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83 师姐叫霜儿
  • 正文 第383 师姐叫霜儿

    作品:《少年医仙

        “唔……这一次你不会妇人之仁了?”老毒物嘿嘿一笑,“那好,就冲着你这句话,我就让霜儿那丫头给你带点垃圾东西过来,收拾叶家的人,也用不着拿太好的东西。”

        “师姐回毒宗去了?”秦朗问道。

        老毒物皱了皱眉头,哼了一声:“只是一个丫头而已,叫什么师姐,她又不是我徒弟!你是毒宗的真传弟子,身份摆在那里,她只是一个丫头,充其量也就是你的丫鬟,你叫她师姐怎么行!~”

        “老毒物,你这么死板干嘛!”秦朗一本正经地说,“霜儿师姐虽然不是你徒弟,但好歹也是毒宗的人,而且入门比我早,那我就应该叫她师姐。更何况,师姐任劳任怨地伺候你,你就不能对师姐好点么。”

        “老子的行事,哪容得你小子来指点!”老毒物不满地说,“总之,在我面前,就要懂得尊卑。你是我的真传弟子,毒宗未来的宗主,当然要有一点宗主的派头,丫鬟便是丫鬟,毒奴便是毒奴,没大没小、尊卑不分,以后你怎么振兴毒宗……”

        “行了,我拜托你老人家别开口闭口就是振兴毒宗,总之我在你面前不叫霜儿师姐为师姐总行了吧?言归正传,你打算让霜儿给我带什么好东西过来?”秦朗忍不住问道。

        “我们五毒山上的东西,多着呢。虽然这些年老子没有亲自打理,不过有霜儿这丫头照看着,这五毒山上面,总应该能出一些厉害东西的。虽然不能入老子的法眼,但是用来对付叶家的这些货色,也应该足够了。”老毒物说了一声,然后便冲着外面吹了一尖锐的口哨。

        片刻之后,一只黑色的鸟雀飞速冲入屋中,落在了老毒物的手掌中。这只黑色的鸟雀不过比麻雀稍大,浑身漆黑如墨,鸟喙异常地尖锐,就如同老鹰的喙一样,给人感觉这小小地鸟雀并非吃素的,而是天空中的猛禽一类。秦朗自然认得这鸟儿,这种鸟叫做“黑云鹫”,跟“血鸦”一样,都是毒宗豢养的猛禽。只是毒宗衰落,黑云鹫的数量也就锐减,如今也只有几对黑云鹫存在于毒宗的山门之中了。这黑云鹫体形虽然小,但是威猛程度却不亚于任何一种雕、鹫,不过它们猎食的时候不是单个行动,而是成群而动,因为数量多、速度快,加上爪子和喙非常锋利,飞行的时候如同一片黑云,所过之处,如同黑云压城,十分凶猛。

        而如今,这黑云鹫只能成为老毒物传信的工具了,因为毒宗山门所在的地方,是无法通过手机、电话来联系的,黑云鹫就是最好、最快的方法了。另外,相对于手机电话,在老毒物看来,用黑云鹫这种原始的东西传递信息显然更加安全可靠。

        秦朗不知道老毒物会让霜儿世界给他带什么“好东西”过来,但既然老毒物认为可以解决问题,那么秦朗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万事俱备,只等秦朗拿到老毒物给他的“武器”,到时候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尽管老毒物答应帮忙,但秦朗也没有坐享其成,他仍然为了明天的“交易”精心地准备着,开始清点着各类毒药、疗伤的药、暗器等等,临阵磨枪这种事情,还是很有必要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毒物已经离开了。

        秦朗知道,老毒物说不会出手,那便是不会出手了,老毒物肯拿出一些东西给秦朗使用,已经是很不错了。

        秦朗有条不紊地做好准备,就如同一个即将上战场的士兵,正在清理自己的枪支弹药。对于秦朗来说,明天应该会有一场硬仗的,和上一次在青云山截然不同,这一次叶家的人肯定做了完全的准备,甚至会出动一些强横的高手,秦朗想要将马真勇再救出来,实在是难于登天!

        晚上七点左右,秦朗的手机响了。

        这是一个陌生电话,秦朗有些警惕,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不过秦朗却没有主动出声,等待着对方的声音响起。

        “秦先生吗?”一个声音响起,有些熟悉。

        “你是?”

        “噢,我是唐正刚。”电话当中,唐正刚的语气显得非常谦恭。没错,就是谦恭,似乎唐正刚跟秦朗说话都是非常小心翼翼地。

        在秦朗的印象当中,唐正刚这个老家伙可是非常狂傲的,但自从上一次给唐千元解毒之后,这个老家伙在他面前就好像是转性了一样,这让秦朗有些摸不着头脑。

        “唐先生,请问有何贵干?”秦朗以不变应万变。

        “秦先生,是这样的,我叔父受了重伤,伤势比较严重——”

        “会死么?”秦朗直接打断了唐正刚的话,显得有些不耐烦,因为秦朗现在正考虑着如何营救马真勇的事情,至于唐正刚的叔叔的死活,秦朗根本就不想关心。别说唐正刚叔叔受伤了,就算是他老子受伤要死了,跟秦朗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唐正刚顿时为之语塞,心头的火气腾腾地冒了出来,但是很快唐正刚就忍住了怒火,并且将这一股怒气给压制下去了,因为唐正刚忽地想到,这位“秦先生”可能是药宗的传人,宗字辈的人,在人前狂傲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恃才傲物。

        有才、有背景,自然就傲。

        想到秦朗的背景了得,唐正刚将怒气转为进一步的谦恭,赔笑说:“秦先生,您开玩笑了,我叔父虽然伤重,但还不至于要了性命。”

        秦朗虽然有些不耐烦,但是想到唐正刚好歹也是唐门的嫡系人马,而且唐正刚现在的态度这么谦恭,伸手不打笑脸人,秦朗也就不好意思太过分,于是说道:“既然没有性命之忧,你们唐门也有医生,应该有办法解决吧,实在不行可以送去医院。”

        “秦先生,您说笑了。”唐正刚耐着性子说,“叔父的伤虽然能够医治,但是伤势没办法痊愈,作为一个习武者,他很可能会丧失全身功力,唐家的郎中可以为他保命,但是没办法保住他的功夫,甚至他还可能残废——秦先生,您医术超凡,当世无双,也只有您才有办法保住他不残废,甚至还能保留他的一身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