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58章 别惹老人
  • 正文 第258章 别惹老人

    作品:《少年医仙

        “我明白了,如果按照之前的想法,强行蚕食卧龙堂的地盘,遇到的阻力就会越来越大,因为哥老会的那些元老级人物肯定会跳出来对付我的。而现在我找到了陆青山,就可以由内而外地瓦解叶家对卧龙堂和哥老会的控制,是这个意思吧?”

        “太对了!”老毒物嘿嘿一笑,“小子,我发现你脑子好用,狗屎运也不错。弄到陆青山这一枚棋子,你可以少奋斗两三年……”

        “是朋友,不是棋子。”秦朗对老毒物彻底无语,“老毒物,还是请你说关键地方吧。你刚才说的这些,我基本上都知道了,说点我不知道的东西。”

        “我来这里,是提醒你对付冯魁、叶家的人,要快刀斩乱麻。尤其是对付冯魁,等于是给陆青山立威,所以行动务必要迅猛!”老毒物一向很少直接干涉秦朗的行动,今天晚上却破例提醒秦朗,可见他对这一件事情十分看重。

        但是在秦朗看来,对付冯魁这样的角色,甚至是对付叶家,似乎都不太可能引起老毒物太多关注才是,毕竟老毒物好歹也是“宗”字辈的宗主。冯魁也好,叶家也好,对于老毒物而言,都只是蝼蚁而已,老毒物却是江湖食物链顶端的鲲鹏。

        “老毒物,谢谢你的提醒。只不过,冯魁和叶家对你来说,应该算不上什么吧?”秦朗直接说出了心头的疑惑。

        “这事你就别管了。总之,你早一点搞定叶家、搞定卧龙堂,对你有天大的好处!”老毒物嘿嘿一笑。

        “天大的好处?”秦朗似乎向从老毒物这里探出一点口风。

        “别问这么多了,搞定了这件事情,你自然就知道了。”老毒物嘿嘿地笑道,“总之,你做事要小心,风格要迅猛!比如对付冯魁这样的角色,就要迅猛果决,既然已经把狠话放出去了,行事作风也要狠辣。与其等待卧龙堂的其他人给冯魁施加压力,倒不如你现在就开始制造恐慌,让卧龙堂的其他人被迫交出冯魁。”

        “你是说,我不应该等待卧龙堂其余人的反应,而应该继续、立即通过杀戮来给卧龙堂的人施加压力?”秦朗明白了老毒物话中的重点。

        “就是这个意思。”老毒物一口将一整条烫熟的大耗儿鱼放入口中,三两口就吞了下去,“江湖就是如此,该狠就得狠!你狠,别人才会认为你实力强,才会怕你!”

        “喂——老头,让开一点,别挡着老子的道!”老毒物的话还未说完,一个恶狠狠地声音忽地在他旁边响起。

        秦朗忍不住笑了一声,感觉这真是莫大的讽刺——老毒物刚才还说要狠别人才会怕你,结果很快就有人对他耍狠了。

        “你眼睛瞎了么?看不到我老人家在这里吃饭?”老毒物冷哼了一声。

        “老头,老子也是为了你好。”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背心的壮汉,他用手指了指火锅店门口,“我们海哥要来这里吃饭了,你这老头子,挡在路中间,这不是找死么!”

        秦朗向门口看去,只见一辆白色宝马缓缓地行驶到了火锅店门口,车主也没打算找地方泊车,直接就停在了这里。随后,就看到一个外面穿着银灰色西装,里面穿着黑色T恤,脖子上挂着一条黄金链子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的屁股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弟。而这时候,火锅店老板已经笑着迎了上去,“海哥,您的老位置,都给您留着呢!”

        那个叫“海哥”的中年人傲慢地点了点头,向老板吩咐道:“给我两盘煮毛豆,我要用来下红酒。另外,拣荤菜给我上——老头,你挡着我的路了!”

        挡住“海哥”去路的,当然是老毒物了。其实,严格说来老毒物也不算是挡路,因为他背后还是有一条一尺来宽的路可以过人。只是,别的客人看到这位“海哥”来者不善,都是主动起身避让,给“海哥”让出了路来,惟独老毒物稳坐钓鱼台,完全不给“海哥”的面子,所以海哥当然是非常生气了。

        “老人家,您就给海哥让个路吧。”店老板连忙劝说老毒物。

        这位“海哥”,名叫田金海,是卧龙堂中的一位小头目,火锅店老板虽然不知道田金海的江湖地位,但是知道他是道上的一位大哥,所以平时都将他当爷一样供着,一点都不敢得罪田金海。只是,这位老板也不知道,为何田金海喜欢开着他的宝马车来吃小火锅。

        “能够让我老人家让路的人可不多。至少,你这种货色,还不够资格!”老毒物不屑地哼了一声,甚至都没有正眼看田金海一眼。

        秦朗不会认为老毒物是在装.逼,因为老毒物有这个实力无视田金海这样的人,而且老毒物生杀全凭个人喜好,如果田金海这会儿退走的话,或者还能保住性命,但如果田金海不知进退的话,怕是立即就要和他的宝马车说拜拜了。

        但是田金海接下来的行为,当真应证了一句至理名言:

        人要找死,你拦都拦不住!

        “老东西——”

        田金海一声冷哼,他的小弟立即动了起来,直接就将老毒物推到了边上,老毒物一个踉跄,看起来差一点就倒在地上。

        四周的人见状,虽然不耻田金海的行为,却都是敢怒不敢言,因为谁都能够看出田金海不是善类。在这个社会中,好人都是怕恶人的。

        而田金海这时候却昂然阔步地走向了里边预留的桌子,显得威风八面。

        坐下之后,田金海向旁边的几个小弟说道:“你们知道,啥子才叫享受么?开宝马吃街边小火锅,喝红酒配毛豆,这他妈才叫个性!才叫享受人生!我田金海没读过书,斗大的字都不认识几个,但是老子敢拼、敢玩命,所以我成了这一片街区的大哥,以前那些瞧不起我的街坊领居,现在见到我,那也得低头哈腰叫我一声‘海哥’,妈的,这才是人生!——草,赶紧给老子把红酒打开——啊!”

        田金海还没有喝到最后一瓶红酒,忽地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挺挺地扑倒在面前的火锅之中,在几个小弟傻愣的目光中,已经倒毙的田金海顿时面目全非。

        “死人了——”也不知道有谁叫了一声,总之整个火锅店彻底乱了。

        而此时老毒物和秦朗,早已经结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