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69章 鸟操
  • 正文 第269章 鸟操

    作品:《少年医仙

        以江雪晴的年纪,或者还不知道职业病的可怕,但是唐文珠已经步入职场了,当然知道职业病的可怕。所谓职业病,当然是长期从事某种职业而造成的,一旦得了职业病,这病症就会像顽症一直折磨你,除非你永远放弃这个职业。唐文珠在办公室中,经常听到不少人去扎针、拔火罐,苦不堪言,所以对这一类病还是有些害怕的。

        “那怎么才能治好呢?”过了街口之后,唐文珠问道。

        “要防治肩颈疾病,除了平时保持正确地坐姿,关键是用鼠标的姿势要正确。要记住一点,点鼠标的时候,手肘要有支撑。另外,你还要记住,鼠标距离你的身体越远,给你的身体带来的劳损程度就会越大。关于防治,有一个最简单的功法,我直接告诉你,你一定就会了,只要你每天坚持活动几分钟、十几分钟,保管你的肩颈疾病消除了。”

        “什么功夫啊?”唐文珠稳不住问道。

        “鸟功!——噢,就是学鸟飞行的样子,也有人称其为‘鸟操’。”当鸟功二字脱口而出的时候,秦朗就感觉有些不妥,所以赶忙解释了一番,以免唐文珠误会,“就是这样,站立的时候,一只脚向前跨半步,另外一只脚后蹬,然后学鸟飞翔地样子缓缓地伸开双臂,双臂上举角度大概是时钟十点十分两根指针的位置,同时将颈部向前伸,心里面想象你就是一只飞翔在海面上的海鸥,又或者是一只翱翔在天际、轻松飞跃的崇山峻岭的大雁。”

        “听起来挺不错的,也挺简单的。不过,这真的行么?”唐文珠似乎还有些怀疑。

        “你试试就知道了。”秦朗笑着说,“唐姐姐,这门鸟功肯定是没错的,你难道听说时过鸟儿会患肩颈疾类职业病么?要知道,它们可是职业飞行家呢。”

        听了秦朗这个比喻,唐文珠和江雪晴不禁莞尔。

        “行,那我就试试看吧,希望你这位小神医的话没错。”唐文珠笑着说。

        “肯定错不了。”秦朗说,“甭管它叫鸟功还是鸟操,其实都是从古时候的五禽戏、大雁功演变而来的,虽然动作简单,但却是千锤百炼的精髓所在,虽然不是包治百病,但治疗你的肩颈疾病,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经过一路上的闲聊,加上秦朗的中医知识和几分幽默风趣,很快就跟唐文珠熟识了。

        半个小时之后,唐文珠的车子到达了政和路八号,这来也就是省.委大院了。车子到达门口的时候,唐文珠被执勤的哨兵给拦下了,在出示了相关证件之后,才被允许进入。

        唐文珠的车子抵达一号别墅的时候,秦朗看到郑颖纹和许忆北已经在别墅门口的法国梧桐树下面等候了。在郑颖纹和许忆北旁边,有一个中年园丁在修建四周的灌木丛。唐文珠不禁有些诧异,郑颖纹居然会亲自到门口来接待,可见车里面这小子的份量非同一般啊,唐文珠很少见郑颖纹主动去迎接别人的时候。因为郑颖纹毕竟是有双重身份的人,即便是省.政府中比她级别高的官员,也会看在她丈夫的面子上对她礼让三分的。

        “小秦,你总算来了,请你吃个饭真不容易呢。”郑颖纹呵呵一笑,然后将目光落在江雪晴的身上,微微有几分诧异,“小秦,这是你女朋友啊,挺漂亮、挺文静的呢!真不错!”

        “阿姨,您误会了,我只是秦朗的朋友。”江雪晴红着脸说道。

        “呵……那小秦,你可得抓紧啊,这么好的女生,要是被人抢走了,你哭都没地方呢。”郑颖纹对秦朗的语气,透着一股子长辈的关心和亲切。

        “小唐,麻烦你了。要不然,留下一起吃饭吧。”郑颖纹向唐文珠说道。

        “谢谢郑厅好意,不过我中午还有点事情。”作为秘书,唐文珠当然知道郑颖纹这话只是客气话,如果他真的留下来吃饭,那就真不合适了。

        果然,郑颖纹也没有继续挽留,引着秦朗和江雪晴到了家中。

        一号别墅的装修风格是典型的中国风,典雅、大气,非常符合居住者的身份。

        走进屋子之后,秦朗还好,但江雪晴却感觉有些不自在,准确的说是有些紧张。

        秦朗看出了江雪晴的紧张,向她说道:“别紧张,郑阿姨人挺好说话的,今天要不是她帮忙的话,指不定我们现在还在里面关禁闭呢。”

        “是啊,秦朗,我妈对你真是好,简直比对我这个女儿还好。说实话,连我都很久没见她亲自下厨了。”经过了这几天的调养,许忆北的脸色恢复了昔日的红润和光泽,看起来又是一个青春美丽的女大学生了。只是,她的眉宇之间,仍然有几分郁郁之色,看样子心头仍然还有为解开的结。

        “你这丫头,少编排你妈我。我没多少时间下厨,你又有多少时间在家呢?当真是女大不中留,真是一点不着家了。”以为女儿身体痊愈,郑颖纹最近心情也好了很多。

        “许姐姐,你生病的时候,郑阿姨可紧张了。”秦朗说了一句公道话,“郑阿姨虽然平时工作忙,但是对你的关心,当真是没话说了。”

        “行了,我当然知道老妈你关心我。”许忆北轻哼了一声,“我说秦朗,真没想到你医术这么高超,比林无常林大师还厉害呢。”

        许忆北知道父母请林无常来看过她的病,并且也知道林无常基本上束手无策。

        “这个……”

        如果是以前的话,秦朗不介意贬低一下林无常,但是现在林无常是秦朗的师侄,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师侄如果学艺不精,这个当师叔的当然也就脸上无光,所以秦朗高明地解释说,“看中医讲究一个缘分,有缘分才能做到对症下药、药到病除。林无常的医术还是不错的,只是跟许姐姐你没有医患之间的这一点缘分,所以开的方子不对症。另外,你这也不是什么病,是中了蛊虫,林无常看不出来,这也是很正常的。”

        “说得真是冠冕堂皇。实际上,就是林无常的医术不如你呗。”许忆北的性子倒是很直爽,“对了,秦朗你再给我看看,看我身体是不是痊愈了,免得我这老妈紧张,这几天都不准我去上学,就让我呆家里面,而且还找人看着我,这也太紧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