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66章 忘恩负义
  • 正文 第466章 忘恩负义

    作品:《少年医仙

        蓬!

        两人的掌刀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这一次双方都是全力出手,秦朗感觉到手掌连同整条手臂都被震麻了,但幸好秦朗已经可以利用伏龙桩将局部受击打的力量转移到全身,这才从容地化解了对方掌刀上面的力量。不过,这少女掌刀如此刚猛,倒是让秦朗有些意外。

        意外之余,秦朗心头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但就在此时,那少女忽地回头。

        她这一回头,秦朗简直比中了一记掌刀反应还剧烈,因为这位少女的容貌实在太让人震惊了!

        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如果说这位少女的背影能够打九十五分以上的话,那么她这回眸的容貌,恐怕只能打十五分了。

        看其背影,秦朗本以为对方是一个绝色美女,却没想到这少女的确是“绝色”,但这个绝色却不是绝代姿色的意思,而是惨绝人寰的姿色。

        看到少女的容貌,秦朗甚至连扣住对方脉门的想法都放弃了。

        此时,一切都明白了,一切都清楚了,他终于知道这少女为何急于相亲了,大概就是因为她的容貌实在太那啥了,所以只能通过相亲这种途径来解决问题了。

        同时,秦朗也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并没有牺牲色相,否则真的抱上了这位姑娘的大腿,秦朗恐怕连睡觉都会做噩梦。

        这少女似乎早就料到了秦朗的反应,冷笑道:“男人,果然都只是以貌取人——不过我只问你,你这掌刀的功夫是从哪里学来的?”

        “这是我自己领悟的。”秦朗说道。

        “你豁二妹嗦!”少女冷笑连连,“这掌刀的功夫是本宗独门功夫——天罡刀拳,你虽然使得不正宗,但姑奶奶不会看错的,难道你这崽儿敢偷学本宗的功法?”

        “哼!天下武学,殊途同归,你少在这里自以为是了!”秦朗一声冷笑,但是内心之中却又几分心虚,因为秦朗的螳螂刀的确是从血螳螂身上偷师得来的。

        “崽儿,看你这做贼心虚地样子——”少女不屑地冷笑,但很快笑容就在她的脸上凝固了,然后她用古怪的目光打量着秦朗,“你果然是做贼心虚!赶紧把姑奶奶的血玉螳螂交出来!”

        “什么血玉螳螂?”

        “还敢装糊涂!”少女的语气变得凌厉而寒冷,似乎随时都会对秦朗下毒手了,“你敢说这天罡刀拳不是从血玉螳螂身上学到的!崽儿,你居然连姑奶奶的东西都敢偷!”

        血玉螳螂,莫非就是血螳螂?

        秦朗心头一惊,他本以为自己狗屎运好,捡到了这只血螳螂异虫,却没想到这血螳螂居然还有主人,而且这主人居然还阴差阳错地找上门了。

        不过,这血螳螂对于秦朗非常重要,而且跟秦朗配合得亲密无间,秦朗自然不会轻易交给别人,他平静地说道:“我的确有一只血红色的螳螂,不过却是我在山间偶然捡到的,可不是从你那里偷的。姑娘,拜托你不要口口声声用这个‘贼’字!”

        “血玉螳螂是我的东西,你拿走了,那就是偷,你就是贼!”少女冷笑道,“捡到的!如果随便都可以捡到一只异虫的话,你再去给我拣一只试试?”

        “不可理喻!”秦朗冷哼道,“你说血螳螂是你的,有什么凭证?据我所知,它上面可没有刻着你的名字!”

        “牙尖嘴利!”少女冷哼一声,从腰间的锦囊中取出了一只碧绿如同翡翠玉石般的螳螂,然后向秦朗说道,“看到没有,这是碧玉螳螂,跟血玉螳螂是一对异虫!你这小贼,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秦朗一看,就知道这碧玉螳螂也是一只异虫,心想这少女看来果然来头不小,否则不可能有这种异虫在身上。而且,如果她所说不假的话,她便拥有两只异虫,这足以证明她的来历和背景相当不简单。

        “呃……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说明它是你的。”秦朗怎么可能将血螳螂轻松送出去,顿时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将血螳螂取入了手中,然后说道,“这样好了,我们打个赌。如果这血螳螂愿意跟你走,那么我便相信你是它的主人,我也无话可说,到时候不仅这血螳螂归还给你,我也跟你走;反之,这血螳螂要是跟我走,那便证明我才是它的主人,作为输了的代价,我得带我朋友离开这里。怎样,敢不敢?”

        “好!这血玉螳螂我培养了三年,我不信它会跟你走!”少女对自己信心十足。

        “那就一言为定了。”秦朗淡淡一笑,摊开手中,对血螳螂说了一声,“血浪,现在你自己选择吧。”

        “血浪?别以为给它取了一个破名字,它就会认你为主人。”少女不屑地冷笑道,“它和这碧玉螳螂是天生一对,密不可分的!”

        “是么,我可不这么认为。”秦朗淡淡一笑,也许他跟血螳螂相处的时间不如这少女长,但是秦朗对血螳螂的脾性却是十分地了解,这家伙纯粹就是一个是色痞、流氓,始乱终弃的家伙,在“临幸”了其它的母螳螂之后,往往都是一脚将对方踢飞,绝对不是什么痴情种。

        “血玉螳螂,赶紧回来!”少女冲着血螳螂说道,并且打收拾召唤这只血螳螂,可惜的是血螳螂的确已经“叛变”了,根本就无动于衷。另外,正如秦朗所想的那样,这只血螳螂根本就不是什么痴情种,而是多情种,根本就不想受制于碧玉螳螂,所以面对这少女的召唤无动于衷。少女有些耐不住了,她然后取出一根竹箫,开始吹奏起来。

        这竹箫的声音非常尖锐,听见这竹箫的声音,血螳螂开始有些不安分起来,这当然不是它良心发现了,而是这竹箫的声音有驱使毒虫的作用,会对血螳螂产生影响。

        “姑娘,强扭的瓜不甜,既然我的血螳螂不受你的绿螳螂勾引,那么也请你不要勉强了,让它去自由恋爱如何?”秦朗向这少女说道。

        只是,这少女一心想要将血螳螂唤走,根本不听秦朗的劝说,继续吹着竹箫,试图控制血螳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