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29章 找洛海川帮忙
  • 正文 第329章 找洛海川帮忙

    作品:《少年医仙

        半途的时候,韩三强和阮波就离开了,因为半途的时候马真勇就开车来了。

        尽管洛海川在八四三军的影响力很大,但既然涉及到离开军方,秦朗就必须更加小心了,这件事情之所以让吴文祥感到棘手,即使因为警方的调查很难深入到军方的。

        上了马真勇的车之后,马真勇和徐正伟打了一个招呼,然后马真勇仔细看了看徐正伟带着的那几块碎石,沉声说:“老徐,你的判断没错。”

        连马真勇都这么认为,那么这件事情基本上可以确定,的确是专业的爆破人士搞出来的,而且爆破所需要的东西,多半也只有军方的人才能得到。

        “败类!”

        马真勇骂了一声,然后驾车火速赶往军区驻地。

        马真勇的车直接驶入军区司令部,然后到了洛海川办公楼下。

        洛海川已经知道了大致的事情,让人将秦朗等人拿过来的石头拿去了化验,然后向秦朗和徐正伟说:“你们都还没吃饭吧。一边吃,一边说。”

        秦朗下午吃了不少东西,其实没怎么饿,但是想到这个时候的确是部队吃饭时间,如果洛海川不去吃饭,而跟他们几个人在这里谈事情,只怕会引起一些猜疑。于是,秦朗点头说:“那就谢谢洛叔叔了,这时候是该吃饭了。”

        “吃个饭而已,你小子还犹豫什么。”洛海川看出了秦朗刚才的犹豫。

        “我是在想,叔叔这个时候让我们去吃饭,应该也是为了掩饰调查吧。”秦朗笑道。

        “掩饰你个头!”洛海川哼道,“在八四三军里面,我想调查谁就调查谁,哪里需要掩饰!”

        霸气啊!

        果然不愧是军队首长。

        首长吃饭的地方也在食堂,不过却是在食堂三楼。

        如今部队提倡节俭风气,所以洛海川只是叫了一些家常菜,并且也没酒了。

        洛海川自嘲地笑了笑:“现在上面下了禁酒令之后,我们这帮酒虫的日子可不好过了。不过,这样子也好,省得逢年过节就得发愁怎么处理那些送过来的酒——你是徐正伟吧?”

        “是首长!”徐正伟条件反射地站起来敬礼。

        “都退役了,不用搞敬礼这一套了。”洛海川说。

        “您永远都是我们的首长!”徐正伟正色说。

        “行了,行了,等我哪天光荣了,你再敬礼好了。坐下来,一起吃个便饭,别搞得这么严肃行不行。”洛海川并没有立即问起溃坝的事情,而是问起了徐正伟和他的那些战友的事情。当徐正伟说到转业安置的事情,洛海川皱眉说,“真是想不到,你们这一批战士的转业安置竟然还没有办好!这件事情我要去过问一下,还有你这个人也是,既然遇到了困难,为什么不向部队反应?怎么,觉得退役了,就不是一家人了?”

        “老首长,不是这个意思,人家也不说不给我们安置,只是让我们等等,说是现在地方政府的岗位也很紧张。”徐正伟解释说,“更何况我们现在也不是在耍着,还是有工作的。”

        “现在地**转业安置的确有些困难。”洛海川微微点头,随后听徐正伟居然在秦朗的保全公司里面当教官,随即笑了起来,“想不到,秦朗你这小子,还算是为军人专业安置做了贡献啊!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对于部队这些转业军人,你可不能亏待他们了!”

        “叔叔你放心,我给徐教官他们开的可都是高工资,而且五险一金什么的,应该有的全都有啊,毕竟我开的是正规公司,自然不能克扣员工的福利待遇!”秦朗正色地说。

        “这样我就放心了。”洛海川说,“对了,你开的什么保全公司?就是专门给人输送保安,负责安保、安全之类业务吧?我可听说,这一类公司往往会涉黑呢。秦朗,你可要把持端正啊,不要去涉及一些非法业务。”

        “秦朗不会的。”洛滨知道自己的父亲嫉恶如仇,所以替秦朗说了一句话,而且还说出了一条让洛海川信服的理由,“爸爸,你可能不知道,秦朗这个保全公司的成立和经营方案,基本是都是我做出来的呢。”

        “噢?是你做出来的?那我女儿可真是厉害!”洛海川赞了一句,果然放心了,“秦朗,徐正伟,赶紧吃饭吧。甭管什么事情,咱们都得吃饭,吃饱饭才能干好事!”

        吃完饭,回到了洛海川的办公室,检验人员已经将检验报告拿出来了。

        看着桌子上的报告,洛海川的神情变得严峻起来:“我本以为这件事情不是真的,我不相信我的部队当中,竟然会有这样的败类存在!为了一己之私而制造爆炸,损毁大坝,伤害了这么多无辜的人,简直是——畜生!”

        “叔叔,你冷静一点。”秦朗说,“无论什么职业,肯定都会有败类存在的,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把这个败类揪出来。就目前而言,那人未必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毕竟他恐怕没想到我们这么快找到了证据。”

        的确,要在河道里面找到这些碎石当真不容易,因为根据徐正伟和马真勇的推测,这一次水下爆破的裂口不是很大,因为对方是要造成洪水溃坝的假象,所以产生的碎石并不多,阮波能够在洪水之中摸到几块爆破产生的碎石,当真不愧“水鬼”这个称号。

        “别想这么多,别搞这么复杂。既然怀疑是军方的人做的,那么直接就查!无论是不是我们部队的人,总要查一个清楚明白!”洛海川显得出奇地愤怒。

        军队存在的意义是保家卫国,作为一个军人,居然对无辜的百姓下毒手,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简直就是禽兽都不如!所以洛海川现在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查出真兄来。

        “叔叔,我不是反对你彻查这事。我只是想说,一旦大战旗鼓地开始调查,对方可能会 有所察觉,如果他提前做好了充分准备,我们恐怕什么都查不到了。而且,如果对方将这个搞爆炸的人干掉的话,杀人灭口了,调查线索肯定也就断了。”秦朗知道洛海川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这位秦朗心头的准岳父虽然是一个正义的人,但是应对阴谋诡计的手段却未必够。因为军方和官场是两个既然不同的事情,如果是吴文祥的话,就很擅长跟人斗法,而洛海川显然只是擅长跟人斗“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