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89章 虫儿的催眠曲(5更)
  • 正文 第189章 虫儿的催眠曲(5更)

    作品:《少年医仙

        唯一没有发怒的就是郑颖纹,因为她已经见过秦朗用“口哨”给人治病的过程,她对秦朗的医术还是有几分信心的,而且她相信秦朗在这个时候“吹口哨”,绝对不是为了消遣,应该是为了治病。

        所以,看到丈夫眼中升起的怒火,郑颖纹赶忙阻止,但她却发现许仕平眼中的怒火很快就消褪了,因为许仕平已经发现女儿狂躁的症状正在迅速消褪,这简直不可思议!许仕平清楚地知道,女儿的狂躁症一旦发作,一般会持续半个小时,就算是镇静剂也没用!

        秦朗继续用虫笛吹奏着“虫之安眠曲”,逐渐将病人体内的躁动的蛊虫给“催眠”了。蛊毒,尽管属于超越了七种普通毒药的玄毒一类,但蛊毒的本质仍然是毒虫,只要是毒虫,秦朗就有办法收拾。

        老毒物常说:“万毒归宗,唯我毒宗。”

        毒宗是天下万毒的源头,作为毒宗传人,如果连蛊毒都无法压制住的话,那岂非是太掉价了?更何况,这蛊毒并非最厉害的蛊毒,至少对于秦朗是不不构成任何挑战性的。

        于是,伴随着秦朗的“口哨声”,病人的狂躁症不仅消褪了,而且竟然安睡了,众人都听见了细微的鼾声。很显然,这一次病人不是昏睡,而是安睡了。

        整个病房的人大气都不敢出,都不敢贸然打断秦朗的口哨声,免得引发病人的再次狂躁,直到秦朗停止了吹口哨,所有的人才松了一口气,但这个时候,众人都觉得很疲乏。

        “这位小兄弟是?”许仕平的目光再度落在秦朗身上,但这一次他的目光中却没有愤怒,而是感激和疑惑。

        “他叫秦朗,是刚才吃面的时候偶然碰上的。”郑颖纹说道,“小秦的医术很厉害的!”

        “其实,不算是偶然遇上,我本来是吴文祥吴市长请来给许大小姐看病的,只是吴市长没见到你们,所以我一个人去外面吃东西,没想到碰上了郑夫人。对了,许大小姐需要休息,我们还是到旁边的会客室谈吧。”

        “我女儿没事了吗?”郑颖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暂时没事。”秦朗说,“我已经看出了病因,只是还有些问题需要问一下你们,这样才能完全确诊。”

        “没问题。”许仕平向陈凯峰说道,“小陈,你送林大师和各位专家去酒店休息吧,大家都辛苦了,你一定要保证各位专家休息好!”

        许仕平做事果然是四平八稳,即便是知道这些专家、大师可能派不上用场了,但语气却仍然很客气、很关照,让这帮人感觉很受用。

        病房中的人很快散去,就留下了一个护士在这里照看着。

        郑颖纹和许仕平领着秦朗进了一旁的会客室,陈凯峰则站在门口给领导站岗,尽管秦朗这小子是吴文祥带来的,但是陈凯峰还是不敢有任何疏忽。

        会客室中,面对着平川省的大老板夫妇,秦朗的身上没有半点紧张。郑颖纹亲手给秦朗冲了一杯茶,尽管只是普通的红茶包冲泡出来的茶,但是却表达了她内心对秦朗的感激。作为卫生厅的厅长,郑颖纹也知道不少医学常识,但是她完全不理解秦朗是怎么治病的。只是经过了粥面店的事情,还有女儿刚才的事情,她对秦朗的医术深信不疑,而事实也是如此,如果不是秦朗的话,她女儿现在只怕还在遭受病痛的折磨。

        “小秦,你说你是吴文祥请来的?”许仕平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实则包含了很多层意思。作为平川省的大老板,许仕平当然知道目前夏阳市的格局,而且他知道过两天叶锦承就会被任命为夏阳市的书记,这件决议已经通过了常委会,几乎是百分百地肯定了。在许仕平看来,吴文祥应该是知道了这事,所以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了。

        “是的。我曾经给吴市长的母亲治愈了困扰多年的风湿疼痛,所以吴市长对我的医术比较有信心,所以请我来这里。”秦朗并未隐瞒,因为他知道许仕平这样的人,心思必然缜密,对官场的动静更是了如指掌,吴文祥的那点心思肯定逃不过许仕平的法眼,所以秦朗也没打算隐瞒什么。

        “小秦,你的医术的确不错。”郑颖纹赞了一声,“北北自从发病开始,情况越来越严重,西医、中医的专家都看过了,但就是不见好转。说实在的,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可以用口哨声给人治病。另外,我想知道北北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其他医生都觉得她是精神方面出了问题,但我觉得不是这样。”

        “当然不是这样。”秦朗的前半句让郑颖纹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下,但接下来秦朗的语气一转,“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许大小姐的病比精神疾病还可怕!”

        “什么!”郑颖纹惊呼了一声。

        “郑夫人,你先不要惊慌,虽然我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许大小姐患的什么病,但事关重大,我还需要问过你们才能确定。”秦朗示意郑颖纹不必太惊慌。

        “请问。”许仕平说道。

        “许小姐近段时间是否去过云南或者湘西旅游?”秦朗问道,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湘西一带。”

        “应该没有去过吧,最近北北应该是在学校念书的。”郑颖纹摇头说,但语气却不太确定,尽管女儿是在安蓉市的华南联大上学,但郑颖纹和许仕平都忙于工作,的确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知道女儿的动向。

        “我需要确定一下,这个问题很关键。”秦朗说道。

        许仕平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老刘,帮我查一下机票、火车票记录,看看我女儿许忆北这段时间是否出过平川省……好,谢谢了。”

        以许仕平的能量,在平川省的境界要查清楚一个人的动向,自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短短的几分钟,许仕平就弄清楚了自己女儿这段时间的大致行踪。随后,许仕平向秦朗说道,“十天之前,北北跟一个同学去了湘西的凤凰县,你的猜测是正确的。只是,不知道这跟北北的病有什么关系?”

        “大有关系!”秦朗的语气变得恳请起来,“这就可以肯定,许大小姐是中了蛊毒。而且,是湘西一带特有的蛊毒!”

        【5更连发!请大家继续盖蛋糕,继续砸票!另外,手机站的朋友们,也请砸点Pk票什么的啊,排名太落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