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87 成了宗字辈
  • 正文 第387 成了宗字辈

    作品:《少年医仙

        “没想到我的跟班这么厉害,你根本打不过是吧?”秦朗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唐银岳的话。

        “你的奴仆不过是毒掌功夫狠毒!”

        “怎么,你身为唐门的人,居然还怕别人用毒?”秦朗冷冷地笑着,“技不如人而已,输了便是输了,如果你肯大方认输、道歉的话,我还可以将解药给你。否则的话,你就自己想办法解毒吧!”

        “你……好狠的心肠!”唐银岳气得浑身发颤,他恨不得立即出手给秦朗一点教训,但是催动内劲的话,那只会加快毒发速度,那么他就真的是在找死了。更何况,面对冯魁,即便是全力出手,唐银岳也没有必胜把握,就算是加上暗器都不能说必胜。

        “男人不狠,江山不稳。”秦朗平静地说,“是你说过的,我冒犯了唐门长老,所以是找死。既然你要我死,我当然没有道理对你客气!”

        “小子……我不过是教训你两句罢了!”唐银岳怒道。

        “教训我?”秦朗用不屑地口吻说道,“就凭你的功夫修为,还有你的德行,凭什么来教训我?既然没有这个能力教训别人,那就别在我面前装.逼!”

        “你……你……噗!”唐银岳被秦朗气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作为毒奴,冯魁身上的毒固然是厉害,但唐银岳也是气得怒火攻心,这才导致压制不住毒气的蔓延,从而导致毒发吐血。

        “如果你不想死得这么快的话,最好是闭嘴!”秦朗冷哼一声,然后将目光投向唐金生,“你不是说我不知天高地厚么?那么你现在让我看看,究竟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呢?这家伙中毒了,你这位长老既然是此中高手,那不防试着给他解毒啊。”

        其实,不待秦朗这么说,唐金生已经开始查看唐银岳中毒的情况了。作为唐门专门负责炼药的长老,唐金生对于毒药自然是非常有研究的,而此时唐银岳刚刚中毒,照理说他应该是能够给唐银岳解毒的。但是,唐金生摸过唐银岳脉门,验过他中毒的手掌之后,才发现唐银岳所中的毒,竟然是他从未见过的毒药!而且,唐金生从一根银针刺了唐银岳中毒的手掌,发现银针顷刻间就变黑了,这件唐银岳所中的毒十分猛烈。

        “年青人,你下手也太歹毒了吧!”唐金生不认识这种毒药,自然也就无法解毒。就算是他能够研究出解毒的药物来,但只怕到了那时候,唐银岳早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唔……这么说,你没办法解毒了?”秦朗对唐金生的职责充耳不闻,只是漠然地说,“你刚才还看不起我,现在如何呢?”

        见形势忽地变得这么紧张,唐正刚担心双方会发生剧烈冲突,于是他赶忙向秦朗说道:“秦先生,您别生气,长老和岳叔都没有恶意,只是大家有些误会——”

        “误会什么!这小子简直就像要我的命……我……我要是解毒了,必然——”

        “唐银岳!”唐正刚担心事情进一步恶化,以至于他完全不顾辈分地喊了唐银岳的名字,“岳叔!如果不是你挑衅秦先生在先,你也就不会中毒了。另外,秦先生虽然年轻,但毕竟是——他是药宗的弟子,你们怎么也应该对他有足够的尊重!”

        唐正刚也是没有办法,他担心唐金生在盛怒之下会对秦朗出手,那局面就难以收拾了。如果秦朗这位“药宗传人”有个什么闪失的话,即便是唐门也很难承受后果。要知道,药宗的实力虽然不是各个宗、教之中最强大的,但是药宗在各个宗、教的人缘和影响力却是很大的,因为很多宗门的高手都直接或者间接接受过药宗的治疗,或者向药宗求取过灵药,所以如果有人敢故意找药宗弟子的麻烦,那么简直就是去捅马蜂窝。

        “什么!药宗!”

        唐银岳和唐金生都露出诧异的神情,就算是躺在床上的唐银虹,那都是一脸的惊骇之色。因为药宗的人虽然很少在江湖上行走,但是药宗的名头却是很响亮的。

        秦朗也露出惊骇之色,之前他听老毒物说起过药宗的事情,而且知道药宗和毒宗是死对头,但是却没想到唐正刚居然将他误认为是药宗的人,这让秦朗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秦朗的脑子转得很快,顿时他就明白了为何唐正刚父子对自己的态度来了这么大的转变,原来都是因为将他当成了药宗的弟子了。

        不过,既然唐正刚和唐千元这么认为了,秦朗也不想改变他们的想法。

        因为秦朗忽地发现,这个“药宗弟子”的身份应该比较有用。至少,比毒宗传人的用处大多了,毒宗传人这个称号,在江湖上绝对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

        “什么……他……他居然是药宗弟子?”唐金生似乎不敢相信。但是,却又有几分相信了,因为如果不是药宗弟子,怎么有这么大的派头,可以不将他这个唐门长老放在眼中,而且身边还有高手保驾护航,而且还有如此高明地用毒之术。

        仔细想来,无论是唐金生还是唐银岳,都开始觉得秦朗真的是药宗弟子了。

        一旦身份转变了,唐金生和唐银岳的态度自然也就随之改变了。

        唐门长老,虽然在江湖上的地位很高,但是也不可能高过药宗的弟子或者传人,毕竟江湖通天塔的“等级制度”是非常森严的,宗、教之中在江湖上行走的人,那都是非常有面子和威慑力的,如果不是深仇大恨,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去招惹宗、教之人。这也是为何,很多江湖人说江湖上行走的和尚、道士、尼姑最难缠,其中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就在唐金生和唐银岳不知所措的时候,唐银虹原本死灰、绝望的双眼之中似乎看到了希望,他用颤抖地声音向秦朗问道:“秦……先生,我……我这伤势,您能治好吗?”

        “能。”秦朗语气简捷而肯定。

        “那我的功夫,还能保住?”唐银虹又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