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16章 铁蜈蚣头
  • 正文 第316章 铁蜈蚣头

    作品:《少年医仙

        此时,车厢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嘴上叼着烟的青年。

        这人走进车厢之后,目光直接落在了秦朗和唐三身上。

        先前那个胖子,跟在了风衣青年屁股后面,一幅战战兢兢地样子。

        这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青年,就是铁蜈蚣帮的大当家吴昊,他原本是来“考察”这一条线路的生意情况的,顺便考察一下自己的手下是否得力、可靠,而之前胖子和黄毛都并不知道,他们的老大就在这一趟车上。

        吴昊之所以会现身,是因为他看到胖子和黄毛竟然把偷到手的东西又挨个还回去,所以吴昊叫住了胖子,然后询问了原因。面对自己的大当家,胖子和黄毛自然不敢隐瞒,将事情原委告知了吴昊。

        吴昊好歹也是铁蜈蚣帮的大当家,尽管这个帮派没有写入江湖谱,但吴昊好歹也是一个人物,当然不会忍气吞声,所以他亲自来见秦朗了。

        吴昊坐在了秦朗和唐三对面的位置上,胖子当然只能站在旁边的过道上。

        “我叫吴昊,是铁蜈蚣帮的蜈蚣头。”吴昊平静地向秦朗问道,“你是夏阳市韩三强还是蛮牛的人?”

        “都不是。”秦朗摇了摇头,“韩三强和蛮牛都是我的人。”

        “原来你就是传闻中韩三强和蛮牛的幕后老板。”吴昊眼中闪过一点精光,“果然是年轻有为——只不过,秦先生你的手伸得太长了吧?我们铁蜈蚣帮的生意,你为何要插手?”

        “你们没交‘过路费’。”秦朗淡淡地说。

        “我们已经交了。”吴昊哼了一声。

        “但是没有交给我们。”秦朗不为所动,“所以你们别指望着从夏阳市‘借道’。”

        “现在生意不好做,既然今年我们已经交了一次过路费,就不会再交第二次了。如果明年的话,我们可以交给你。”吴昊平静地说。

        “也许今年你们已经交了,但是你们交错了对象。”秦朗说道,“我真不知道,你们怎么会把钱交给安阳、桑昆那样的蠢货。但关键是,我没拿到钱,而现在夏阳市道上的事情我说了算,所以不好意思,如果你们不交钱,就不能再做夏阳市这条道上的生意。”

        “秦先生,听说你们的生意做得很广,既然这样,何必非要跟我们计较这一点钱。”吴昊虽然不是夏阳市的人,但却是道上的人,所以当然也知道如今夏阳市道上的格局。

        “首先,我跟吴老板你没什么交情,所以哪怕是一点钱,我也要计较的。另外,如果我不计较的话,道上的人一定会以为我们夏阳市这条道很容易过。”秦朗语气平静而坚决,“所以,要么你们交过路费,要么就不能借这条道!”

        “秦先生,我说过今年我已经交过了!”吴昊的语气开始转冷。

        “我也说过,这是你自己押错注,赌输了,当然跟我无关。”秦朗并不妥协。

        “江湖事江湖了。”吴昊冷冷地说,“既然秦先生不想借道,我想硬闯一下。”

        “硬闯的话,当心碰破头。”秦朗轻哼了一声。

        “我是铁蜈蚣帮的蜈蚣头,我的头很硬。”吴昊说完,将右手伸向了秦朗,“不过,今天不用赌头,我们搭搭手吧。”

        “好。”秦朗也将手掌伸了出去,就在他手掌递过去的瞬间,吴昊的指尖寒光一闪,已经多出了一个刀片,然后向着秦朗的手腕割了过去。

        看到吴昊的出手,一旁观战的唐三流露出不屑之色。在唐三的眼中,吴昊玩刀片的手法实在太一般了,难以入他的法眼。想想也是,唐三可是“唐三刀”,一共玩三把刀,这刀法当然非同一般了。

        唐三对吴昊的出手没有兴趣,但是却想看看秦朗如何出手。

        秦朗的出手非常简单,而且并不快,眼看吴昊的刀锋已经快要触及他的手腕,秦朗的指头却忽地“伸长”,一下子戳在了吴昊的中指上,这一指秦朗没有用力,看起来简直就如同蜻蜓点水一样,只是吴昊却不知道秦朗这一指的厉害,他似乎没什么感觉,刀片继续向秦朗的手腕划去,但是十分之一秒的时间之后,吴昊手指间的刀片掉了下去,因为他痛!

        吴昊的手指痛!手掌痛!整条手臂、整个身体都痛!

        痛入骨髓!痛入神经!

        这是无法形容的痛苦!

        以为太痛,所以吴昊的手指头连刀片都无法夹稳!

        秦朗这一招的名字很简单:见缝插针。

        吴昊用刀片,秦朗就用针。

        不同的是,秦朗的针不是普通的针,而是比蝎子的螫针还要厉害百倍的针,尽管上面只蘸了一点鬼斑石鱼的毒素,却也让吴昊痛得无法忍受。

        虽然双方只是搭手,并非要分生死,但是吴昊既然出了刀片,秦朗当然也可以出针。更何况,两人都知道在火车上肯定不可能大展拳脚分胜负的,所以一出手都没有试探的打算,而是准备一击分胜负。

        啪!

        疼痛难忍,吴昊一口咬在了座椅的背靠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浑身冷汗直冒。

        一旁的胖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自己老大中邪了,胖子虽然怀疑是秦朗“施了什么邪术”,就像上一次秦朗对付他和黄毛一样,但面对秦朗这样的人,胖子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在一旁默默地关心着正在受苦的老大。

        不过片刻时间,吴昊浑身都被冷汗给打湿了。

        就在这时候,吴昊手掌中忽地多出了一把短刀,然后猛地向他的中指剁了下去,因为痛苦难忍,他觉得剁掉自己的指头才能拜托这痛苦!

        鬼斑石鱼的毒素不是最致命的,但绝对是最痛的毒药!就算是普通的石鱼,普通人踩了之后,为了摆脱这种痛苦,都恨不得求医生斩断自己的腿,何况是毒性更加猛烈的鬼斑石鱼了。尽管只是针尖上的一点毒素,却也远远超过了吴昊身体承受痛苦的极限。

        不过吴昊这厮也凶悍,竟然果断地想要剁掉自己的手指。

        短刀飞速斩下,但是却没有斩断吴昊的手指,而是被秦朗给“拿”过去了,因为秦朗的动作太快,所以在胖子看来,秦朗不是从吴昊手中“夺刀”,而是“拿刀”。

        秦朗夺刀的同时,又一根针刺入了吴昊的手指头上。

        吴昊心头暗骂秦朗好狠,暗骂秦朗歹毒,想要活活地将他痛死。但诡异的是,被秦朗再刺了一针之后,吴昊感觉手指的疼痛感觉迅速消失了。

        “过路费……我交!”当吴昊能够开口说话的时候,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