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53章 天龙之力
  • 正文 第453章 天龙之力

    作品:《少年医仙

        见象和尚是“武玄”第一层真元境的修为,其身体本来就比武人层次习武者的身体强横不知道多少,而且见象和尚的身体经过毒药淬炼,变成了一个毒人,这让他的身体更进一步变得坚硬、强横、无可匹敌。

        而且,尽管秦朗让见象和尚不可动用内劲真气,但是当秦朗的拳头击中见象身体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有真气反震过来,反震的力量简直相当于秦朗打了自己一拳,所以秦朗才会感觉到拳头生疼。

        “主人莫怪,老仆已经尽量不动用真气了!”见象和尚见秦朗痛哼了一声,担心秦朗会发火,连忙解释。

        “放心,我不会怪你。这样很好!”秦朗哈哈一笑,忍痛再度向见象和尚攻了过去,因为秦朗发现击打见象和尚的身体,似乎不击打铁桩更有用!

        这是因为见象和尚的身体坚硬度本身已经不亚于铁桩,但铁桩不会发出真气反震,而见象和尚的身体却能够释放出真气反震秦朗的拳脚。并且在见象和尚的克制之下,这些真气反震虽然给秦朗带来了痛苦,却还没有超过秦朗拳脚骨骼的承受极限,反而能够进一步将骨骼中的杂质震荡出来。

        这个发现让秦朗觉得欣喜,他知道如果继续跟见象和尚交手,他锻骨境界大成的时间将大大缩短!

        砰!砰!砰!砰!砰!

        秦朗的拳脚不断地跟见象和尚的拳脚、身体碰撞,虽然秦朗的招式更加精妙,不过见象和尚的佛宗招式也不差劲,而且见象和尚的战斗经验更加丰富,因此在双方的交手过程当中,秦朗也会中招,但是他却一声不吭,硬扛了下来,直到遍体鳞伤之后,秦朗再度跳入了修罗熬骨汤中,利用汤药的灵性来恢复身体。

        在汤药之中浸泡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看到秦朗身上的伤口迅速恢复,见象和尚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妙哉!”,随后双方再度交手!

        秦朗再度遍体鳞伤!

        因为无论秦朗的招式多神妙,他都不可能击伤见象和尚,即便是见象和尚中招,受伤的还是秦朗自己。

        受伤、复原、再受伤、再复原……

        秦朗虽然吃了不少的苦头,但是锻骨的进展却非常迅速,这一方面是因为修罗熬骨汤的作用,另外一方面是因为见象和尚的缘故。

        试问,有多少人可以请动一个武玄层次的高手来给自己当“人肉沙包”练功呢?

        这种人就算是有,那必然也是少之又少。

        因为武玄层次的人,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人,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给一个武人层次的人当沙包呢?而且还是这样毫无怨言地当人肉沙包。

        秦朗每次击中见象和尚,亦或者被见象和尚给击中,都会有少许的真气震荡,虽然只是少许的真气,但对于秦朗来说,却像是一柄大锤在锻打自己的骨骼,而且这一柄大锤的力量非常适中,既不会对骨骼造成打的损伤,又能将骨骼中的杂质锻打出来。

        秦朗跟见象和尚交手,不仅拳脚的骨骼得到锻打,就连全身的骨头都统统锻打了一遍,这是见象和尚不时击中秦朗身体造成的效果。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当秦朗再度从修罗熬骨汤中跃出的时候,感觉自身骨骼更加坚固、凝实了,他也想检验一下自己苦练的成果,于是来到了一个铁桩前面,摆出了伏龙桩的姿态,然后向着铁桩猛地击出一拳——

        轰!

        秦朗的拳头轰在铁桩上面,爆出一声雷鸣之声,那铁桩内部产生了一阵尖锐的颤鸣声,当秦朗的拳头收回来的时候,铁桩上面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浅浅地凹痕。

        秦朗非常满意自己这一拳,回头想见象和尚说道:“不错!多亏你给我当陪练。”

        见象和尚似乎没有听到秦朗的话,口中喃喃地说道:“伏龙桩……主人您刚才的桩法,难道是佛宗的伏龙桩么?”

        “咦……没错,是伏龙桩啊,你不是佛宗的人,难道你不会伏龙桩?”秦朗反问道,并且一脸的疑惑之色。

        “真的是伏龙桩啊!”见象和尚用羡慕地语气道,“这可是佛宗佛子才能修炼的桩法啊——难道主人是佛宗佛子?”

        “别猜测我的身份。”秦朗向见象和尚道,“不过是一个桩法而已,虽然有些玄妙,但也只是比其它桩法稍强而已吧。”

        见象和尚果然不再考虑秦朗的身份,接着说:“主人有所不知,伏龙桩绝对是佛宗最神秘的顶级功法!其实,很多门派都有一个共识,那便是万丈高楼平地起,而楼要建得高,最重要的就是桩子打得牢。”

        “没错,这个道理很多人知道。”秦朗点头说。

        “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不一定能够深刻体会。”

        见象和尚摇头说,“只有当修为境界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体会到这个简单道理所蕴藏的深刻含义。主人,您还年青,自然很难体会到这一点,但是老仆曾经听不少习武者达到了武人境界的顶峰,无法踏入武玄层次的时候,他们往往会感慨一声‘若是当年肯耐住性子多扎三年马,就不会三十年都无法踏入武玄层次’。习武和建楼一样,楼房的根基看似简单,无法就是几根桩子,就是这几根桩子,却能决定一栋楼房能建多高,能够屹立多少年。”

        见象和尚这话似乎有感而发,显然他也曾经有类似的感慨。

        类似的话,秦朗也曾经听老毒物说过,只是他却不曾多想,甚至认为老毒物的话有些言过其实,认为这伏龙桩也只是一种桩法而已。但是现在听见象和尚如此感慨万千,秦朗心头也不禁有些感悟了。

        建楼需要打好基础,习武也需要打好基础,人生也需要打好基础。秦朗这时候忽然想起很多中年人、老年人在境遇不佳时发出的感叹,其往往都是“当年若是肯多读几年书”、“当年若是多跟师父学两年”、“当年若是……”诸多感慨,往往都是跟基础有关。

        当一个人学基础的时候,总是觉得太简单、太容易,所以有些不屑一顾,等到将来受到挫折和教训的时候,才会幡然醒悟,顿时明白当年那些被自己视为简单、容易的东西,原来竟然是可以影响和改变一生的东西。

        正如秦朗现在一样,他看不到伏龙桩的真正奥妙所在,只是功夫越深,便越是觉得这伏龙桩的确不错,但是老毒物和见象和尚却认为,这伏龙桩是能够为秦朗奠定非凡成就的东西。

        “见象和尚,我大约能够明白你话中的意思了。”秦朗用严肃地语气说道,“只是,你是佛宗之人,可知道或者听说过,这伏龙桩究竟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吗?”

        见象和尚沉默了一下,才用憧憬地语气说道:“传闻修炼过伏龙桩的人,功夫到了一定层次之后,其身体之中可以爆发出媲美天龙的力量,成为佛宗大能,力可降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