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46章 纯善的朋友
  • 正文 第246章 纯善的朋友

    作品:《少年医仙

        “洛滨,我如果告诉你我内心真正的想法,你不会生气吧?”秦朗决定先向洛滨要一个“免死金牌”再说。否则的话,万一惹得洛滨发怒,秦朗可不想承受她的怒火。

        “怎么,你还要问我要豁免权啊?”洛滨看出了秦朗的想法,却拒绝了秦朗的要求,“生气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控制的,尤其是女生,你应该明白这一点。不过,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一个很有胆识的男生,就这么一个问题,你都回答不上来么?”

        “这个……”秦朗被洛滨一激,终于吐露心声,“我觉得我们现在是好朋友的关系,但是我很想让我们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升华!然后……然后,我要实现我小时候的对你说过的话。关于这件事情,我可是很有怨念的,因为小时候我们还没有完成神圣的仪式,你就被你母亲强行给带走了。而且,她还给我留下了一记难忘的耳光。”

        “什么……她,那时候她打了你?”关于这件事情,洛滨一直都不知道。

        尽管秦朗不愿意说自己未来丈母娘的坏话,但是为了在洛滨心目中给自己加几分同情分,秦朗还是说出了事实真相:“是的,她还说我是小流氓!不过洛滨你放心,我心里面已经没有怨恨她了,我知道那是她处于对你的保护。”

        “我妈……她真是有些过分!”洛滨有些生气地说,“她毁了我一个开心的童年,想不到也给你你留下了童年阴影。”

        “是啊,那绝对是童年阴影!只不过,一想到你可爱的模样,那些童年阴影就被驱散了。”秦朗刷着嘴皮子说道,“所以,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都不要紧了,关键是将来,我希望我们的关系是我小时候所期望的那样!”

        “我也希望是我小时候所期望的那样!”洛滨肯定地说道,听见她这么说,秦朗心头很是高兴,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快要成功了,但接着洛滨却又说了一句,让秦朗一下子有种从火焰山掉入绝情冰谷的感觉,“但是,我们所期望的东西,总会跟现实发生一些偏差。我知道,跟小时候比起来,我变得更冰冷了。而你也变了——”

        “变得更帅了?”秦朗插了一句,他希望可以凭借自己的幽默改变洛滨的语气基调,因为她感觉洛滨接下来要说的话,让他感到一些莫名地害怕。

        “当然,你现在的确有一点帅。不过,你应该知道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说你变了,是因为小时候你只对我一个女生好。而现在,你对漂亮女生都挺好。”洛滨果然委婉地说出了让秦朗害怕和慌乱的东西。

        一针见血!

        一针到底!

        秦朗感觉自己的小心肝似乎被洛滨狠狠地戳了一下,因为他内心最大的“秘密”终于还是被洛滨的慧眼给看穿了。

        在感情方面,秦朗同学有一颗贪婪的心,但这却不是洛滨可以接受的。

        “所以秦朗,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就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关系。至于将来我们会是怎样地关系,那都取决于你,因为我的性格和模样虽然变了,但是对于感情的期望,从来没有变过。而你,你心中在期望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的,对吧?”洛滨平静地说出了这一番话。

        她的高智商和敏锐的洞察力,使得她的这一番话拥有很强的穿透力,犹如一把利剑,直达秦朗的内心深处。

        但秦朗感觉到的不是痛,而是一种挣扎。

        这是秦朗本性和理智的挣扎。

        秦朗的本性,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让他去追求自由和奔放,还有雄性生物的本能:追求和占有美丽的异性;而他的理智却告诉他,自己的面前就是绝世美女、人生的最佳灵魂伴侣,他应该用皮带勒紧自己的本性,全身心地去追求眼前这触手可及的美好。

        对于很多男生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很轻松、很开心的选择,但是对于秦朗来说,为什么做这个决定如此艰难呢?

        就在秦朗不知道作何选择的时候,洛滨却再度开口:“怎么,看你的样子,正在做一个很艰难的决定?秦朗同学,既然做决定这么艰难,那么你就不用做决定了,我来帮你做这个决定吧——”

        “等等。”秦朗赶忙打断了洛滨的话,“算了,这个决定还是我来做吧,要是你来的话,指不定你会狠狠往我心口捅上一刀的。”

        “那也行。”洛滨呵呵一笑,“那我就不往你心口捅刀子了。那么,告诉我你刚刚作出了一个怎样艰难的决定吧。”

        “其实,你对我的判断很正确。过了这些年,我们都发生了一些变化,我的心的确变得比以前贪婪了,我喜欢欣赏美女,甚至还会在心里面幻想着跟这些美女发生超友谊的关系。现在的我,就像是雄性荷尔蒙分泌过于旺盛的动物。”

        秦朗索性袒露自己的心胸,将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告诉洛滨,但秦朗说这些话,显然不是为了让洛滨讨厌自己,而是打算来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是,无论我变成怎样,在你面前,我始终还是那个纯善的‘小金刚’,你完全可以信赖的存在!”

        不得不说,秦朗这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成功了,因为洛滨听了之后,半响都没有说话,好一阵之后,她才轻轻叹息一声:“我明白了。你的本性,就是一头处于发情期的禽兽;只是在我面前的时候,你披上了‘纯善’的外衣。秦朗,我不会强迫你改变自己,但是我也无法接受你这种感情观。也许,我们保持现在这种关系就挺不错,缅怀一下过去纯善的回忆,做彼此值得信赖的……朋友。”

        朋友,这是一个褒义的词语,但是男生往往都不喜欢听见从女生口中说出这两个字。因为当一个女生跟你说我们是“朋友”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你不能亲她的嘴,摸她的腰了,甚至你连挨着她手指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过,秦朗知道洛滨这么说,只是基于她的自我保护,因为洛滨是一个聪明的女生,也是一个对感情很认真的女生,她的感情世界中容不得半点沙子。

        秦朗接受了他和洛滨现在的这种关系——继续做纯善的朋友。不过,秦朗的内心却在提醒着自己,男人和女人之间,永远都不会有所谓纯善的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