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66 事无绝对
  • 正文 第366 事无绝对

    作品:《少年医仙

        “我知道不信邪,但这事你非信不可!”老毒物哼了一声,“一旦有人怀疑,首先肯定会怀疑到雷军义的小情人头上,然后自然就会追查事情起因,到时候自然就会追查到你假冒雷军义给她打的那个电话。”

        “关于那个电话,我隐藏了号码。而且,我用的你给我的那张卡,你不是说很安全么?”

        “很安全,不代表绝对安全!”老毒物接着说道,“一旦有人查到了这个匿名电话,他们会相信雷军义给自己干女儿打电话还需要隐藏号码么?更何况就算是他隐藏了号码,但是他的手机或者办公室电话的通话记录中都应该有这么一条吧?但是很显然,调查的人肯定找不到这一条通话记录。所以,他们就不会认为雷军义的死是一个单纯的‘意外事故’了。”

        “那又如何?就算是他们知道雷军义不是喝酒死的,也不可能追查到我头上啊!”秦朗自我感觉还不错,尽管今天这个任务的时间很短暂,但是秦朗自己感觉考虑还算是比较周全,纵然在老毒物的挑剔眼光下显得有些“瑕疵”,但是秦朗并未认为这些瑕疵是硬伤。因为秦朗根本没有向雷军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而且即便是乔装成服务员进入餐厅下毒,秦朗也是带着百变脸谱的。

        “不可能查到你的头上?”老毒物冷笑一声,“小子,狂傲是一种值得欣赏的个性,但是你要知道,只有有本事的人,才有资格狂傲!否则的话,狂傲就变成了狂妄自大!你干掉了雷军义,完成了你自己的任务,这本身非常好,因为你的目标已经达到。但是,如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的话,实在是大错特错了!像雷军义这种级别的存在,他们的死亡绝对会引起‘六扇门’的关注,你的这些手段,可以骗过那些愚蠢的警察,但是绝对不可能骗过‘六扇门’的专业人士。所以,也许警方的调查结果是酗酒瘁死,或者是假酒中毒,但是’六扇门’的人绝对不会这么想,他们都是专业人士,能够看出问题的。”

        “看出什么问题?”秦朗说,“老毒物,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狂傲得可以目空一切的人,但是没想到你在六扇门面前总是表现得这么‘谦虚’,你能告诉我原因么?”

        “哼!因为老子在六扇门都是有案底的!”老毒物似乎不想提起这种事情,但是为了提醒秦朗,他仍然说出了自己跟六扇门之间的过节,“早些年,老子做事情比你还要肆无忌惮,有几个贪官污吏老子非常看不顺眼,所以潜入京城毒杀了这几个人,我的计划和布置肯定比你这小子厉害和严谨吧?结果,哼——”

        “结果如何?”秦朗故意问了一句。

        “结果老子被识破了,然后被六扇门几个老不死的联手赶出了京城。”老毒物冷哼一声,在这件事情上面他显然是吃了一些小亏。

        秦朗笑了笑:“六扇门的几个老怪物联手才能对付你,这说明你还算挺厉害呢。”

        “有个屁用!”老毒物再哼一声,“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你不能输了就指责人家以多欺少。就好比在战场上面,你被一群敌人围攻而死,难道你还能唾骂人家无耻么?六扇门有强大的国家机器做后盾,实力强大绝对超过你的想象。而且,你引以为傲的下毒本事,在六扇门的眼中也并非那么隐秘,因为六扇门豢养的走狗当中,有我们的死对头。”

        “死对头?”秦朗问道,“佛宗还是道教?”

        “和尚道士虽然跟我们有过节,但还不算是死对头,我们真正的死对头是药宗。”

        “药宗?”

        “没错。我们毒宗是下毒杀人的,药宗号称是解毒救人。”老毒物说,“所以,药宗才是我们的死对头,而且我们双方的恩怨已经持续了数千年,已经算是世仇了,如果药宗的人知道你是毒宗传人,必然会杀死你的!”

        “但药宗不是解毒救人的么?干嘛要杀我?”

        “因为他们会说,杀了毒宗余孽,就能拯救许多无辜的人。”老毒物说道,“总之,雷军义虽然死了,但这事却没有完结,六扇门的人很快会行动起来。至于他们会不会查到你头上,我也无法肯定。”

        “不可能!六扇门的人终究也是人,他们不可能无所不知的。”秦朗仍然坚信自己的观点,认为雷军义的死不可能牵连到自己的头上。

        “反正该说的老子都说了。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老毒物说道。

        “等我接个电话之后。”秦朗的确在等一个电话。

        而且过了一阵之后,他的确等到了这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里面有个声音说道,“我是雷军义,我已经到了约定的地方,你在什么地方?”

        这个声音的确很像雷军义,至少从手机里面听不出什么问题来,但秦朗知道对方肯定不是雷军义,因为他知道雷军义已经死了,死人怎么可能说话?

        看样子,对方肯定也用了变声软件,他们想利用雷军义的声音引秦朗进入陷阱,哪里知道秦朗早就已经识破。秦朗之所以在等这个电话,就是为了制造他并不知道雷军义已经死亡的假象,这样对方也就不会怀疑是他干掉了雷军义。

        “我已经到了约定的地方……”秦朗还在继续演戏,“你坐在餐厅什么位置——我草!雷军义,你居然带了人来对付我……你真是太卑鄙了!”

        秦朗用义愤填膺地语气结束了这一次通话,他可以想象在电话那头,那人一定非常恼火,因为他们辛苦准备的陷阱根本没有机会派上用场了。

        随后,秦朗去了火车站,跟老毒物汇合,准备离开昆城了。

        对于秦朗来说,这一次到昆城,当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在候车厅外面,秦朗见到了装扮成中年人的老毒物,他向老毒物说道:“实名制买票有些麻烦,跟着你老人家上车,可以免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