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85章 制造陷阱
  • 正文 第285章 制造陷阱

    作品:《少年医仙

        啊!啊!啊!~

        但就在要动手的刹那,冯魁忽地发出一声惨叫声,然后整个人痛得在地上抱头翻滚着,就像是遭遇了最最惨痛的折磨。

        “怎么冯魁?你想对我动手?”秦朗冷哼道,“你以为我会犯这么弱智地错误,给你动手的机会么?你要知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毒奴了,你只能听我的命令行事,你会逐渐丧失你自己的意识和思想。你想自由行动,简直就是做梦!乖乖听话的话,你还能当一条狗,要不然的话,你连狗都做不成!”

        “我要杀——”冯魁恨不得将秦朗碎尸万段,但是狠话还未说完,他就再度遭遇痛苦的折磨了,这让他简直难以忍受,恨不得立即自尽,只是这会儿他的脑子当中有了一条傀儡虫,这虫子在影响着他的思想和行动,他甚至连自尽都做不到!

        将冯魁折磨了一番之后,秦朗停止了收拾冯魁,再一次将含有鬼斑石鱼毒素的“细雨针”刺入冯魁的身体当中,顿时冯魁再度发出了跟杀猪一样的哀嚎声,鬼斑石鱼的毒素,号称是最痛苦的毒,哪是那么容易忍受的。

        此刻,就算是在客厅中的陆青山和侯奎云老爷子,都依稀听见了冯魁的哀嚎声,不过对于秦朗如何折磨冯魁,这两人都不会有任何恻隐之心的,因为冯魁本来就该死!

        只不过,秦朗再度给冯魁注入鬼斑石鱼的毒素,却不是为了给冯魁增加痛苦,而是为了进一步刺激冯魁的潜能,刺激人体潜能的方法有很多种,有的是进行生死历练,有的是服用辅助的药物,而毒宗最擅长的是用毒药和毒针刺穴来刺激人体潜能。不过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通用的办法可以刺激人体潜能——

        痛苦!

        用痛苦来激发人体的潜能,这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无论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是精神上的痛苦,都可能激发潜能。比如在极其艰难困苦、悲惨绝望的环境中,比如在失去所有、极度悲伤的时候,都可能使人爆发潜能。

        而要通过痛苦来刺激潜能,这鬼斑石鱼的毒素显然是非常非常合适了,因为就算是老毒物都认为,鬼斑石鱼的毒素绝对是最痛苦的毒了,所以用鬼斑石鱼毒素配合毒宗的毒针刺穴之法,应该是能够完全将冯魁的潜能激发出来。

        果不其然,此时的冯魁痛得满地打滚、额头上的汗水如同黄豆一样一颗接一颗滚落,但是他的太阳穴却是高高鼓起,身体就像是充满气的气球,经脉之中澎湃着爆炸性地力量!此时的冯魁,不仅太阳穴高高鼓起,而且浑身青筋暴绽,浑身充斥着凶残的气息,俨然就像是一头发狂的猛兽一样!

        看到这情形,秦朗暂时收了细雨针,免得刺激过度,冯魁直接就爆体了。

        当秦朗收了细雨针,冯魁也就停止了哀嚎,他的目光之中虽然还有恨意,但是对秦朗却多了一种畏惧。这就好比一头猛兽刚被人降伏,虽然恨这位新主人,但同时对这位新主人也充满了畏惧。

        冯魁手上的伤口早已经没流血了,并且伤口已经开始迅速愈合,一方面是因为冯魁体质很好,另外是因为秦朗的金疮药效果非同一般。只不过,冯魁少了一只手掌,看来以后得想办法给他装上一只铁手或者铁钩之类的才行了,否则会让他的功夫大打折扣的。

        收了毒针之后,秦朗又检查了冯魁的身体,此时冯魁的身体和血液里面已经渗入了一些毒素,不过秦朗用了别的毒药来平衡这些药物的毒素,所以冯魁虽然身体带毒,但自身却不会中毒。

        只不过,要将冯魁淬炼成一个真正的毒奴,秦朗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行。如果现在操之过急的话,只会适得其反,甚至可能因此而毁将冯魁给毁掉。

        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秦朗留给了冯魁一条毒蛇,以后冯魁就得把这类东西当食物了。

        从地下室出来,侯奎云老爷子向秦朗问道:“怎么,把冯魁折磨死了?”

        “还没呢。”秦朗呵呵一笑,“要解决杀手的事情,指不定还需要冯魁帮忙呢。”

        “让冯魁帮忙?他肯么?况且,你不是说这杀手不是冯魁请来的,他怎么知道?”陆青山疑惑地看着秦朗,这会儿天色已是黄昏,一旦接近晚上,杀手出手的机会就多了。陆青山和秦朗被杀手攻击的可能性也就随之提高,要说陆青山心头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

        “放心吧,冯魁肯定会帮忙的。”秦朗胸有成竹,“而且,这一次我有八分把握可以应付这个杀手,将他击伤!”

        “你有把握就好。”侯奎云道,“否则成天担心被杀手攻击,那可真是惶惶不可终日!”

        “是啊。只是担心被杀手攻击,根本就不敢去学校上学。”陆青山也道。

        “一定要去上学。”秦朗说道,“如果不去上学的话,这不是表明我们知道杀手的行动了么?所以,今天晚上我们就要去上晚自习,给这个杀手出手的机会。然后,然后我们就可以反过来对付这个杀手了。”

        “你有办法了?”陆青上惊喜地问道。

        秦朗点了点头,看了看手机时间:“等会儿我们就离开这里,然后按照我的安排,演一场好戏,我保管这个杀手会上当的。”

        ******

        黄昏,当落日余晖渐渐消失在西边天际的时候,秦朗、陆青山和侯奎云乘车离开了这里。夏阳市北郊开处于开发阶段,所以车行驶出楼盘,道路两旁很多地方都显得有些荒凉。车子行驶出楼盘几公里之外,忽然就出故障熄火了。

        司机从车里面出来,检查了一下车子,颓然说:“不行了,只能打电话叫拖车了。”

        “这地方真荒凉,怕是连出租车都叫不到吧。”陆青山向秦朗说,“要不然,秦朗你打电话找个人来接我们?”

        “不用那么费事了,大家都是习武之人,走路回去也快当!”侯奎云老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催促秦朗和陆青山走路回城,只留下司机一个人在原地等这。

        三人走了一阵,暮色渐浓,晚风习习,这时候他们路过一片茂林,林中异常静谧。

        腾地,一群鸟而从林中飞出!

        然后从树林中蹿出一个人影,这个人影怒吼一声,向着陆青山就飞扑而来,口中只叫了了一个字:“杀——”

        “冯魁!”侯老爷子大吼一声,向着这个人影迎了上去,双方拳来脚往,招式虎虎生风,在他们的拳脚摧残之下,林中的一些树木都被他们的拳脚给弄断了。

        “青山,快走!”侯奎云老爷子提醒陆青山和秦朗赶紧离开这里!

        “老爷子,您小心——陆青山,我们走!”秦朗赶忙催促陆青山离开。

        就在这时候,一道强光朝着秦朗和陆青山射了过来,只见一辆摩托车极速驶来,顷刻间就到了秦朗和陆青山面前——

        唐门杀手,终于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