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57章 暴打
  • 正文 第457章 暴打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来学校目的真的非常简单,那就是为了见一见陶若香和洛滨,有机会解释几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泡妞。

        没错,如果不是在乎的人,秦朗压根儿就不会去解释什么。只是今天晚上秦朗的解释不怎么凑效,陶若香那边根本无法接受秦朗天方夜谭式的解释,而洛滨则是根本没出现。

        既然留在教室里面也没太大的意思了,秦朗便决定回去继续“用功”——用心修炼功夫。

        对于很多人来说,高考就是人生的一个巨大转折,但是对于秦朗来说,这一次跟叶家的交锋,才是他人生的一个巨大转折。老毒物说得没错,跟叶家的人交锋之后,秦朗才接触到了真正的江湖,才算是认识了真正的江湖,并且秦朗也体会到了江湖的唯一铁则:拳头越大,道理就越大!

        六扇门的抓捕人,从来不需要讲什么道理,因为他们够强!

        叶家的人,做事也不讲道理,因为这平川省就是他们的天下。

        如果秦朗不是靠着毒宗的厉害毒物,恐怕已经折损在六扇门或者叶家人的手中了。但是秦朗也知道他自己利用毒虫、毒药对敌只是一种取巧,唯有将功夫提升上去,以高强的功夫辅以毒药、毒虫,这样才能无往而不利。

        所以,即便是高考临近,秦朗也没有分心,他要全力练功,争取早日突破。

        秦朗悄然出了教室,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因为到了这当口,学生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应付高考上面,谁还会在乎教室外面有谁在走动了。

        不过还是有人注意到了秦朗的存在,当秦经过五班教室的时候,一个人影快速走了出来,然后叫住了秦朗。

        “江雪晴——”

        秦朗回过头,就看到了脸上带着少许羞涩望着他的江雪晴,“你……你有事么?”

        几天不见了,秦朗忽地感觉到他和江雪晴之间,似乎有几丝陌生了。不过,秦朗知道这种陌生为何存在,这是因为他试图刻意去保持和江雪晴之间的距离。对于江雪晴,秦朗内心之中有些犹豫甚至有些害怕,犹豫自然是因为江雪晴毫无疑问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女生,秦朗绝对不敢说自己对其毫不动心;但是秦朗心头又有些害怕,他害怕会因此伤害到江雪晴这个纯善的女生。

        对于陶若香和洛滨,秦朗已经“陷”进去了,所以他现在竭力控制,不希望将江雪晴也陷进来。对于陶若香,秦朗是被她的成熟妩媚和动人风情给陷进去的,已经是不能自拔了;而对于洛滨,秦朗是陷入了她孤傲冷眼,却对他另眼相看,更何况两人之间还有一段“童年之恋”。

        而对于江雪晴,秦朗虽然有贼心,却少了贼胆,他实在不想伤害到江雪晴。更何况,他也不想伤害到陶若香和洛滨,因为他知道纸包不住火,终究有一日,他需要面对脚踏两只船的惩罚。

        “你好像有很久没来学校了,为有些担心你……不过,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江雪晴似乎也感觉到她和秦朗之间若有若无的距离感,但随后她又鼓起了勇气说了一句,“下周五,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复试,我希望你——”

        “我陪你去。”不待江雪晴说出来,秦朗已经答应了。

        因为秦朗知道这些所谓的“艺术勾当”都不那么简单,很多都是披着“艺术”外皮的狼。上一次江雪晴就差一点羊入狼口,秦朗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哪怕他和江雪晴走不到一起,他也不想江雪晴这样的女生受到任何一点点伤害。

        “谢谢你。”江雪晴冲着秦朗笑了笑,似乎终于放下心来。随后,她又道,“秦朗……你……我不知道你最近在忙什么,但是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谢谢,我知道。”秦朗接受了这份关心。

        江雪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是欲言又止,随后只是给秦朗留下一个甜甜的微笑便返回了教室。

        出了学校,秦朗这才拿出手机,给洛滨打了一个电话:“洛滨吗……谢谢你给我准备的考题。”

        “谢什么,只是小事情而已,而且未必对你有用处。”洛滨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她的情绪究竟如何。

        “怎么会没用处呢,用处相当大。”

        “你的个性我还是比较了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你未必会去看这些试题的。”洛滨对秦朗果然是比较了解,“你如果真的在乎高考的话,肯定不会一周多时间不去学校了。当然,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尽自己的努力,希望可以帮到你。”

        “谢谢,你已经帮到我的了。”秦朗的语气显得十分诚恳,“最起码,我知道有人在关心我,这就很好了——对了,你爸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仍然在审查中,不过我妈这几天的神情轻松了一些,似乎事情有了转机。说起来,这件事情我应该好好感谢一下你。”

        “我们之间,好像用不着这么客气吧。”秦朗说,“对了,你怎么也不来学校上课了?”

        “噢,我在学校上晚自习,主要是为了帮你辅导,我自己根本没有上晚自习的必要。既然你不去上课,我还去教室干嘛。”洛滨的回答非常直接,一点都不掩饰。

        “呵……这个真不好意思,我枉费了你的一番苦心。”秦朗歉然道。

        “没什么,我一直觉得你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也许你所做的事情,比什么高考有意义、有价值得多。另外,我学习也不止是为了考试,我也有自己的未来规划。”

        “嗯,我所做的事情未必有意义、有价值,但是对于我自己的将来,却是非常有必要的!”秦朗解释说。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就行了,我相信你。”洛滨的语气充满了信任。

        “谢谢你。”

        秦朗挂了电话之后,有一种释然地感觉,洛滨果然是洛滨,果然善解人意。

        随后,秦朗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返回了他在锦绣深林小区的“训练场”。

        秦朗到达这个地下室“训练场”的时候,见象和尚已经等候多时了。

        “开打吧。”秦朗向见象和尚说道,开始了新一轮的炼狱式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