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62章 九鼎山
  • 正文 第462章 九鼎山

    作品:《少年医仙

        完了?全完了?

        秦朗的脑子一下子有些懵了,陆青山那一句“爷爷都没了”让秦朗内心不禁一沉:

        侯奎云老爷子没了!

        虽然秦朗跟侯奎云老爷子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于这位老爷子,秦朗却是十分佩服的,侯奎云老爷子一手将陆青山拉扯大,教陆青山功夫,并且让秦朗避免被叶家所害,侯奎云老爷子当真是忠义之士。

        江湖中人,忠义为先,侯奎云老爷子当真不愧是忠义之士。

        只是,如今这年代,却是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谁曾料到,侯奎云老爷子竟然是与世长辞了。

        陆青山,彻底变成了孤儿。

        “陆青山!镇定下来!”秦朗迫使自己镇定下来,安慰陆青山道,“胜败卫兵家常事,逝者已矣,当务之急是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爷爷死了……爷爷死了……”陆青山喃喃自语,显然悲痛到了极致。

        “陆青山——”

        秦朗在电话吼了起来,“陆青山!你是男人,你是侯奎云的孙子!你现在哭哭啼啼,像个娘们儿,你爷爷在天之灵,也会瞧不起你的!现在,你要镇定下来,保全自身,给你爷爷报仇,给其他人报仇!哭有什么用!”

        在秦朗的怒吼声中,陆青山似乎终于镇定下来。

        “秦朗,现在我该怎么办啊?”此时的陆青山,显然是心乱如麻、头大如斗,完全没有了主意。

        “首先,你要确保自己的安全。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话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有体会才对!”秦朗沉声说道。

        陆青山的名字中有个“青山”二字,这便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意思,因为陆青山是陆家唯一的嫡系血脉了,所以侯奎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看着陆青山重振哥老会。

        可惜的是,侯奎云已经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我现在还算安全,我被人救了。”

        “谁救了你?难道是一个老头子?”关于这一点,秦朗也有些好奇。照理说,如果陆青山全军覆没的话,以叶家人的手段和作风,肯定会斩草除根将陆青山干掉的,但是陆青山居然成功逃走,这的确有点奇怪。秦朗猜测,会不会是老毒物出手。

        “不是,是一个女子,她——”

        “秦朗是么?是我出手救了你的兄弟伙,所以现在他欠姑奶奶一条命。”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女人带着一股浓浓的山城口音,“现在他的命归姑奶奶我了!”

        “什么!”秦朗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不过对方既然是陆青山的救命恩人,秦朗自然也不好冲对方发火,只能耐着性子说道,“多谢姑娘救了我朋友一命,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对你自然是万分感谢,不过施恩不图报,姑娘高风亮节,我朋友刚痛失至亲,你暂时不要为难他如何?”

        “别整这些没用的!”对方的语气十分干脆利落,“姑奶奶不是什么施恩不图报的人,按照江湖旧规矩,他欠我一条命,以后就得听我的——”

        “姑奶奶——不,姑娘,这都什么年代了,江湖规矩也已经与时俱进了不是?你救我兄弟一命,我当然是感激不尽,只是我兄弟还有血海深仇要报,还有大事情要干,您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吧。如果实在不行,你是施恩图报,那么也简单,你开个条件吧,只要我能办到的,必然答应!”

        “德宁市九鼎山狮子峰,你到这里跟我谈。”

        “什么九鼎山太偏远了,换到德宁市区行不行?”秦朗心说就算是江湖中人接头,也没有必要跑到九鼎山那么偏远的地方去吧。更何况现在秦朗十分担心陆青山的状况,自然是希望早一点见到陆青山。

        可惜的是,对方根本没有理会秦朗,直接挂了电话。

        “我擦!”秦朗忍不住低骂了一声。

        随后,秦朗向霜儿说了一声:“师姐,我不吃饭了,有急事要出门。对了,今天晚上你要离开,我恐怕没时间去送你了,实在抱歉。”

        “没事,你赶紧去吧。”霜儿善解人意地说道。

        秦朗点了点头,叫上了见象和尚,然后打电话给韩三强,让他开车送自己去德宁市的九鼎山。

        韩三强接到秦朗的电话,火速赶了过来,知道要前往九鼎山,韩三强说道:“秦哥,九鼎山那地方太偏了,穷山恶水的,没什么好玩,你去了怕要失望。”

        “我又不是去旅游,失望什么。”秦朗淡淡地说,“阿强,原本开车这种事情用不着你亲自来的——”

        “给秦哥开车,那是我的荣幸!”

        “阿强,不是这个意思。”秦朗说,“我之所以叫你来开车,是有些事情要问你。青环帮的余孽,收拾得如何了?”

        “秦哥放心,百分之九十都已经屈服了。秦哥你的手段如此厉害,这些人哪敢不听话!”韩三强有些得意地说,“如今青环帮绝大部分的产业,都已经落入我们的手中了。剩下那几个人,只是苟延残喘,我听说他们已经有毒发的征兆了,到时候他们必然会跪着向秦哥你求取解药的。”

        “唔……这么说来,现在整个夏阳市,从区县到市区,都处于我们的掌控之中了?”秦朗沉声问道,脑子当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那是当然,基本上整个夏阳市都在我们的掌控中了。”韩三强有些得意地笑了笑,如今他已经是夏阳市的江湖道上的真正大佬了,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非常好,他以前从来都没想过,有朝一日居然可以统管整个夏阳市的黑.道。

        但是秦朗的心情显然没有韩三强这么好,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基本上?这意思是说,还有别的势力?”

        韩三强听出秦朗的语气有些不爽,心头顿时一惊,如今跟秦朗久了,韩三强越是觉得秦朗深不可测,越是觉得秦朗有些可怕。这种惧怕跟年龄无关,主要是因为秦朗的实力。就好比一个中年人,也会惧怕一个拿枪的孩子,恐惧跟武力有关,跟年龄并无多大关系。

        “秦哥,主要都是一些有官方背景的小势力。”韩三强连忙解释,“这些势力多半是夏阳市官场一些大佬扶持起来的,要不然根本就是一些官二代直接掌控的,所以不好对他们进行压制的。”

        陶若香说,华夏的黑.道大多都是官员扶持起来的,这话真是一点不错。很多地方黑势力,实际上都有着一些官方背景。韩三强是夏阳市的地头蛇,当然知道那些势力可以压制,那些势力只能睁只眼。

        “压制?谁说要压制他们了?”秦朗冷哼了一声,“我不是要压制这些势力,而是要他们彻底消失!夏阳市的江湖道,只能有一个势力,那就是我的势力!记住,回去之后,把这些势力清扫干净!有必要的话,甚至连那些衙内一并教训了!”

        “秦哥,这样做会不会过火了?”韩三强似乎有些犹豫。

        “照我说的去做!”秦朗的语气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