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60 前往昆城
  • 正文 第360 前往昆城

    作品:《少年医仙

        不过,洛海川现在自然不会说出心里面的担心,他还得继续配合秦朗演戏:“赵先生,我跟你说过了,我没什么好交代的,你也不用暗中给我许诺什么减刑。我没有罪,没有什么好交代的!”

        “我真是佩服洛师长的定力。不过,你觉得这个条件如何?”秦朗嘿嘿一笑,然后又凑在洛海川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看似在跟洛海川做思想工作,但实际上却是秦朗在告诉洛海川马真勇拿到的那一张存储卡,并且秦朗将大致的内容告诉了洛海川,等待洛海川的指示。

        “这是真的?”洛海川问道。

        “应该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事情就真的很棘手了。”洛海川想了想,这才说道,“事关重大,有能力解决这事的人不多,而我能够得着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了。”

        “要不然,我去找人帮忙?”秦朗找人自然是找许仕平了,因为在平川省内唯一能够跟叶家的势力抗衡的人,也就只有许仕平了。

        “这件事情,只能从军方入手。”洛海川摇头否决了秦朗的提议,这件事情毕竟是军方的事情,许仕平就算是有影响力,也不能直接插手其中,否则便违背了一些潜规则,这对许仕平日后的政治前途会产生一些不利影响,而且还会引起军方一些势力的反对。

        军方自己的事情,自然都不喜欢外来的势力插手。

        所以洛海川否决了秦朗的提议,沉思了片刻之后,给秦朗说了一个人名。这个人是洛海川的老首长,而且目前手握实权,在军方有很大的影响力,洛海川让秦朗将这存储卡交给那位老首长,并且相信老首长一定会处理好这事。

        “会谈”结束,秦朗起身拍了拍洛海川的肩膀:“洛师长,不要这么固执吧,好好考虑一下我提的条件。如果你改变主意了,随时可以找我谈谈。”

        离开了德宁市之后,秦朗立马预定了一张从安蓉市到云海省昆城的机票,因为洛海川要秦朗去见的那位老首长,目前就是云海省军区的参谋长,绝对是军方的实权人物。而且,这位老首长叫雷军义,听这名字应该就是属于比较正直的人。

        机票是十一点的,秦朗提前半个小时到了机场,但是几分钟之后,秦朗就离开了机场,因为他发现机场里面有些“可疑人物”存在,这些人似乎在搜寻什么。

        秦朗无法确信这些人是不是在找自己,但秦朗不想也不能冒这个险,飞机也许是最便捷的交通方式,但是很容易被人堵在机场,然后来一个瓮中捉鳖。

        乘飞机行不通了,于是秦朗打算改乘高铁,谁知道火车站的情况也差不多,依然有很多人在盯着,而且不仅能够看到荷枪实弹的军人,还有几条军犬。秦朗知道,这必然是叶家的人知道有人跟洛海川取得了联系,所以变得更加紧张了。

        对于普通乘客来说,多了几个军人,火车站的治安似乎让人更加放心一些,但是秦朗却知道,现在的火车站绝对不止几个士兵,只不过更多的士兵没有穿着军装而已。但是毫无疑问,火车站和机场已经张开了一张无形的网,只等秦朗自投罗网。

        秦朗不会天真地以为叶家手中只有几个混混、几个士兵,既然老毒物说叶家的人不简单,那么叶家就是真正的不简单,无论是火车站还是机场,肯定都布置了高手,这些高手可不止是功夫高,而且感知也非常敏锐,他们可以凭着高人一等是视觉、听觉和感知从人群之中找出他们想要找的人。对于真正的高手,即便是你易容了,也很难骗过他们的感知。

        秦朗不敢冒险,但是也不可能步行前往云海省,在火车站外面徘徊了一阵,秦朗忽地想起了一个人:

        吴昊。

        吴昊是铁蜈蚣帮的大当家,是专门在火车路上做“生意”的帮会之一,吴昊自然比谁都清楚火车站管理的一些漏洞,也必然有办法让秦朗上车。

        于是,秦朗很快跟吴昊取得了联系。

        得知秦朗要找他帮忙,吴昊一口应承下来,因为对于他来说,要让一个人混上车去,实在太容易了,吴昊至少有近百种的办法。

        巧的是,吴昊今天就在安蓉市,所以为了显得对这件事情的慎重,吴昊亲自操刀,来帮助秦朗上车。

        火车站候车厅自然是不能去的了,吴昊没有询问秦朗为何要避开火车站售票厅,他只是按照秦朗的要求做事,所以他开车到了距离火车站售票厅两三公里开外的地方,然后他和秦朗都换上了一套火车站工作人员的衣服,并且还给秦朗的胸前别上了一个工作证。

        “伪证?”秦朗笑了笑。

        “放心,百分百是真的。”吴昊自嘲地笑了笑,“你可能不相信,我以前还是铁路局大院里面长大的。所以,我对这个行当非常熟悉。”

        听吴昊的意思,他父母以前可能是铁路局的高官似的,于是秦朗询问了两句。

        吴昊叹息了一声:“也不怕你鄙视,我老子以前是铁路局的大官,只不过后来在争权夺势的斗争中失败了,他被人从铁路局送去了警察局,从高官变成了犯人。我也从一个令人羡慕的**变成了一个街面上的混混,开始尝到了人生的苦难滋味,后来还落魄了一阵子,可说是一无所有。不过,后来我又回到了铁路上,虽然我老子不能在这条铁路线上吃饭了,但是我还得继续在这里吃饭,因为我熟悉这个行当。所以,我就继续在这条路上干上了,当黄牛党、帮助人带私货、春节送人逃票等等,当然也在铁路上收刮钱财,不过这只是我的一部分生意。真正的大头,还是倒票。”

        “倒票的生意不好做了吧?”秦朗说,“现在实行实名制了,铁道部又在打击倒票的事情。”

        “是没有以前方便了,不过这是我们的主要收入之一,怎么可能放弃。”吴昊平静地说,“每逢春节,总有那么多人想回家,而车票只有那么多张,应该怎么分配?当然是有门路、有钱的人才能拿到手。当然,如果是找到了我们,就算是没有车票,也能回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