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27章 出手威慑
  • 正文 第227章 出手威慑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担心唐三出手,赶忙劝阻,示意唐三这件事情让他来处理。秦朗向刘志江说道:“既然刘总让我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们就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吧。你外甥的伤,只是皮外伤,而且这是他咎由自取,我们彼此都很清楚明白。所以,他的医药费我们付,仅此而已。问题关键在于,他散播我是唐门中人的事情,是否是刘总你的意思?”

        “关于你是唐门中人的传言,整个夏阳市道上都传得沸沸扬扬了,你怎么认定是我呢?”刘志江说道,“当然,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不是我的意思。甚至,我这外甥加入卧龙堂,都不是我的意思。”

        秦朗本来有些不相信刘志江的话,但是刘志江最后一句,却有些耐人寻味了。

        刘志江是卧龙堂的分舵舵主,但是他却不想自己的外甥加入卧龙堂,这说明什么?难道是刘志江对卧龙堂有些看法了?

        “虽然他加入卧龙堂不是我的意思,但是他始终还是我的外甥。所以,你们打他,就是打了我的脸,这事没这么容易算了。否则的话,我刘某人在夏阳市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刘志江接着说道。

        当刘志江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旁边那位老管家忽地站了出来,他一仰头,轻轻舒展身体,顿时全身上下响起了“啪啪”地炒豆子一样地声音。

        听见这声音,秦朗和唐三都不由得露出惊讶之色,这是气灌筋骨的声音——刘志江的这个老管家,功夫到达了武人境界第七重养气的境界,实在厉害!

        秦朗暗叹一声侥幸,幸好今天晚上请动了侯奎云老爷子出马。否则的话,就没办法用功夫来震慑对方了。

        “江湖道理,是拳头打出来的。”老管家用凌厉的目光向秦朗等人扫了一下,“既然你们不肯低头,我就只能打到你们低头为止。要是不服的话,尽管跟老头子我‘搭搭手’。”(江湖中人说“搭手”,可不是握手这么简单,而是比武切磋!)

        如果单凭功夫修为的话,不管是唐三还是秦朗,都不可能是这老管家的对手,不过有侯奎云老子在,当然不用秦朗亲自动手。

        但是侯奎云老爷子却没有起身,只是轻轻地将手中茶杯往面前的茶几上一放,但众人都听见“啪嚓”一声脆响,那坚固的檀木茶几竟然裂开了!

        老管家脸色大变,慌忙拦在了刘志江面前,因为他已经看出侯奎云老爷子的功夫已经达到了内息境界!比他还高出一层!而功夫到了内息境界,高一层那就是高得没边了!

        刘志江本身也练过武,当然也知道内息境界意味着什么,就算是在卧龙堂的总堂,功夫达到内息境界的也是寥若晨星,他没想到秦朗年纪轻轻,竟然能够挥使内息境界的高手,难怪能够在短短时间内统一夏阳市的黑.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老五,怎么你这是打算跟我过招了?”侯奎云忽地开口,说了一句让秦朗和唐三都摸不着头脑的话,侯奎云这话是向刘志江的老管家说的,他接着说,“老五,这么多年了,你这三才桩还是老毛病,就差那么一点三才合一的味道了,所以你虽然养得住气,却是无法气贯经脉。”

        老管家身体微微一震,用震惊而疑惑地目光仔细看了看侯奎云,然后身体一怔,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您……您是大师爸?没想到您老竟然会在这里。”

        “什么!阳叔,你说这位老先生是你的‘大师爸’?那他……岂非就九十的高龄了?那在卧龙堂,他也算是元老了!”刘志江听见老管家陈阳叫侯奎云“大师爸”,也是一脸骇然。在卧龙堂中,“大师爸”相当于是启蒙恩师,所谓“师爸”,就是兼有师父和父亲的意思。

        “大师爸,我……我没想到是您老人家。”

        “你刚才没认出我,那也是应该的。如今你也算是一个高手了,眼高于顶,自然不会低着头仔细去看对手了。”侯奎云淡淡地说道。‘

        “多谢大师爸教诲!”陈阳恭敬地躬身行礼,聆听教诲。

        侯奎云的身份摆在这里,陈阳怎么敢跟侯奎云老爷子搭手。就算是陈阳的功夫能够得过侯奎云,但是跟自己的师父过招,这在江湖中也是犯忌的事情。

        “既然是一家人,那之前的不快就算了吧。”刘志江也是非常人,知道侯奎云的身份和修为之后,立即转变了态度,“老爷子也算是我的前辈,不如由我做东,请几位在山庄里面喝杯酒吧。”

        “酒可以喝,但是这话要先说清楚。第一,老头子我早就不是卧龙堂的人了,这个老五你应该知道。第二,秦朗是我的大恩人,也是我的老板,我不能替他做决定。所以,这桩恩怨如何了断,还得听秦朗的。”侯奎云没有倚老卖老,仍然将决定权留给秦朗。

        “既然是不打不相识,那事情就好办了——对了,这位杨兄,你还是先去治疗吧,改天我们再来探望你。”秦朗打算跟刘志江摊牌,所以自然要将杨霄弄走。

        “去吧。”刘志江遣走了杨霄,然后向秦朗说,“秦先生,虽然我敬重老爷子,但并不代表我怕你。你也知道,这年头功夫也不代表一切,别看我这里的人不多,可都是身经百战、精通枪械的战士。”

        “我一样可以轻松宰了他们!”唐三冷哼一声,忽地向后面一扬手,只见几道银光飞了出去,在空中发出’嗡嗡嗡~”地低鸣声,不过呼吸之间,那几道银光又回到了唐三的手中,依稀可见是几把飞刀地样子,但唐三巴掌一合,顿时这些飞刀就“消失”了,手法简直比魔术师还要精妙。

        不过,就在这时候,陈阳和刘志江都注意到客厅的两个大花瓶插着的百合花瓣飘落到了地板上面——

        就在刚才的当口,唐三已经用飞刀削掉了百合花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