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52章 万达阳光酒店
  • 正文 第252章 万达阳光酒店

    作品:《少年医仙

        “请问,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住哪一个房间,我们想要去拜会一下。”

        到了万达阳光酒店的大堂,秦朗正在向大堂工作人员咨询负责艺考的老师住处。

        “对不起先生,我们不能向你透露客人的相关信息。”大堂的服务生用非常专业地口吻拒绝了秦朗的要求。

        “这位大哥,我们有急事找几位老师——”

        “同学,你们是参加艺术考试的学生吧,你们这种情况我们见多了。不过实在抱歉,我们不能告诉你,因为如果让客人受到打扰,就是我们失职了,请你们谅解。”毕竟是大酒店的服务生,拒绝人都是这么彬彬有礼。

        面对这样的服务生,秦朗知道行贿也是没用的,因为大堂这里肯定有摄像头的,这服务生就算是有心也肯定没胆。

        秦朗念头一动,脑子当中有了主意:“帅哥,那给我开一个房间行么?”

        “当然可以。请问你们要哪一个房间,另外请出示您的身份证。”

        “请把房间开在距离中央音乐学院老师最近的地方。”秦朗狡黠地说,“现在,我们也是客人,你不能拒绝我们的小小要求吧。”

        “当然。不过请出示你的银行卡。”服务生帅哥这一次倒是没有为难秦朗他们,因为顾客就是上帝,这是酒店员工守则的第一条。

        “看见没有,搞定了!”秦朗有些得意地向江雪晴晃了晃手中的房卡。

        但就在这时候,秦朗的笑容却忽地凝固了——

        因为他赫然发现酒店电梯口处,一个熟悉的人影正用诧异和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这是一个高傲的贵妇人,她也是洛滨的母亲宋文茹。

        宋文茹是来酒店参加研讨会议的,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秦朗和女生开房的场面,这使得她心头对秦朗仅存的一点好感都消失了,她觉得这样的男生,根本配不上自己的宝贝女儿的,一点都配不上!

        秦朗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巧,并且他从宋文茹的目光当中读懂了此时她内心的想法,于是秦朗连忙快步走过去解释:“宋阿姨,事情是这样的——”

        “我很忙,没空听你无聊地解释,我们彼此心知肚明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只问你,这件事情,小冰知道吗?”

        秦朗摇了摇头,还想要解释,但是宋文茹却不给秦朗解释机会:“很好!我会告诉她的!秦朗,原本我是打算给你机会的,没想到你却这么不知自爱!”

        说完之后,宋文茹扬长而去了。

        秦朗被她傲慢的态度弄得心中有气,也就懒得再去解释什么了。

        “秦朗,她是?”江雪晴这时候来到了秦朗旁边。

        “洛滨的母亲。”

        “什么——那她,肯定是误会我们了,这样吧,我追上去给她解释……”

        “跟她解释也没用。况且,以她的性格,根本不会听你解释的。”秦朗平静地说。

        但江雪晴还是倔强地追了出去,在酒店门口拦住了宋文茹,“阿姨,你是洛滨的母亲吧?是这样的,我是秦朗的同学,我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我认识你吗?我需要听你的解释吗。”这时候一辆轿车停在了宋文茹面前,酒店的服务生替她拉开了车门,上车的瞬间,宋文茹回头向江雪晴说道,“你们两人,都不知自爱!”

        “喂,你说什么——”

        秦朗箭步向前,猛地拉住了宋文茹的车门,“宋女士,你可以误会我,甚至侮辱我都没关系,但是请你不要侮辱一个好女生!”

        如果不是因为宋文茹是洛滨的母亲,秦朗搞不好只怕又要砸车了。

        “如何评价一个女生的好坏,我有自己的标准,用不着你来指点。”宋文茹不愧是教育厅的厅长,词锋果然厉害得紧,“另外,你如果行得正坐得直,也就不用担心被人误会了。好了秦朗,虽然我感谢你以前治好过小冰的病,但是并不代表我就会无条件地认为你是一个好男生。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我随时愿意支付给你一份丰厚的诊金——曹师傅,请开车吧。”

        “看吧,我说过她是不会听你解释的。”看着宋文茹的车快速远去,秦朗向江雪晴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对不起。”

        “这事不怪你。”秦朗笑道,“她看我不顺眼,那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事说来话长,还是先解决你的事情吧。”

        江雪晴点了点头,跟着秦朗乘电梯上楼去了。

        秦朗的房间号是十四楼五号,属于商务单间,这也比较适合那些老师的住宿的标准。

        这么看来,中央音乐学院的这些老师,应该也住在十四楼了。

        在电梯里面的时候,江雪晴还在寻思应该怎么找到准确的房间,但是当电梯打开之后,她忽然明白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刚出电梯的时候,她就看到两个学生模样的女生从一个房间走了出来,这时候房间门还未关上,依稀可以看到学生家长正在跟房间里面的人交谈。而房间里面的那人江雪晴认得,就是今天负责艺考的老师之一。

        而秦朗却是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因为他是江湖人,他知道这年头手眼通天的人太多了,就算是一个小小地艺考,肯定也会充斥着各种潜规则,各种肮脏的交易。一些家长为了孩子能够上好大学、能够成名,肯定会千万百计贿赂这些老师的。

        不过,可笑的是,秦朗这会儿也是来进行交易的。他知道艺术是无价的,但是艺考的分数却是有价的,所以他希望用一个价格来解决问题。

        先前的那个家长已经出了房间,在房间门关上的瞬间,秦朗用手按住了房门,使得房门没有关上,然后他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留着长发、带着眼镜的中年人,并且他直接穿着睡衣,这一身打扮,颇有些艺术家的风范。

        “你们是?”中年艺术家打量了一下秦朗和江雪晴,目光在江雪晴身上贪婪地留了一阵,才接着说,“艺考学生?”

        “老师您好。”秦朗点了点头,从门缝挤进了房间,这种时候,总是要厚着脸皮才行。

        江雪晴也跟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