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88章 送人情给你
  • 正文 第288章 送人情给你

    作品:《少年医仙

        侯奎云目送着冯魁的背影消失在地下室门口,直到地下室的门关上,侯奎云才完全放下了戒备心,然后向秦朗说道:“秦朗,真没想到你竟然完全降伏了冯魁。只是,冯魁这家伙狼子野心,本性就坏,你还是小心一点。”

        实际上,先前跟冯魁“合作”的时候,侯奎云无时不刻都在提防着冯魁,因为他根本不相信冯魁这样的人会忽然转性。但是,看到冯魁竟然冒死攻击唐门杀手,侯奎云又觉得这家伙似乎真的被秦朗降伏了,否则怎么可能如此为秦朗卖命呢。

        秦朗知道侯奎云的想法,却没有深入解释,因为只有毒宗核心人物,才知道这傀儡毒奴的事情,事关毒宗的秘密,秦朗也不能对侯奎云详说,只能简言带过:“冯魁已经被我用毒药控制住了,所以他不能违背我的命令。”

        “但是,他刚才看我们的时候,眼中还有恨意!”侯奎云再度提醒秦朗。

        秦朗心说冯魁当然有恨意了,以为冯魁本意根本不想替秦朗卖命,但是脑子中的傀儡虫却迫使他听从秦朗的命令,所以冯魁残留的意识当然对秦朗是极恨的了。只是,随着冯魁身上的毒性加重,随着秦朗进一步刺激他的潜能,冯魁的力量将会越来越强,但属于他自己的意识也会越来越模糊,最后完全变成一具只听从秦朗命令的行尸走肉,而且还是有毒的行尸走肉。

        然而即便是冯魁知道是这个结局,他也是无法扭转的,除非他脑子当中的傀儡虫死掉。但纵然是这傀儡虫死掉,到时候冯魁也难逃一死。炼制毒奴,原本就是毒宗的不传之秘,你是那么容易被人破解的。

        “老爷子,您就别操心了,以后我就将冯魁关在地下室,轻易不会让他露面了。”秦朗微微一笑,“今天虽然击退了这个唐门杀手,但我们仍然不能掉以轻心。叶家行事果断狠辣,倒是出乎我们的意料。”

        秦朗和侯奎云都料到叶家可能会采取暗杀行动,但是却没有料到叶家的人来势竟然如此之快,冯魁的行动刚刚失败,叶家人请的杀手就出动了。亏得侯奎云还想着跟叶家的人进行表面上的谈判呢,结果叶家的人竟然先行一步了。

        如果不是老毒物提醒的话,结局胜负实在难料。这个唐门杀手的实力,可以说是超过了秦朗的估计,如果不是早有准备,并且布置了这个陷阱,恐怕倒霉的就是秦朗这边的人了。那个唐门杀手的暗器手法,相当变态,如果不是早有准备,只怕秦朗和陆青山的身上都被对方打出了好几个洞。

        “是啊。想不到现在的叶家,行事比当年更加狠辣果决了!”侯奎云哼了一声,“叶家,看来真是想要对我们爷孙两个赶尽杀绝么!不过,我们爷孙两个既然没死,他们叶家的日子就不会好过,大不了跟他们来一个玉石俱焚!”

        很显然,老爷子的火气被彻底激出来了。原本,侯奎云老爷子内心都还抱着一丝和平解决问题的念想,但是叶家的所作所为,真是彻底断绝了他这一点念想了,这让侯奎云意识到,只有跟叶家的人进行一场血腥、生死较量,陆青山才能接管卧龙堂、重振帮会。

        只是如此一来,这就免不得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老爷子,您老也别冲动。叶家之所以派人来对付我们,那证明他们对我们的确有些忌惮,尤其是担心老爷子您和陆青山对帮会那些元老的影响。所以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是要镇定下来,否则一旦冲动行事,让叶家的人钻了空子,那就后悔莫及了。”秦朗劝慰侯奎云说。

        “秦朗,其实我现在都有些后悔了。刚才那情况,你怎么还要爷爷放走那个杀手呢?如果刚才大家联手,应该有七成把握可以干掉那个杀手吧?”陆青山原本是一个有恻隐之心的人,但是连连被叶家的人施以杀手,火气也就腾腾地上来了,心肠也开始变得狠辣起来。不过,在秦朗看来,这是一个走向成熟地标志,因为陆青山要坐定帮会继承人的位置,有些时候就必须要心狠手辣才行。

        “如果我们真的要干掉那个杀手,把握不是七成,而是十成!”

        秦朗用肯定地语气说道,然后语气一转,“只不过,干掉一个唐门杀手对我们没多大的好处。因为杀手这东西,干掉一个还会有下一个,尤其是唐门的杀手,我们杀不光的。与其杀掉他,倒不如只是重创,这样一来,他的任务还没有结束,叶家的人也不好取消任务,这就给了我们缓冲时间了。在这个时间内,你们就可以按照计划步步为营地对付叶家的人。更何况,这位受伤的杀手还以为养好伤之后就可以再度动手,但是他只会失望的,因为他的伤,可没那么容易好的!”

        说完这话之后,秦朗拿起手机给唐三打了一个电话:“唐三……我们跟你的同门交过手了……放心,胜的是我们,只有我轻伤挂彩了……那位可是你的同门,你不关心么?这样吧,我送给你一个人情,这个肯定不会让你违背门规的,你去查一查那位受伤同门的来历……我没打算找他报仇,我要是想要杀他,他今天晚上必死无疑。你不用把他的身份告诉我,我知道这不符合规矩,我的意思是他也中了我的暗器,而且中毒了。如果我意料得没错的话,他应该没办法解毒,所以如果他真的没办法解毒,你就告诉他有办法解毒,到时候我会把解药给你的。”

        “什么!”唐三简直没想到秦朗竟然这么好心,“秦朗……咱们虽然是朋友,但是并不意味着我的同门也是你朋友。否则的话,你和陆青山也不会被人攻击了。所以,你也不用刻意给我们面子,杀人者仁恒杀之,杀手技不如人就该死,这是江湖的规则。所以,那人该死,你就让他死吧!”

        唐三这家伙也是干脆,相对于同门来说,他显然更在乎和秦朗的友谊。如果不是担心违背门规,只怕他今天晚上都恨不得帮秦朗共同对付那位唐门杀手的。

        “我这样做,不仅是送你一个人情,也是因为我不想得罪你们唐门。”秦朗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唐门曾经好歹也是独门一脉,秦朗不想干这种内耗的事情,更何况现在唐门势强,秦朗的确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唐门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