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51章 砸车人
  • 正文 第251章 砸车人

    作品:《少年医仙

        “抽根烟而已,算什么贪腐,要是这都算贪腐了,那上面的这些领导,不是都成了**分子了?”

        “你这么说,好像也是啊。”老大爷守门多年了,还是头一次有人给自己一下送两条烟,以前最好的情况,也就是有人给自己送一包烟而已。今天,老大爷首次感觉到了被人重视的感觉,所以他对秦朗的印象也就直线上升了,“小伙子,看你这样子,是找哪位领导办事的吧?给我说说,上面的领导我都认识。”

        老大爷的确是认识所有的领导,只是所有的领导都不会给他面子的,但是他这话听得还是让人舒坦。

        秦朗笑着说:“我就是向您老打听一个事情。今天不是有中央音乐学院的人来这里进行艺考选拔么,我想知道他们是住在哪里的。”

        “这个……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我也不清楚他们住哪个地方。”老大爷似乎觉得没帮上秦朗忙,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忽地他想起了什么,摸出一个古董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喂,老刘啊,是我老张,你这段时间不是在守后勤部的停车场吗……问个事情,你帮我问问,今天中央音乐学院那些老师,被送到哪个酒店去了……好,你问过司机了,是万达阳光酒店,谢谢了。”

        “小伙子,他们在万达阳光酒店。”老大爷笑着说道,感觉像是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意思是说看到了吧,老头子我虽然只是一个守门人的,但还是很有能量的。而实际上,老大爷刚才背上都冒冷汗了,因为如果他回答不了秦朗的问题,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将把烟退给秦朗。

        “谢谢大爷了。”秦朗感谢说。

        “不客气,小伙子,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大爷高兴地说。

        “秦朗,没想到你真有本事,居然问到了这些老师的住处。”江雪晴本来不抱希望的,但是这会儿却稍稍燃起了一点希望,更重要的是她感觉秦朗是真心想要帮助她,这让她心头有一种被人关心的暖暖地感觉。

        “不是我有本事,而是烟的功劳。”秦朗笑着说,“莫愁人生无路,烟酒就能铺路。所以说,在中国这烟酒的价格蒸蒸日上,确实这东西挺管用的。好了,现在知道了这帮老师住的地方,接下来就该想办法让他们怎么给你一个重考的机会了。”

        “秦朗,不管行不行,我真的要谢谢你。”江雪晴向秦朗说道。

        “谢我干什么。”秦朗笑着说,“不过,以后你要注意一点了。我记得以前曾经提醒过你,要你注意自己的饮食结构,注意营养吸收,你偏偏不听,这一次就当是受一点教训吧。”

        “我知道了。”江雪晴的语气有些小鸟依人。

        找到了这些人的住处,秦朗觉得事情进展还算顺利。明天是星期六,这些负责考试的老师多半会在安蓉市附近旅游、悠闲度过周末,应该到了星期一才会将考试结果上报回去,然后准备复试的事情。所以,秦朗觉得有足够的时间为江雪晴扭转局面。

        当两人走出校门的时候,这时候音乐学院门口的豪车越来越多了,以至于交通都有些堵塞了,喇叭的声音吵得人很是烦躁。

        “喂,美女请留步!”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拦在了秦朗和江雪晴前面,这个人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江雪晴身上扫了几遍,就如同在看一样稀世珍品似的,“美女,交个朋友吧,我叫——”

        “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江雪晴用厌恶地语气回应对方,因为她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头发跟鸡窝似的青年,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多半都是一个品行不端的富家公子而已。

        “美女,别这么傲气啊。怎么,你旁边这位就是男朋友,我看他是典型的‘矮穷挫’。美女,你什么眼光啊,这种货色你也能够看上——对了,看到这一辆跑车没有,法拉利认识不,哥哥带你去兜兜风吧。以后就跟着哥哥玩,保证你少奋斗几十年呢。”公子哥用调侃地语气说道。

        “这个是你的车?”秦朗指着那辆红色跑车问道。

        “是啊!羡慕?嫉妒了?”公子哥不屑地说,“你一辈子赚的钱,都买不起一辆!小子,识相一点的话,你就赶紧滚远,哥如果高兴的话,还能赏你个小钱——你干什么!”

        公子哥话还未说完,就大声惊呼了起来,因为他看到秦朗竟然在狠狠地砸他刚买不久的爱车。准确的说,是秦朗直接用脚踢的,只是秦朗脚实在太大力了,以至于三两脚下去,这位公子哥的跑车就已经彻底成“变形金刚”了。

        而秦朗的疯狂举动,居然引起了四周很多男生的叫好声。

        这些男生,都是音乐学院的男生。和音乐学院女生截然不同,音乐学院的男生根本不抢手,因为这些追求音乐艺术的男生,往往都是所谓的“矮穷挫”的代表,否则他们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音乐学院大把美女被外来人追走了。虽然音乐学习的男生没有勇气去砸车,但是看到有人砸车,至少他们还是敢起哄的。

        “我草!你敢砸老子的车——老子弄死你!”公子哥气得嘴角都变形了,在怒气的驱使之下,他挥拳就向秦朗冲了过来,秦朗轻松避开,脚下轻轻一拌、一勾,顿时让这公子哥身体失去了平衡,头脚倒立地栽入了他的爱车之中。

        砰!

        秦朗又是一脚踹去,车门彻底扭曲,将这公子哥头脚倒立卡在了车里面,一时片刻根本出不来了。

        四周哄笑声一片。

        “愣着干嘛,赶紧走——”秦朗拉着江雪晴的手跑着离开了这里。

        “小子!我要杀了你……我草你……”

        公子哥的咒骂声远远地传来,但换来的只是更加剧烈的笑声。

        冲到街头的拐角处,秦朗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江雪晴的手,不过这会儿根本不好打车,两人只好乘坐一辆公车,慢悠悠地向着万达阳光酒店而去。

        “秦朗,谢谢你。”公车行驶了两个站点,站在秦朗旁边的江雪晴忽地说了这么一句,因为忽然间她发现她已经从绝望和痛苦地阴影中走了出来。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秦朗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