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87章 功夫是吹笛
  • 正文 第187章 功夫是吹笛

    作品:《少年医仙

        虫笛很小,平时秦朗可以将它含在口中把玩,用舌头一卷,就可以将它藏入口中。尽管这东西很小,但却是毒宗的绝密之一,只有毒宗的真传弟子,才会被授予虫笛及使用之法。听老毒物说,虫笛是上古凶兽——蜚的角打磨出来的,所以用虫笛的声音可以驱使天下所有的毒虫,因为蜚就是上古最凶猛的毒虫。

        关于虫笛的来历,秦朗无法肯定老毒物的说法,因为蜚只是传说中的生物,秦朗去查过山海经,知道蜚是一种非常恐怖的生物,形状如牛,但是脑袋是白色的,并且只长了一只眼睛,尾巴像是蛇的尾巴。蜚说过之处,寸草不生,连水源都会干涸,所以但凡有蜚出世,天下必定出现瘟疫。

        对于蜚的凶悍,秦朗并不怀疑,他只是怀疑这虫笛是否真的用蜚的头角打磨出来的。不过,这虫笛却是十分坚固,看起来也像是某种骨头打磨而成的。

        虫笛的制作材料固然是非同一般,但普通人即便是得到了虫笛,也是无法用它驱使蛇虫的,因为首先要吹响虫笛,需要很强的中气,普通人甚至根本没有力气吹响它;其次,虫笛虫笛,既然是“笛子”,当然是可以用来吹奏曲子的。光是吹响虫笛也没用,还需要吹奏“虫曲”,驱使不同的虫类,需要不同的“虫曲”。

        这些虫曲一共有上千多首,但却并非是全部,因为据老毒物所说,历代毒宗的一些高手,他们自创了很多虫曲,只是很多人没有来得及将他们谱写的“虫曲”流传下来罢了。其中,最让老毒物津津乐道的就是毒宗十七代真传弟子,传闻这位真传弟子的功夫天赋不强,但是在虫笛上的造诣却连当时的毒宗宗主都无法望其项背,推许为毒宗千年不出的“奇才”。之所以称其为“奇才”而非天才,就是因为这位只是在虫笛方面造诣很强,功夫造诣却很寻常。不过,既然是千年不出的“奇才”,注定了他不可能庸碌一生的。

        这位“奇才”的一生果然没有庸碌,而且称得上是传奇,传奇而又短暂。他死的时候还不到十九岁,但是却令当时江湖的十个顶级门派高手尽数被灭,以至于这十个门派百年之内都未能恢复元气。最惨烈的一战,就是十大门派在华山开武林大会,“奇才”兄独自一人杀上华山,以虫笛驱使方圆数千里的毒虫,而且还召来了漫天的大漠的“杀人蝗”、“玄蜂”、“冥虫”等飞行的毒虫,用虫笛吹奏一曲“苍山龙吟”,大开杀戒,以血筑路。

        不过,这位“奇才”的光芒也只是昙花一现,因为华山一战是他最辉煌也是最惨烈的一战,最后他还是葬身华山之巅,他独创的一曲“苍山龙吟”也没有机会记入毒宗的典籍了。而老毒物之所以告诉秦朗这个故事,除了告诉秦朗毒宗如何人才辈出之外,还是为了提醒秦朗千万不要动情,更不能为情所困。

        因为这位“奇才兄”就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惨死的!

        秦朗收了虫笛,心里面缅怀了一下这位奇才兄。秦朗现在已经快十八岁了,但是自认为跟那位“奇才兄”的差距简直太大了,秦朗可没办法召集方圆数千里的毒虫。而且,老毒物说那位“奇才兄”功夫天赋“一般”,实际上并非如此,秦朗非常清楚,要用虫笛召唤方圆数千里的毒虫,必须要让虫笛的笛声传到千里之外。

        也就必须要有千里传音的本事!千里传音靠什么?当然是内劲!内息!

        所以,秦朗可以肯定这位“奇才兄”真的是毒宗的“音乐奇才”,至少目前的秦朗是没办法望其项背的。在秦朗看来,老毒物之所以如此看重他,无非也就是因为他的无相毒体 ,如果秦朗没有无相毒体,肯定老毒物都不会正眼瞧他一下,更不会收他为弟子了。

        “小伙子——请等等。”

        秦朗走到铺子门口的时候,却被之前那个中年女人给叫住了。

        “不好意思。打扰你一下行么?”中年女人三步两步追上了秦朗,“请问一下,刚才你真的用口哨声就把那小姑娘肚子中的蛔虫给‘催眠’了吗?”

        “不可思议吧?”秦朗淡淡一笑,“当然,我也没指望着别人相信,只要这小姑娘能够远离痛苦、免除开刀之苦就行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中年女人赶忙解释说。

        “与其好奇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不如关心一下自己吧。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平时的胃口应该不太好吧,是不是时常有胃痛、胃胀的感觉?如果是的话,你应该选取一点疏肝理气的中药,好好调理一下了。”秦朗见这个中年女人人品不错,所以提醒了她一句,免得她的胃病进一步恶化,变成胃溃疡之类的就麻烦了。

        “多谢提醒……你怎么知道我有胃病呢?”

        “中医望闻问切,望字在首,而且胃病只是小毛病而已,如果我连这都看不出的话,哪里还配得上学医。”秦朗的语气流露出几丝自负,不过实际上他已经足够谦虚了。因为以他的本事,给人治病简直是大材小用了。

        “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医术竟然这么高。”中年女人恭维了秦朗一句,有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加上秦朗一眼看出了她有胃病的事实,中年女人基本上可以肯定秦朗的医术的确不错。

        “一般而已,不过比很多半吊子中医强多了。”秦朗倒是不谦虚,“另外,你要记住,胃病三分治、七分养,疏肝理气的药物可以缓解你的症状,却不能给你一个完全健康的胃。言尽于此,信不信由你了。”

        “请等等——”中年女人再次叫住了秦朗。

        “还有什么事情吗?”秦朗只好回头问了一句。

        “是这样的……我女儿生病了,就在这家医院住院,如果你方便的话,我想请你帮她看看病。”中年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向秦朗发出了邀请。

        “这样啊——也罢,治病救人是我等学医之人的天职。只不过,我去医院给你女儿看病,这会不会引起医院医生的反感啊?”秦朗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中年女人说道,“请吧。”

        “好。”秦朗反正这会儿也没事,他也不想陪吴文祥一起坐冷板凳,于是打算跟着中年女人去看看,毕竟这中年女人心肠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