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26章 见象和尚
  • 正文 第426章 见象和尚

    作品:《少年医仙

        “皈依我?我又不是你的佛。不过,你倒是可以做我的毒奴。”秦朗似乎还在犹豫,“其实,你的意识留着也没太多意思,反正我只要操控傀儡虫就可以控制你的身体。留着你的神识,反而还是一个定时炸弹,万一你哪天失控了,我不是麻烦?”

        “主人您放心,我再也没有胆量违背你了。”老和尚的意念赶忙求饶,“我只要让我的意念存在就行,这样至少还有自身。另外,我知道佛宗的一些秘密,主人以后行走江湖,难免遇到佛宗之人,我都可以为主人效力的。”

        “唔……听起来你好像是有点用处呢。”秦朗似乎还在犹豫,“只是,你脑子中的这傀儡虫万一死掉的话,你岂不是又要重新翻天?嗯,这样不行,我不能冒险……”

        “主人,您放心,我真的没胆量了!”

        “唔……好吧,我谅你也没有胆量跟我作对了。”秦朗终于点了点头。

        那老和尚的神念终于放下心来,心头暗想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哪天本座想出办法弄死这傀儡虫之后,一定要将你这小贼碎尸万段。

        当然,老和尚自然不会将这一段想法传递给秦朗的。

        佛宗之人,都非常隐忍,老和尚觉得只要保全了自身神识,总有一天这傀儡虫可能会死掉,或者他的神念强大到可以杀死这傀儡虫的时候,他就可以重获自由,那时候他一定会将秦朗这个“主人”给杀死的!不,杀死都太便宜了,这老和尚心里面可是想要将秦朗直接变成奴隶的,如果他有自由的一天。

        但是,这老和尚未免却高兴太早了,因为秦朗接下来说了一句话,几乎直接让这老和尚的神念差点崩溃:“虽然你说要皈依我,但是我还是不太放心。所以呢,我这里正好有一条傀儡虫,不过这一条傀儡虫是公的,你脑袋里面的那一条傀儡虫是母的。想必,你脑袋里面的那一条傀儡虫已经深闺寂寞很多年了,一定非常渴望得到爱抚的。等它们欢好产卵之后,我会将这一条公的虫子唤出来,到时候你也不用担心脑子当中这条傀儡虫会死。因为它如果死了,自然会有新的虫子孵化出来。这样,大家都可以放心了。”

        说着,秦朗果真是从腰间的万毒囊中取了一只傀儡虫出来,然后便让这傀儡虫从老和尚的鼻孔里面钻了进去。

        这老和尚简直要崩溃了,但是却无可奈何,感受到这一只“公”虫已经进入他的脑袋,这老和尚算是彻底“放心”了,因为他绝望了,他完全没有心思去隐忍反抗了,这一刻他才知道眼前这小子心肠有多狠,有多毒,简直比把他变成毒人的那家伙都狠!

        秦朗现在也放心了,有这么一条虫子在老和尚的脑袋中“备用”,他也不用担心这老和尚会失去控制。

        “对了老和尚,你叫什么名字?”虽然是奴仆,但好歹也要有个称号,方便使唤。

        “贫僧法号见象,是佛宗长老之一。”老和尚恭敬地说道,现在他已经彻底死心了,开始逐步适应奴仆的角色了。

        “贱像?”秦朗心说这老和尚怎么会取这名一个难听的法号。

        那老和尚大概猜出了秦朗的想法,解释了一下:“见佛的见,包罗万象的象。”

        “唔……我知道了。只是,你是佛宗弟子,怎么藏在这种地方?而且,看你这样子,也不知道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了。”秦朗心想这老和尚居然还是什么佛宗长老,看样子在佛宗也算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留下他的神识,果然是有些用处的。

        “主人,我也不知道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我的神识也是刚才苏醒过来的,这还得多亏了主人的鲜血。我只是记得……嗯,对了,我记起来了,那是跟小东洋打仗结束的时候,我在平川省找到了一个孩童,很适合接纳我的功法,我培养了他三年,准备对他进行醍醐灌顶功法,没想到却遇到了一个仇人——”

        “等等……你刚才说是进行醍醐灌顶?”秦朗好奇地问,“醍醐灌顶,是否就是直接传输功力,让对方功力突飞猛进?”

        “是的,大概如此。”见象老和尚说道。

        “噢,你要传功的话,将你的功力传授给我,岂不是我也能够功力大增?”

        “这个……”见象老和尚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然后他有些心虚地说,“理论上,的确是这样的。只是,主人难道需要我传授功力给您么?”

        “这个传授功力,稳妥不?”秦朗的兴趣似乎更大了。

        “有一定的风险,但主人的体质极佳,如果按照我的方法调理两三年的话,风险程度将会大大降低,应该有五成以上……嗯,七成的把握,可以接纳我的功力。”

        “接纳你的功力,还是接纳你的魂魄啊?”秦朗不动声色地问道,“怎么,你还贼心不死,想要夺舍,占据我的身体不成?”

        “不敢!老仆绝对不敢!”见象老和尚彻底死心了,他没想到秦朗竟然知道佛宗醍醐灌顶的真正目的所在,而且也看穿了他内心的侥幸,见象老和尚这才感觉到眼前这个小子是何等地可怕,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老江湖啊!

        其实,秦朗也不完全肯定醍醐灌顶就是“夺舍”,因为秦朗觉得老毒物对佛宗一向都很有偏见,不过看这老和尚的反应,秦朗基本上可以确定了醍醐灌顶的确就是老毒物所说的那样了——所谓醍醐灌顶,并非是传承而是夺舍!

        这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很多习武者以为可以走捷径得到哪位高人的传功,却没想到这些高人也不是活雷锋,他们固然是可以传功,但是传功的同时也会占据对方的身体,扼杀对方的灵魂。

        不过,也并非所有的佛宗高手都会在传动的时候夺舍,秦朗相信仍然会有一些真正的高僧大德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后人,但秦朗更加相信,那毕竟是绝少数!寥若晨星!

        任何一门功法,本身并无善恶之分,只在于练功的人内心之善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