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19章 失道寡助
  • 正文 第319章 失道寡助

    作品:《少年医仙

        赵侃当然不喜欢叶家的人,甚至在赵侃看来,整个平川省除了叶家的人,恐怕没几个人喜欢姓叶的人。原因其实很简单,叶家曾经是革命先驱,赶走和镇压了平川省的地主豪绅,但是到了今天,叶家却变成了平川省最大的地主豪绅,他们掌控着平川省的房地产经济,掌控着平川省的黑白两道,拼命地敛财和攒积政治资本,却从来没想过回报平川省的百姓。

        尤其是在安蓉市,无数人对叶家简直恨之入骨,因为叶家的人掌控了安蓉市之后,这十几年来,安蓉市就变成了叶家的“形象工程”,整个安蓉市一直都在搞建设,城市被拆了又建,建了又拆,拆了再建;街道路面平均一年一翻新,搞得安蓉市的交通从来就没有真正畅通过。

        除了安蓉市,整个平川省沾着血腥的暴利行业,都少不了叶家的影子,这是因为叶家不仅有政治上的支持,而且他们还有卧龙堂这个黑.道工具,所以叶家可以干很多坏事情。只是坏事情干得多了,积怨也就深了。

        所以,如今整个平川省,的确没有人会喜欢叶家的人。

        只是,赵侃不明白喜欢不喜欢,跟输赢有多大关系,因为老百姓根本没什么话语权,从古到今历来都是如此。

        “没错,老百姓是没有话语权。只不过,叶家这些年太强势了,所以不仅老百姓不喜欢,就算是当官的、经商的都不喜欢叶家的人,就算是刘志江这些卧龙堂不姓叶的人,都不喜欢叶家的人,所以叶家就必定会输。”秦朗肯定地说,因为他已经确信,如今平川省的大老板许仕平已经对叶家的人不满意了。

        许仕平不满意,就代表着政治上的很多人对叶家的所作所为不满意了。

        当然,赵侃是看不到许仕平这一层的,所以他没办法完全明白秦朗这话的意思,而秦朗也没打算跟赵侃多做解释,因为这时候陶若香打电话“召唤”秦朗了。

        陶若香叫秦朗去了她的办公室,因为这是中午,办公室中并没有其他人。

        “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得我担心!”陶若香第一句话就是抱怨秦朗。

        秦朗心头暗叹洛滨的直觉真是厉害,口中却向陶若香说:“昨天晚上回来很晚,所以没跟你说。今天早上,又起得太晚。另外,只是去解决点小事情而已,你根本用不着担心。”

        “唉,我能不担心么!”陶若香叹息了一声,“我真是没想到,我的学生竟然会是夏阳市黑.道的头目!”

        “我可不是黑.道头目。”秦朗辩解道,“我只是元平保全公司的董事长,哪是什么黑.道头目,虽然大家很熟,你也不能毁谤我啊。”

        “少跟我装蒜了!”陶若香哼了一声,“我在警察系统可是有不少熟人的,稍微打听打听,总是能够知道你‘秦哥’的本来面目的!更何况,韩三强那样的人都对你毕恭毕敬,你觉得我会笨得什么都不知道么!”

        “韩三强是元平保全公司的总经理——算了,我也懒得解释了,反正我也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甭管你在警察系统有多少熟人,也不能将我抓进去吧?”

        “谁要抓你进去了!”陶若香横了秦朗一眼,“我又不是警察,抓你干嘛?我就是担心,你昨天去对付雇请黄浪的那人,我就担心这个。”

        “你还是替那人担心吧。”秦朗笑了笑。

        “那人……你把他怎样了?”陶若香低声说,“难道你杀了他?”

        “没有。不过,他已经变成了疯子。”秦朗说道。

        “疯子?算了,管他变成了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对了。”陶若香向秦朗说,“另外,听说黄浪已经死在了看守所里面。”

        “是我干的。”在陶若香面前,秦朗也懒得隐瞒,“这家伙试图玷污你,当然就只能死了,我可不会给他接受法律审判的机会。”

        “你呀——没留下什么痕迹吧?”陶若香有些担心地说,“告诉我你怎么对付这两个人的,我帮你仔细分析一下,看看你有没有留下线索,要是让对手或者警方发现了可就不好了。”

        “不会吧,陶老师你就担心这个?”秦朗有些傻眼了,“你可是学刑侦专业的啊?你居然帮我这么一个‘犯罪嫌疑人’,这个是不是搞反了啊?”

        “这个……我现在又不是警察!你哪来这么多废话,赶紧跟我说说,仔细一点,我看看你留下什么破绽没有。”陶若香竟然替秦朗担心起来,她竟然会担心气秦朗会被警察抓住把柄,竟然主动帮他分析破绽和漏洞。

        在秦朗看来,陶老师现在改变真的很大,如果换成以前的话,陶若香绝对不会赞同秦朗以暴制暴的做法,更不可能帮助秦朗来分析行动的破绽和漏洞,从而帮助秦朗避免成为警方怀疑的对象。

        人果然都会改变的。

        只是,却不知道洛滨会改变么?

        秦朗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陶若香,除了隐瞒了唐三的身份,只是说是他一个非常可靠的江湖朋友。

        陶若香听得非常仔细,并且还将一些信息记录在掌上电脑上面。

        听完秦朗的讲述之后,陶若香做出了一番分析和评估,然后向秦朗问道:“你们租借的车辆,没有问题吗?另外,在高速公路路口,你们确信没有被摄像头捕捉到图像?”

        “车辆没问题,有专业人士处理过的。另外,就算是被摄像头捕捉到图像也没关系,因为我们都是经过易容的。”秦朗回答道。

        “易容?你还会易容,真的还是假的?”陶若香有些兴奋地说。

        “当然是真的。”秦朗低声说,“不过,这里是办公室,还是以后再给你演示一番吧。对了,陶姨,经过你的分析评估,这一趟我应该没什么风险吧。”

        “经过我的慎重评估,这一趟你们并没有留下明显的破绽和漏洞,应该不会有问题的。说真的,真是没想到你们做事竟然这么‘专业’——你那位朋友,不会是职业杀手吧?”陶若香忽地问了一句。

        秦朗干咳了两声,笑着掩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