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09章 针锋相对
  • 正文 第209章 针锋相对

    作品:《少年医仙

        听见秦朗给出的答案,就连王芝秀也傻眼了,她虽然希望通过这件事情鼓吹一下七中的素质教育成果,但她认为好歹也要先铺垫铺垫,然后再将话题引到素质教育上面去吧,哪有秦朗这样的,开口第一句话就把素质教育给扔了出来。

        不过,秦朗同学的“觉悟”还是让王芝秀很高兴,之前听孙博说秦朗这个学生有些桀骜不驯,她还担心秦朗会“乱说话”,但是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学生就是学生,到了镜头面前,自然知道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这样也好,省得王芝秀到时候花钱公关,还得找人剪辑掉一些不适合宣传的内容。

        “请问秦先生,你真的是林无常大师的师叔吗?”又有一个记者问道。

        “这位记者同志,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呢?”秦朗反问了一句。

        “因为林无常大师已经七十高龄了,而你不到二十岁,怎么可能是他的师叔呢?”这位男记者继续说道。

        “这是辈分的问题,跟年龄有什么关系?我是林无常师父的师弟,当然就是他师叔了。这就好比,你现在已经差不多四十岁吧,但是有一天你父亲告诉你,他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弟弟,你见到你父亲的这位弟弟,是不是应该叫一声‘叔叔’呢?难道因为他年纪小,你就可以叫他‘小弟弟’?”

        会议室中顿时响起了一阵笑声。

        “有人怀疑,声称这是林无常自身的一种炒作方式,又有人说这是秦先生你和林无常联合起来搞的一种炒作方式,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新闻关注,请问秦先生你有什么看法?”

        “你如果觉得我们是为了吸引新闻关注,作为新闻人士的你,大可不来这里对我进行采访就是了,这样就凸显了你的风骨,不是挺好么。”秦朗笑着说道,“另外,关于炒作的事情,我认为无论是林无常还是我,其实都不需要炒作了。”

        “秦先生,林无常先生的确很有名气,但是你嘛——据我所知,你应该没什么名气的。”之前这个戴眼镜的记者有些尖锐地说道,“所以,不排除你给了林大师好处,然后通过他来炒作。”

        秦朗心说老毒物给林无常的恐怕不是好处,而是天大的害处吧。

        不过,秦朗口中却说:“这位记者,你之所以有这样的疑问,那是因为你对中医的无知。我是林无常的师叔,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我得到了师门的真传,所以成名是必然的事情,你们炒不炒都一样。因为作为一个中医,关键在于医德双馨。有医术、有德行,必然就可成为一代名医!”

        这时候,王芝秀向秦朗打了一个眼色,因为她认得这个戴黑镜框的男记者,这家伙是《平川周刊》的一个编辑,叫做“周江”,这家伙最擅长制造负面新闻,然后通过负面新闻来套取别人的“公关费”。总之,就是不给钱就上负面新闻,给钱了就上好听的新闻,总之这家伙和这个《平川周刊》,那是出了名的无道德底线。

        “秦先生,据我所知,但凡是成名的中医,都是七老八十吧。你这样年纪轻轻,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医德双馨’的中医呢。”周江的语气带着少许的嘲讽。

        “这位记者,你应该给其他记者朋友一点提问时间吧啊。”王芝秀出言为秦朗解围。

        “对不起王校长,我还没得到问题答案呢。你应该知道,我对新闻是很执着的。”周江用手指扶了一下镜框,然后继续盯着秦朗,“秦先生,请给我们解释一下吧,让我们看看你所谓的医德双馨体现在什么地方。”

        “这位记者,你过来——”秦朗向周江招了招手。

        “怎么,你还想打人?”周江哼了一声,向秦朗走了过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新闻界的斗士一样。

        “我打你干嘛?我就想给你治病而已。”秦朗淡淡一笑,“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

        “你真是好笑,我哪有病?我健康得很!”周江说道。

        “你健康不健康,我诊脉就知。”秦朗微微一笑,“怎么,你不敢了?”

        “喂,周江,你就让‘秦大夫’给你把把脉嘛。”“就是,让我们也看看小秦医生是不是真的这么牛。”“赶紧让人家把脉,莫浪费大家时间!”“……”

        这些记者七嘴八舌地催促周江让秦朗给他诊脉。

        王芝秀顿时有些替秦朗担心了。作为校长,王芝秀经常跟这些记者打交道,知道这些记者非常善于挖掘负面新闻,因为负面新闻往往能够给他们带来更高的“额外收入”。

        但这会儿王芝秀已经无法阻止,周江已经冷笑着将手腕递给了秦朗。

        秦朗在周江的腕脉上一按,不过十几秒钟,他忽地站了起来,惊骇地看着周江,口中有些生气地说道:“晦气!真是晦气!”

        也不多做解释,秦朗走去了会议室的洗手间,用洗手液仔细地洗了一个手。

        这些记者对秦朗的行为很是不解,但也不好意思冲到洗手间去拍摄,只好等秦朗出来之后,才追问秦朗刚才究竟看出周江有什么问题。

        “不好说,不便说。”面对这些记者的追问,秦朗一个劲地摇头,“作为医生,我觉得应该保护病人的**。”

        “不用保护什么**,你说就是了!”周江似乎存心要让秦朗难堪,“我倒是要看看,你给我编出什么病来了!”

        “这个……真要在大庭广众下说?”秦朗显得有些为难。

        但周江和其他记者却认为秦朗这是在找借口,故意拖延,实际上秦朗根本没有诊断出什么病症出来,于是都催促秦朗赶紧说出诊断结果来。

        “这位记者,你确信,真的要说?”秦朗又向周江问了一次。

        “说啊!我都让你说了!”周江叫嚣道。

        “那我真的说了!”秦朗停顿了一下,然后朗声说道,“这位记者同志,我诊断出你得了花柳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