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77章 最痛的毒
  • 正文 第277章 最痛的毒

    作品:《少年医仙

        五只“鹰”看到冯魁竟然是这样的下场,不禁心生感慨,觉得有些悲悯也有些侥幸。因为如果他们不是弃暗投明的话,也许就会落得跟冯魁一样的下场了。

        看到冯魁已经被侯奎云点中穴位昏迷过去,秦朗仍然没有丝毫放松,取出几根毒针,插入了冯魁的四肢和头部。冯魁好歹也是一个内息高手,如果就这么杀了,实在太可惜了,秦朗留下他的性命,自然还有更好的用途。

        当冯魁倒下之后,唐三惊叹地说:“秦朗,你究竟给冯魁弄了什么东西,我看你就是用针刺入了他一下而已,怎么吧这老家伙痛得把自己的手掌都斩断了呢?”

        “这是鬼斑石鱼分泌的毒素,并且经过了我的独门加工,它不是最毒的毒药,却是最痛的毒药,可以让人觉得痛苦得难以忍受!并且,石鱼的毒素最奇妙的地方就在于这类毒素无法用止痛药镇痛,就算是用杜冷丁镇痛都没用。这类石鱼一般生长在澳大利亚海岸,因为长得像石头,一旦不小心被人踩中之后,会让人痛不欲生,恨不得让医生把腿锯断。”秦朗侃侃而谈,说出了刚才刺中冯魁的那毒针的毒素。

        说起来,这鬼斑石鱼其实并非毒宗的东西,而是两年前秦朗和老毒物共同培育出来的新品种。一次闲聊的时候,老毒物问起什么毒药让人觉得最痛,秦朗就说根据生物学家的研究,石鱼的毒素应该是最“痛”的毒素,老毒物根本不相信,但是经过了亲自尝试之后,老毒物当时也痛得难以忍受,最后不得不忍痛运功将这些毒素从身体中逼出来。最后老毒物得出一个结论:

        当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外邦蛮夷之地也有奇毒!

        在老毒物看来,很多毒药毒发的时候都会给人带来巨大的痛苦,而石鱼毒素的奇特之处,在于其无法镇痛,尽管这种毒素并非无药可解,但是在毒素被解除之前,那种痛苦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为了将这种毒物的毒素利用起来,老毒物专门花大钱从澳洲弄到了好几种毒素最猛烈的石鱼,然后让秦朗在他老爸的实验室中对这些石鱼进行了杂交繁殖,在生物学尤其是生物实验方面,秦朗绝对是天才,所以没多久秦朗就弄出一批让老毒物非常满意的新品石鱼,这种石鱼的特点就是毒性更猛!让人更难承受这种痛苦!培养出新品种的石鱼之后,老毒物又给这些石鱼喂食了毒宗秘传的刺激毒物分泌的药物,使得这些新品石鱼的毒素更加变态,最后这些石鱼再度繁殖,就成了现在的鬼斑石鱼。

        普通的石鱼,释放出来的毒素,已经让习武之人都无法承受了,何况是经过了秦朗和老毒物精心培育出来的鬼斑石鱼。这鬼斑石鱼的毒素,原本是老毒物用来对付一些高手的秘密武器,因为普通的毒药对很多高手来说没多大的用处,而且不少的高手都自备了不少的解毒圣药,寻常毒药对他们的用处真的是微乎其微。

        而鬼斑石鱼的毒素,最妙的地方不在于毒素会给中毒者造成多大的伤害,而在于能够给中毒者带来难以忍受的剧痛,这种痛苦会让中毒者体会到痛苦能够达到的极限值,而且在毒素没有完全排除或者被解之前,中毒者会一直被这种痛苦折磨,直到毒发身亡或者自杀!

        对于这种毒素,秦朗也一直很有兴趣,他一直都在想如何将这毒素利用起来,变成自己的秘密武器。而这几天秦朗想到了办法,他从唐三这里弄到了几根针形暗器,这些针是唐门的能工巧匠特制的,名叫“细雨针”,不仅细入牛毛,而且非常坚韧,关键是中间还是空心的,里面可以注入少量的毒液或者毒粉。

        有了这毒针,秦朗的蝎子功也就有了真正的“螫针”了。原本,秦朗施展蝎子功的时候是用脚来代替蝎子的尾巴,他的那一招“蝎子摆尾”也的确非常凌厉、迅猛,但是在老毒物看来,这还远远不够,因为蝎子之所以让其它动物包括人类感到害怕,那还是因为蝎子尾巴上的螫针。

        “蝎子倒爬墙”,这一招是蝎子脚上的功夫;“蝎子摆尾”这是蝎子尾巴上的功夫;而秦朗之前施展的那一招“见缝插针”,才是蝎子螫针上的功夫,这也是老毒物送给秦朗那只金针蝎的真正用意。

        螳螂的功夫在两只刀足上,所以螳螂拳的功夫就是两把刀;蝎子真正的功夫是尾巴上的螫,所以蝎子功练出了“螫针”上的功夫,才算是练到家了。

        “陆青山,你把冯魁交给我处理如何?”秦朗向陆青山说道,原本他们之间是不需这么客气的。不过,现在陆青山好歹是哥老会的继承人,在外人面前,秦朗当然要是给足陆青山的面子。

        陆青山也明白秦朗这是给自己面子,他说道:“全靠你,才能这么容易收拾掉冯魁,所以怎么处置他,你说了算吧。”

        “那就谢了。不过,对付冯魁老爷子功劳最大,要不是有老爷子牵制,我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秦朗没有居功。虽然他以一招见缝插针重创了冯魁,但这都是侥幸而已,如果没有侯奎云牵制,冯魁全力跟秦朗交手的话,秦朗连靠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侯奎云微微一笑:“小秦,我老人家一把年纪了,你就不用拍我的马屁了,拍了也没什么用。冯魁这家伙,跟我的功夫相差不大,我虽然勉强可以压制住他,但是根本没有击杀他的把握,而且如果他存心要逃走,我恐怕也拦不住。所以,多亏你及时出手,否则让冯魁这老家伙跑掉了,真是祸患无穷!至于怎么处置他,随便你了。”

        “你老人家不怪我插手就行了。”

        秦朗笑了笑,然后正色道,“既然你们都把冯魁交给我处理了,那我一定会好好处理他的。冯魁三番几次暗算我们,固然是该死,但是好歹也是一个帮会的弟兄,只是被叶家人利用而已。而且,他年纪也这么大了,还是再给他一条生路吧,也让其他帮会兄弟知道,陆先生可是重情重义的好汉。”

        听秦朗这么说,唐三和陆青山都是不禁诧异,但随后陆青山就明白了秦朗这是在帮他做人情呢。果不其然,听了秦朗这话,已经弃暗投明的那五个“鹰”眼中都有了几分感激之色。

        不过,秦朗心头却在想:“冯魁啊冯魁,我之所以给你留下一条生路,那都是因为你对我还有利用价值!很大的利用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