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66章 生死赌博(一更)
  • 正文 第166章 生死赌博(一更)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用脚一勾,刚好勾住了陆青山的脚跟,陆青山借到了力,尽管只是一只脚,但是对于天天站“大圣桩”的陆青山来说,一只脚借力就足够让他站得稳稳当当了。

        啊!啊!啊!~

        秦朗和陆青山是稳住了身形,但跟他们一起掉下来的三个人就没这么好运气了,这三个人的腿都被刀子给扎穿了,虽然看起来没有生命危险,但这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三人叫得跟杀猪似的。

        吕超还以为秦朗和陆青山中招了,忍着痛过来观看,为了稳妥起见,这厮已经用钢栏盖住了上面,让秦朗和陆青山根本没办法逃走。过去的时候,吕超看了一眼已经被惊呆的李霸,冷哼了一声:“等收拾了他们两个,老子再弄死你!”

        李霸一个哆嗦,他今天总算是见识了吕超这一条“响尾蛇”的厉害,难怪这厮可以不将青环帮的元老们放在眼中,这功夫、这心机实在太恐怖了!就像秦朗和陆青山这样的功夫高手,居然都中了吕超的陷阱!

        吕超看起来好像是胜利者,但是他这会儿看起来却非常狼狈,因为他的整个脑袋都被秦朗那一腿给题肿了,脑袋跟猪头似的,而且到现在脑袋都还在轰鸣,头昏眼昏,甭提有多难受。不过,幸好现在已经把秦朗和陆青山给擒住了,否则在小弟们面前丢这么大的脸,日后怕是要成为笑柄。

        吕超踩在铁栏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困在里面的秦朗和陆青山,狞笑道:“任凭你们两个功夫如何了得,还是被老子给困住了!妈的,你不是杀了青鹤云么?嘿,想不到老子居然还用这个陷阱给青鹤云报仇了,真他妈是天意!——不防告诉你们,这个陷阱本来是老子给青鹤云准备的,老子早就想干掉他了!”

        吕超是练武的人,他对枪支这东西并不迷信,而且枪支容易招来警察的注意,所以他更相信陷阱机关,这个陷阱就是他专门准备着对付青鹤云的。这个陷阱看似简单,实际上吕超却费了很多心思,别的不说,单单是这陷阱上方的地板,就用了很厚的混凝土,所以平时走在上面,即便是用力跺脚,都不会有空响声产生,这也是秦朗和陆青山都没有察觉到地下有所异常的原因。

        被困在这下面,陆青山都有些紧张了,忍不住说道:“吕超,我们两个没受伤,你的这三个小弟恐怕是要流血死掉了!”

        “是啊,超哥,放我们上来吧……”其中一个苦苦哀求道,尽管这陷阱是吕超弄的,但是他们三个人却不敢有任何的怨言,至少表面上是不敢的。

        “超哥,我们支撑不住了!”另外一个小弟也哀求道。

        “少废话!等老子弄死这两个小子,你们就可以上来了。”吕超看来是根本不在乎这三个小弟的死活,用得意地目光打量着秦朗和陆青山,“被困在这里面的感觉不错吧?你说我是让你们饿死在里面好呢?还是痛快一点,直接往这里面注水呢?”

        “超哥,别放水啊,我们会被淹死啊!”又一个小弟哀求道,简直都快哭了,“超哥,我跟你这么就了,没功劳也有苦劳啊……”

        “麻痹的!再嚷嚷,老子让你第一个死!”吕超冷血地说道。

        不过就在这时候,吕超忽地感觉到脖子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划破了他的脖子,他下意识地用手一摸,却摸到了殷红的血液。

        “怎么回事!”吕超猛地一惊,他的脖子竟然被什么东西割伤了,而且伤口还有麻痒的感觉——这分明就是中毒的征兆!

        一道红光回到了秦朗的身上,秦朗冷笑道:“吕超,你放水啊,看我们谁会先死!不过,我不妨告诉你,你毒发时的感觉可不好受!”

        “你用暗器?抹毒了?”吕超赶忙服用了一枚解毒的药丸,青环帮一直在贩卖蛇毒和毒药,吕超当然也有解毒的药丸,服了解毒丸之后,他心里面稍微安定了一些,“蛇毒是吧?我服了解毒丸,就算是解不了毒,也能支撑到医院去注射血清……我会没事,死的是你们!”

        “那你放水啊!”秦朗冷笑,“我们就看看谁先死!”

        “好!老子跟你赌——放水!看你不把解药给老子!”吕超冲着一个小弟吼道,将院子里面的软管拖了一根,接上了自来水龙头,然后直接向里面灌水。

        下面三个小弟见吕超真的放水,已经吓得哭爹喊娘了。

        而秦朗和陆青山,却是镇定自若,反正也没办法从这里逃出去,的确只有赌一把了。更何况,秦朗还有最后的手段呢。

        谁很快蔓延到了秦朗和陆青山腰间,不过吕超也感觉到毒性似乎在身上蔓延了,解毒丸根本挡不住这种毒的蔓延,不过他却不肯认输 ,强自镇定向秦朗说道:“我看你还撑多久!最多三分钟,这水就能把你给淹了!”

        “无所谓,反正我死了,你也得陪葬。”秦朗淡定地说道,“你让我们出来,我就给你解药。要不然,你就一起等死!”

        “妈的……继续注水!”吕超神情疯狂地说。

        很快水已经淹到了秦朗和陆青山的脖子,吕超又向秦朗问解药,不过这一次他却向陆青山说:“你小子总不想给他陪葬吧?赶忙劝他交出解药,我放你们一马!”

        陆青山如同没听见吕超的话,直接闭上了眼睛。

        “我草!老子要淹死你们——注水!”吕超已经歇斯底里了,因为他知道如果秦朗死了,他也肯定会死,他现在都分不清究竟是要把秦朗淹死,还是要把自己“淹”死了。

        不过水迅速注入陷阱里面,很快已经没过了秦朗和陆青山的头顶。

        “我草——停!你他妈真的想我死啊!”片刻之后,吕超一脚将正在拿水管注水的小弟踹开,然后不甘心地怒吼道,“将他们放出来!我草!我草他祖宗十八代!”

        铁栏盖子被拖开,秦朗和陆青山从里面爬了出来,另外三个受伤的小弟也被拉了出来,吕超面如死灰,看着秦朗有气无力地问道:“这是什么暗器?什么毒药?”

        “想知道?”秦朗甩落头发上的水珠,淡淡地说道,“偏不告诉你!”

        “你——”吕超气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倒不是被秦朗给气的,而是毒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