又问道。

        “应该都死了——只有那个陆青山,没有找到他的尸体,不过就凭这小子的功夫,根本不可能逃走,应该是烧死、炸死在那里了。”杨成说道。

        “嗯——陆青山这小杂种的尸体不在?”叶中庭皱眉道,“这可不行!以老爷子的意思,斩草必然要除根,对于陆青山这小杂种,那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才行!”

        “堂哥,你应该相信我的判断,那小子必然已经死了。”杨成用肯定地语气说道。

        不过就在这时候,杨成的手机却忽地响了起来,他按下了接听键之后,便听见里面有人说道:“杨堂主,你好狠啊。”

        “你……你是陆青山!”杨成听出了陆青山的声音,骇然道,“你居然没死!”

        “呃……看来你很想我死啊。”陆青山的声音阴测测地,如同索魂的恶鬼,“可惜啊,我还没死。杨堂主,果然是你出卖了我们,那么你死定了!”

        “小畜生——”杨成似乎还要说什么,但陆青山已经挂了电话。

        杨成气得将手机摔在地上,他的手机顿时碎裂开来,随后他向叶中庭道:“这个该死的小畜生!想不到他居然没死!不过没关系,我会亲手将这小畜生弄死的!现在他已经是孤家寡人了,翻不起什么浪了!”

        “嗯……陆家这小畜生居然没死!”叶中庭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他必须死!如今江湖上有些人试图跟我们叶家作对,我们要让这些人都知道,跟我们叶家作对的人,统统都要死!这个小畜生,我们要马上解决掉!”

        “你有什么办法?”杨成问道。

        “这小子已经是孤家寡人了,原本不好抓他。不过,这小子是年青人,年青人就是热血冲动,他肯定会找你报仇的,你说是不是?”叶中庭慢条斯理地说,“既然想要报仇,他肯定不会离开平川省的,只要在平川省,这里就是我们叶家的地盘,一切都好说。”

        “不错,一个毛头小子而已,迟早会落入我们的手中。只不过,平川这么大,想要尽快将他抓住弄死,还得费点功夫才行。”

        作为五义堂的堂主,杨成也是老而弥坚的人物,说难听点就是一肚子的坏水,他的脑子转动起来,很快就有了一个歹毒的想法,“陆青山这小子在夏阳市读书,我知道他有两三个同学关系不错。嘿,我就绑架他一两个同学,到时候自然就可以逼他现身!”

        “没错,这种傻愣小子,往往都会死在讲义气、热血冲动之上。”叶中庭点头赞同,然后又叮嘱了一句,“不过动作要快点,别让老爷子知道这些不好的消息。”

        ******

        秦朗和陆青山连夜赶回了夏阳市,然后到了锦绣森林小区的房子中。

        两人刚到这里不久,刘志江就急冲冲地过来了,屁股后面还带着几个保镖。

        秦朗和陆青山都知道刘志江为何而来,于是将刘志江请入了客厅之中。

        “陆先生,你总算安全回来了。”刘志江叹息一声,一脸的悲戚之色,“阳叔他……是不是真的已经……走了?”

        陆青山点了点头,向刘志江说了一声抱歉。

        “阳叔是江湖中人,他曾经说过,江湖中人就应该生于江湖死于江湖,这或者是他老人家自己选择的结果。”刘志江向陆青山和秦朗说道,“我刘志江这些年的确胆小了很多,不过阳叔的仇,不得不报!两位放心,不管怎么说,我都会全力支持你们对付叶家!”

        这些年来,刘志江将自己从一个江湖人变成了商人,胆子的确小了很多,但是陈阳的死,却再度激起了他当年混江湖时候的那股狠劲,所以他在秦朗和陆青山面前说出了要给陈阳报仇的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