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99章 忽悠老毒物
  • 正文 第199章 忽悠老毒物

    作品:《少年医仙

        在任何朝代,有江湖就有朝廷。有江湖人士,就有朝廷专门管理和对付江湖人士的机构,江湖中人一般称其为“六扇门”,当然曾经也有人称其为“朝廷鹰犬”。总之,无论这个机构叫什么名字,总之它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而且是很多江湖人士的梦魇。

        侠以武犯禁。江湖侠客或者江湖大盗,历来都被统治者视为心腹大患,所以自然就有了“六扇门”这样的组织存在。只不过,随着朝代更改,这种机构的名字也随之变化。在古代这种机构可能是六扇门,也可能是东厂,也可能是粘杆处……

        总之,在江湖中人的眼中,这类机构就叫“六扇门”。

        按照老毒物的说法,就算是在当今时代,“六扇门”依然存在,虽然它的名字并不叫六扇门,但是它的职责应该跟历代的“六扇门”类似。

        原本,秦朗不太相信现在还有所谓的六扇门存在,因为老毒物这厮很邪恶、很偏激,秦朗不知道他所说的话哪些才是真的。

        但是,在给许忆北治病的时候,秦朗通过许仕平得到了证明——证明这个“六扇门”是存在的。因为在会客室中,许仕平给一个姓杨的人打过电话,并且从这个姓杨地口中得到了关于蛊虫的一些准确信息,这就证明那个人不简单,或者说那家伙手下的人很不简单,极可能就是六扇门的人!

        “就算是六扇门之中,也没人可以轻松驱除绝情蛊毒!”老毒物冷哼道,“所以,他们知道你这么能干,肯定会盯上你的,然后将你的祖宗十八代老底都查得一清二楚的!”

        “就算是他们查也用怕。”秦朗说道,“反正我祖上也是清清白白的,他们查不到什么。”

        “是啊,他们什么都查不到,查不到你祖上会功夫,也查不到你的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就是因为什么都查不到,所以你才是可疑的对象!”说了这一句话,老毒物冷冷地瞪着秦朗,“怎样,无话可说了吧?你这就叫自以为聪明,实则愚蠢!”

        “就算是我自作聪明——那这跟干掉吴文祥有什么关系?”秦朗反问。

        “没什么实际好处,却可以转移六扇门的视线。”

        老毒物说道,“你以秘密手段,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吴文祥,六扇门的人必定将注意力放在这件事上,而暂时忽略了你。这件事情有两点好处,第一点我刚才说过了,就是让六扇门的人转移视线,因为他们不会怀疑到你的头上,都知道你跟吴文祥的关系不错,这一点就算是许仕平夫妇都可以给你作证:第二点,干掉吴文祥,最大的嫌疑就是叶家,因为吴文祥被除掉,叶家的人自然可以从中获利。但是,无论是六扇门还是许仕平,都不会让叶家的门人顺利坐上夏阳市老大的位置,因为许仕平会认为这是叶家在公然挑战他的权威!”

        “嘿嘿……所以,干掉吴文祥,你看似什么好处得不到,实际上却是一箭双雕!”说完了想法,老毒物阴险地笑了起来。

        就算是秦朗,也不得不承认老毒物的分析很有道理,并且秦朗也知道如果他不能说出足够的理由,那么老毒物就不会改变决定。

        幸好,在前来这里的途中,秦朗就考虑了很多,于是他沉住气道:“没错,你说得有道理——只不过,老毒物你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

        “我短浅?”老毒物鼻孔中冷哼了一声。

        “本来就是这样。”秦朗让自己显出胸有成竹地样子接着说道,“我们的终极目标是什么?重振毒宗!但是老毒物你想过没有,我们怎样才能重振毒宗呢?这就需要布局棋子了。吴文祥,可是一枚非常重要的棋子,还没有派上用场就让你舍弃了,岂不是可惜?”

        “布局?就凭你小子,也有资格跟人家六扇门的人下棋?”老毒物不屑地哼了一声。

        “要是你把我的棋子都拔了,我当然没资格跟人家下棋了。”秦朗解释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无非就是担心六扇门的人盯上我们师徒,然后将我们斩草除根,是吧?”

        “没错。”老毒物点头。

        “既然六扇门消息这么灵通,那么一旦让他们盯上,转移视线也不是长久之计。只要他们有心追查,从我之前做的事情,比如对付安德盛、青鹤云之事,都能查出问题来,对吧?”

        “这个有可能,但我会想办法去抹掉痕迹。”老毒物眼中杀机一闪。

        “不用。”秦朗说,“我的意思是说,与其转移视线,倒不如坦然地让他们查!现在让他们查,总比以后让他们查好。现在查不出问题,他们就会对我的身份深信不疑,以后做事情就不会那么容易被怀疑了,这就叫先入为主;反之,就算现在侥幸转移他们的视线,以后如果做什么事再被他们盯上,岂非更容易查出问题。”

        “嗯,先入为主,好像有些道理。”老毒物微微点头,“但是理由还是不够充分!”

        “我还没说完呢。”秦朗接着说,“不杀吴文祥,我就可以继续壮大我的公司。”

        “你那破公司?有个屁用!”老毒物不屑道。

        “你千万别小看了它。”秦朗一本正经地说道,“它可是一家合法的公司,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就意味着我有一个合法的身份。毒宗传人的身份是见不得人的,但是保全公司的投资商,却是正大光明地身份。我这个公司的人,也是正经的企业员工;公司赚的钱,也是合法收入。最关键的是,利用这个公司,我成功地吞并了青环帮。同样,只要时机到了,我也能用这个公司吞并卧龙堂。”

        “吞并卧龙堂?”老毒物哈哈一笑,似乎不相信秦朗的说法,“好,就算你吞并了卧龙堂,那又如何?难道作为毒宗的真传弟子,你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帮会老大?那真是会笑掉大牙的!”

        “老毒物,你还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啊。”秦朗有些装.逼地说道,“你总是习惯性地将自己当成了反面人物,所以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六扇门才会将你视为眼中钉。但如果你将自己也视为正道之士,跟这些人接近甚至打成一片的话,岂非很有意思?”

        秦朗的这个想法在老毒物看来真是有些天方夜谭、不可思议,但是却真的勾起了老毒物的兴趣,他神情有些期待地说:“好!你这个想法有些意思!哈……尽管你成功的把握很小,但不防去试一试。好,那吴文祥这枚棋子,就暂时留下吧。不过作为交换,过几天你还得替我完成一件任务。”

        “什么任务?”

        “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砰!砰!~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秦朗和老毒物同时警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