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05章 大人物的震怒
  • 正文 第405章 大人物的震怒

    作品:《少年医仙

        因为秦朗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只是一眼,就足以让这两位保安同志退步了!因为秦朗的目光实在太凶狠了!甚至很凶残!

        两位保安虽然内心还有些正义感,但是一想到自己一月就两千块的工资,如果是跟小偷小摸战斗一下也就罢了,跟这种穷凶极恶的罪犯搏斗,还是得靠外面那些年薪六位数的警察同志了。

        进入商场之后,秦朗迅速钻入了人群之中,不过商场中很多人都听见了警察的叫喊声,都以为商场里面闯进了“杀人犯”、“重刑犯”之类的人,所以赶忙惊慌失措地从商场出口涌出。而那几个警察一边维持秩序,一边盯着门口,防止秦朗再度逃走。

        只是,这些警察却哪里知道,刚刚逃入商场的秦朗,顷刻间又从商场钻了出来,而且就从这几个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溜走的。

        其实,秦朗只是在服装区换了一套衣服,然后换了一副面孔,用啫喱水搞乱了头发,就从容地出来了,而门口的警察根本就没有察觉出来。

        没办法,人类虽然是万物之长,但很多时候人其实还不如畜牲。

        尽管门口站着几个警察,但是他们显然还不如之前那一头被秦朗击毙的军犬,所以秦朗轻松地变成了漏网之鱼,从这几个警察眼皮子下边溜走。

        随后,一大群警察和武警包围了这一个商场,但是却一无所获,先前那几个警察更是被上司骂成是饭桶,但这却是后话了。

        秦朗成功逃脱之后,立即给马真勇发了一个短信息,内容是:

        “我已安全,你先保重自己。”

        秦朗现在不能和马真勇汇合,他虽然成功地从商场之中逃脱,但秦朗感觉这事没这么容易过去,想要突破叶家布置的这一道网,没那么轻松!

        *****

        “谁能告诉老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安蓉市,城中心古街的一栋中式别墅中,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吼声。

        这声音就像是受伤的老虎发出愤怒的吼声。

        不过,这个声音的主人却比老虎都可怕,因为在平川省内,叶家猛于虎,而这个声音的主人,也是叶家的真正的主人——叶世卿。

        即便是平川省的政府官员之中,知道叶世卿的人也并不多,但如果是省部级的高官,就必然知道叶世卿这个人,因为这个人才是叶家的实权人物,也是叶家唯一进入了军委的。从级别上来看,即便是平川省的书.记许仕平,在级别上也比这老头子差半级。更何况,这老头子在平川省军方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大影响力。

        此时,叶世卿如此震怒,那都是因为刚刚听见的噩耗——

        叶中石、叶海鸣失踪了,而且极有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叶中石,是叶世卿比较看重的叶家年青一代,甚至可以说是叶家年青一代的楷模和希望,而且叶中石在平川省军方系统内影响力很大,这就意味着在家族的照顾之下,叶中石完全有可能成为平川省军方新的大佬。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叶中石被人干掉了,这些年叶家在他身上耗费的心血也将白费,叶家失去了一枚重要的棋子,原本叶世卿很期待这一枚棋子将来能够发挥出怎样的作用。

        但是现在,叶中石没有了,叶家失去了未来的一枚重要棋子,这让叶世卿很愤怒。然而,更加愤怒的是叶海鸣也没了,叶海鸣不仅是叶世卿的晚辈,也是他的贴身保镖之一,跟随叶世卿多年,而且为叶家做了很多事情,想不到今天居然也遭遇不测了。

        叶世卿愤怒的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他愤怒的是今天死的人都是他非常看重的人,都是对叶家有很大价值的人,如果是一些对家族没多大用处的人,那么死就死了,以叶世卿的城府,根本不会心痛的,但今天死的人,都是叶世卿认为日后大有用处的人。

        叶世卿愤怒了,屋子当中其余人噤如寒蝉。

        这些人都是站着的,包括卧龙堂的堂主叶中庭,还有叶家在平川省军、政两方的实权人物,这些人看到叶世卿发怒,真是大气都不敢出。

        但是,叶中石和叶海鸣出事了,自然有人要站出来给一个解释。

        其中一个人小心翼翼地说:“老爷子,中石和海鸣出事,应该是一个意外,我们在座的每个人,其实都很痛心——”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叶世卿冷哼道。

        “我们想早点抓住凶手,这样好给您老一个交待。”那人连忙解释。

        “交待个屁!”叶世卿怒吼道,“好吧,你给老子交待,人呢?证据呢?你们这些饭桶、废物,你们忘记了我们叶家现在的地位和权势是怎么来的么!那是你们的祖辈,我的爷爷和老子辛辛苦苦打出来的。以前我们叶家,那是穿草鞋给人做苦工的,好不容易我们翻了身,成了人上人,你们这帮后代子孙,如果不知道进取的话,现在拥有的一切,迟早都会失去!你们又要被打回原形!现在,谁能告诉我,凶手为什么还没抓到?”

        “老爷子,您放心,我们一定将其抓回来的!只是,这两个人都非常狡猾,其中一个人似乎还知道易容术,应该是江湖中人,所以比较麻烦一点。不过,他们应该还在安蓉市,我们的人已经控制了安蓉市的出入通道,这两个人绝对没办法离开安蓉市的!”另外一个人信誓旦旦地向叶世卿保证。

        “如果绝对没有问题的话,我需要浪费时间在这里跟你们发飙么!”叶世卿冷冷地说,“大约我这老头子很久没有发飙了,以至于很多人似乎都不知道叶家的真正力量了!这两个人,必须要死!否则平川省的人,似乎都忘记了这是我们叶家的地盘了!”

        叶世卿的话,听起来像是黑.道魁首的语气,而不像是一个军方大佬,不过叶世卿年青的时候本来就在江湖上混过,所以带着江湖口气,那也是很正常的。叶世卿早些年之所以要在江湖上磨练,就是因为他父亲曾经告诉过他,在军方系统中混,必须要像混江湖一样——狠辣!只有狠辣,才能成为人上人,不会被别人踩在脚下。这些年来,叶世卿知道自己的地位已经没办法更进一步了,所以便开始韬光隐晦培养下一代接班人了,他已经很少动怒了,但是今天的事情却让他勃然大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