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91章 江湖和朝堂
  • 正文 第191章 江湖和朝堂

    作品:《少年医仙

        许仕平打这个电话,让秦朗肯定了一件事情:

        有江湖,就有朝堂!

        自古以来,朝堂或者说是古代的朝廷,对于江湖人士的存在并非不闻不问,反而还加强了管束,甚至还设置了专门的机构来管理和对付江湖人士。听老毒物说,即便是到了现在,这样的机构也仍然存在,但是秦朗多多少少有些不相信。

        许仕平的这一个电话,却让秦朗意识到了自己估计错误,看来现如今的国家依然有这一类神秘机构存在,而且这个机构的能量应该还比较大。

        许仕平在打电话求助,秦朗在等待结果。

        即便是许仕平找到了可以给许忆北解除蛊毒的人,秦朗仍然让许仕平夫妇欠了一个人情,毕竟是秦朗诊断出了许忆北的真正病情,只不过这个人情就算不上天大的人情了。

        许仕平这一个电话已经打了几分钟,但仍然没有停下的征兆,郑颖纹似乎不想秦朗觉得尴尬和无聊,所以她又向秦朗问了一个问题:“秦朗,刚才你推测下毒的人是想要对付叶中俊,但为什么遭殃的却是我们家北北呢?”

        “我推测有两个原因。其一,是那个叶中俊身上带着让毒虫不敢近身的东西,比如一些含有的香料、特殊的玉石等等,这样蛊虫无法靠近叶中俊,就攻击了他旁边的许大小姐;其二,就是下蛊的人不想叶中俊死,所以她攻击许大小姐,认为是许小姐抢走了她的爱人,所以要跟许小姐同归于尽。不过,我认为第一个原因更大。”秦朗仔细地分析说。

        秦朗说出这两个原因,都跟叶中俊有关系,秦朗相信许仕平夫妇肯定会将这一笔账算在这个叫叶中俊的家伙头上。

        “这个叶中俊!既然跟别的姑娘有染,居然还敢——小秦,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有没有办法救治北北?”郑颖纹本想痛骂叶中俊几句,但是大约觉得在秦朗面前说这些话不太合适,所以她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作为学医的人,救治病人本来应该义不容辞,但是夫人可能不知道,这蛊毒并非一般的毒药。蛊虫曝露在外界,是非常脆弱的,但吸收了人的精血之后,就会变得异常强悍,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只要它们藏在人体之中,就很难将它们弄死。甚至,宿主死亡之后,它们都不会马上死去。所以,要救治许小姐,唯一的办法就是——”

        “小秦,谢谢你的好意了。”就在这时候,许仕平忽地打断了秦朗的话,“我知道你的难处,我们会尽快带北北前往湘西,希望她能够撑下去。”

        许仕平的语气充满了沮丧,秦朗相信他已经从别人哪里知道了解除蛊毒的办法了。

        的确,秦朗猜得没错,许仕平通过自己的人脉打探到了治疗蛊毒的办法,但是这个办法却让他十分沮丧,因为要解除蛊毒,除了找到下蛊之人解毒的话,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转移法”,也就是将许忆北身上的蛊虫转移到救治者的身上。但是,救治许忆北的人,势必遭遇蛊虫的折磨,直到死亡!

        所以,许仕平非常沮丧,因为不可能有人心甘情愿地冒死去救他女儿,而且就算是有,还得还保证这人有办法将许忆北体内的蛊虫逼出体外才行。

        “老许,你干嘛打断我们的话?”郑颖纹有些不悦地说道。

        “因为小秦如果出手救你女儿,他会面临生命危险!”许仕平倒是为人坦荡,尽管他很想救回自己的女儿,但是他也不好意思让秦朗因此而冒生命危险。

        “这……这是真的?”郑颖纹看着秦朗,似乎不能相信这样的结论。

        秦朗无耻地点了点头。

        解除蛊毒的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将蛊虫转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因为蛊虫虽然是虫子,但是却并不蠢,它们在宿主身上吃香喝辣,当然不会轻易舍弃宿主。这就好比一个人呆在安乐窝中享乐惯了,怎么会轻易走出安乐窝,除非找到另外一个更好的安乐窝。

        因此,许仕平得到的信息没错,第二个解除蛊毒的办法就是将许忆北身上的蛊虫转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而许忆北受到的折磨也会转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

        秦朗之所以不说解除蛊毒的办法,可以让许仕平理解为秦朗不愿意冒生命危险。当然,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这么做的,许仕平完全可以理解这一点。现在,许仕平心里面当然恨透了叶中俊这个“小畜生”,因为他不仅欺骗了女儿的感情,还害得女儿遭遇这样痛苦地折磨!

        “好了,我这就联系人,安排北北去湘西吧。”许仕平已经做出了决定。

        “不——”郑颖纹阻止了丈夫的行动,用求助的目光盯着秦朗,潸然泪下,“小秦,我知道你有办法的,是不是?你救救我女儿吧,你看她还这么年轻……我不能现在就失去她……”

        此时的郑颖纹,完全就是一个无助的母亲,而不再是平川省的第一夫人,为了女儿的性命,她只能哀求秦朗。

        “颖纹,你冷静点!你这是干什么!”许仕平一脸焦急之色,对于妻子的忽然情绪失控,绕是以他一贯的镇定和睿智,此刻也是束手无策。

        “我只想救我女儿!救我们的女儿!小秦,我知道会让你有危险,但是我真的恳求你,救救她吧,我们都知道现在去湘西她只有死路一条……老许,我们不要去湘西,我不想女儿客死异乡……对了,要不然把北北体内的蛊虫转移到我身上,我来承担!”

        秦朗没想到郑颖纹反应这么强烈,这时候的郑颖纹,和之前粥面店的那个老板娘似乎没什么分别了,同样都是爱女心切,甚至为了女儿,她愿意失去自己的性命。

        忽然间,秦朗有些后悔了,他觉得不应该利用郑颖纹的母女之情。看来老毒物说得没错,秦朗的确是有“妇人之仁”,面对郑颖纹的恳请,秦朗的确是心软了。

        “郑夫人,您别再说了,我出手。”秦朗似乎做出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