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45章 星夜赶路
  • 正文 第445章 星夜赶路

    作品:《少年医仙

        到了半夜的时候,秦朗总算是安然回到了夏阳市。

        为了防止被人追踪,秦朗跟见象和尚徒步走了数十公里,而且全都是山野小道,进入了德宁市境内之后,秦朗这才跟见象和尚跳上了一辆火车,搭“顺风车”回到了夏阳。

        秦朗有伤在身,可是被折腾惨了。

        回到了锦绣森林小区之后,秦朗总算是彻底放松下来,虽然身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痛,但是想到今天的战绩,想到干掉了叶家的人,秦朗心头便觉得值了。

        秦朗回去的时候,霜儿师姐已经睡着了,但是屋子当中的变化却让秦朗大吃一惊:

        这屋子是刘志江送给秦朗的,虽然是精装修的屋子,但秦朗入住之后,根本就没有收拾过,也没有添置什么东西。但是霜儿来到这里,不过一天的时间,居然将屋子里面的东西收拾得井井有条,而且添置了不少新的物件,秦朗走进屋子之后,立即便有一种如在家中的温馨感觉。

        不得不说,霜儿世界在操持家务方面真的是一把好手。当然,这都是被逼的,因为自从老毒物离开毒宗之后,偌大的一个毒宗山门,都是霜儿一个人在操持,秦朗实在无法想象,她一个人究竟是怎么完成这么庞大的工程的。

        秦朗回来的时候,霜儿醒了,因为她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的。

        “师姐,你怎么不去屋子里面睡呢?”秦朗向霜儿问道,但问了这话之后,秦朗就觉得有些多余,因为霜儿必定会说屋里面的床是留给他的。

        果不其然,霜儿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你是少爷,里面的床铺当然是给你留着的,我睡沙发就挺好了。”

        “拜托,这都什么年代了,哪有什么少爷、丫鬟,我不是让你多上网学知识么,你好歹也算是新时代的女生了,怎么思想还这么老古董……咳咳!~”

        秦朗说话有些急了,竟然牵动了伤口咳嗽起来。

        “秦朗,你受伤了?”霜儿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没事,小伤口,不碍事。”秦朗让霜儿不要担心,但是这根本没用,霜儿非要看看秦朗身上的伤口。无奈之下,秦朗也只能让他看了。

        “好深的伤口!”霜儿说道,“伤口还有毒,不过我不用担心你中毒,只是这伤口这么深,究竟遇到了什么厉害的高手。”

        “说来话长,反正就是被一个通玄境界的强者所伤。不过,他也中了你的心巢蛊毒,这会儿只怕已经命不久也——”

        “不对,我的蛊虫有反应……不好了!对方破了我的心巢蛊毒!”霜儿善于养蛊,她当然知道很多蛊虫彼此之间都是有感应的,尤其是子母蛊、雌雄蛊之类的蛊虫。心巢蚁蛊则是群落的蛊虫,追根溯源,几乎都是来自同一个蚁后,而这一只最“古老”的蚁后就在霜儿手中,她当然可以通过这蚁蛊的蚁后感知到这些蛊虫的死亡。

        “叶家居然还有人能破你的蛊虫?”

        秦朗也有些惊讶,他知道霜儿的蛊虫可是得到了毒宗养蛊的精髓,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破除的,至少叶家不应该有这样的本事。不过,随后秦朗就释然了,“是了,叶家的人虽然没本事破除你的蛊毒,不过叶家的人手段多,财大气粗,想必从某些渠道弄到了一些保命的灵药,看来这人应该是吃了这种灵药。不过没关系,这种灵药价值不菲,而且极难配制,救得了他一次,也救不了下一次。”

        关于这一点,秦朗倒是看得开,他知道这一次虽然给叶家带来了重创,但是却没有动摇叶家的根本,所以吴影梦死还是活,都没有本质的区别。

        不过,这一次秦朗倒是试探出了叶家的一些实力,对于日后瓦解叶家,倒是有很大的帮助,至少有助于陆青山收复卧龙堂。

        “对了,这是我新收的毒奴——见象和尚,你给他安排一个住处吧,就跟冯魁住一起吧,他们可以交流一下。”秦朗将见象和尚介绍给霜儿。

        “老仆见过小姐。”见象和尚见秦朗对霜儿的态度非同一般,所以自然不敢一见面就得罪了霜儿。

        “我哪是什么小姐,我就是一个丫鬟。”霜儿笑了笑。

        “你就算是丫鬟,也比他这个毒奴地位高。”秦朗笑道,“也不要叫什么小姐,听起来会产生歧义,你就叫霜儿姑娘吧。见象和尚,你就住地下室吧,顺便见一见你的同伴。”

        秦朗将见象和尚带到了地下室中。

        到了地下室,这里的变化让秦朗大吃一惊:

        霜儿这丫头,竟然将地下室都重新布置了一番!以前这地下室,根本没怎么装修,毕竟只是放杂物的地方,自然用不着精装修的,后来这地方就变成了冯魁的“房间”,与其说是房间,简直跟猪窝似的,因为秦朗对冯魁不爽,所以即便是他成了毒奴,秦朗也不会给他很高的“待遇”,冯魁就只能住猪窝,吃毒蛇。谁知道霜儿才来一天,居然将冯魁住的地下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并且还熏了檀香,将这里的臭味全都祛除了,而且给冯魁弄了一张床,还有一些简单的家具,让冯魁这家伙可以在这里好好休息。另外,还专门给冯魁准备了一个玻璃缸,缸子里面就装满了各种毒蛇,让冯魁可以自行挑选“食物”。

        毫无疑问,现在冯魁这地方已经不算是猪窝了,而有点像是简易客房了。

        “师姐,冯魁一个毒奴,连自己的思想都没有了,用得着这么讲究么?”秦朗笑着说。

        “虽然是毒奴,但好歹也是我们毒宗一员,甭管他之前跟你有什么恩怨,现在已经是毒奴了,专心为你做事情,你何必还管他曾经做过什么呢。”霜儿一本正经地说道。

        “呵……这倒是我小气了。”秦朗笑了笑,他知道霜儿这话也没错,现在的“冯魁”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冯魁了,现在的冯魁只是对秦朗忠心耿耿地毒奴,根本不会伤害更不会背叛秦朗,那么秦朗的确没有必要因为过去的事情给惩罚他了。于是,秦朗释然地说,“那好吧,冯魁的待遇提高了,以后就按照你给他的待遇标准吧——见象,你以后也住这里了,你们也算是同类,可以好好交流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