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7章 周末有约
  • 正文 第137章 周末有约

    作品:《少年医仙

        “这月不是刚交过水费么?”

        陶若香一边嘀咕着,一边打开了门,当门打开的时候,却没想到站到门口的居然是秦朗,而且这家伙竟然用讨打的笑容望着她。

        “陶姨,我发现你的防备心很低啊。”秦朗这厮居然还用教育地口吻说,“你想想看,你这样天生丽质的人,本来就容易招惹色狼上门,而你的防备心居然还这么弱,我真是替你感到担心啊!”

        “你就是小色狼!”陶若香冷哼了一声,看到秦朗这家伙,陶若香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陶姨,你刚才不是还说不生我的气了么?”秦朗笑着说。

        “刚才是刚才。”陶若香哼了一声,“谁让你跟我撒谎来着?”

        “我哪有撒谎啊?我又没有说要回家去,是你让我赶紧回家啊。”秦朗辩解道。

        “居然还狡辩——咦~”陶若香本想再训斥秦朗几句,但是看到秦朗忽地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拿出一束鲜花递到她面前,顿时心头的那点怒气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以陶若香的姿容,生平已经收到过无数的鲜花,但却还是头一次收到这样的特别的鲜花。秦朗手中的这一束鲜花,完全就不是来自花店的玫瑰、百合之类,而是纯天然的野花,清香宜人,散发着一种春的气息。并且,这一束鲜花的中间,还有一支刚刚绽放的粉色桃花。

        “这花是从哪里弄来的?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桃花?”陶若香问道。

        “其实,之前是我撒谎了。”秦朗一本正经地说,“其实我不是出去散心,我是去出去‘采花’了。”

        “无耻的家伙!没个正经!”陶若香啐骂了一声,但显然并没有真正生气,并且还让秦朗进了屋子,“没事给老师送什么花啊!”

        “难道学生就不能给老师送花么?”秦朗说道,“我觉得陶姨你思想有问题呢,学生给老师送花,可能的含义很多,比如祝老师永远漂亮年轻,也可以是祝老师幸福,或者是祝老师身体健康等等,并不是你所想的那层意思。”

        “喂……你这家伙,我想什么意思了?”

        “就是那一层意思,你懂的。”

        “懂你个头!”陶若香轻哼了一声,“对了,你这桃花究竟是从哪来来的?夏阳市的桃花,一个月前就凋谢光了。”

        “山上采的啊。”秦朗笑着说,“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话陶老师应该是听说过的吧。所以,我专门去了一趟白屏山,在山顶给陶老师你带回来一束。”

        “这花真香!”陶若香嗅了一下赞道。

        “当然了,家花哪有野花香,这可是真正的野花呢。”秦朗笑道。

        “贫嘴——对了,你说这花是白屏山上采的?南平县那个白屏山?”陶若香讶道,“那地方不是没开发么?”

        “我去了之后,就开发了。”秦朗没有仔细解释,“赶紧那花瓶插着吧……嘿,孙博要是知道你收了我送的花,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是孙老师!一点都不知道尊师重道!”

        “这可不能怪我,上一次我们跟孙博吃饭的时候,是他说要跟我称兄道弟的,难道你忘记了吗?”

        “就你歪理多!”陶若香知道说不过秦朗,将这一束野花放入了花瓶中,然后准备去洗手间给花瓶注入一点水,却被秦朗阻止了,秦朗从背包里面摸出半瓶雪碧递给了陶若香,“南平车站买的,五块钱一瓶呢,这半瓶还值二块五,拿去插花吧,别浪费了。”

        “雪碧插花?”陶若香真是哭笑不得。

        “怎么不行?”秦朗反问了一句,“亏你还是生物老师呢,居然不知道雪碧的妙用就是用来插花么,雪碧中的糖分可以让鲜花开放的时间更长,更何况,这一瓶雪碧中还残留着我滋养的唾沫呢。”

        “你真是……我真是对你无语!”陶若香哼了一声,“既然这样,交给你好了。”

        陶若香将花瓶和花束一起递给了秦朗,而秦朗也是干脆,果然将半瓶子雪碧倒入了花瓶当中,然后向陶若香说:“放心好了,保鲜时间比你想象的长很多。”

        “且信你一回吧。”陶若香将花瓶放在了书桌上,然后向秦朗问道,“你今天真的不回家去么?”

        “回去干嘛,那么远。而且,爸妈好不容易有时间周末过个二人世界,我就不去当什么灯泡了。”秦朗笑着说,“怎么,陶姨你晚上有约吗,着急赶我走?”

        “我说过要赶你走么?”陶若香心头忽地有了一个想法,“要不然,你晚上跟我一起去吧——有个大学同学来看我,带你一起去蹭饭吧。”

        “蹭饭我没多少兴趣——你那同学漂亮不?”

        “你果然是一头色狼呢!人家的确是大美女,不过已经有男友了,你就别去打人人家的主意了。更何况,人家年龄也比你大,肯定看不上你这样的中学生。”陶若香赶忙打消了秦朗的非分之想。

        “陶姨,你的话不能说得太绝对了。这年头可是很流行姐弟恋的,而且像我这样风流倜傥的中学男生,简直就是很多寂寞姐姐的最爱,万一人家就看上我了呢——”

        “绝对不可能!少废话了,等我换身衣服。”陶若香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卧室,然后砰一声关上了卧室门。

        秦朗可以想象接下来会发生怎样地香艳场面,可惜他却无法亲眼目睹,只能想入非非。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陶若香才从卧室里面走出来,换装和稍微打扮过后的她,愈发娇艳起来,就如同花瓶中的那一支桃花,一枝独秀,完全吸引住了秦朗的目光。

        陶若香穿着一身波西米亚风的连身长裙,左手腕上带着一串彩色水晶手链,长发披散在肩上,脚上踩着一双坡跟凉鞋,很夏天、很风情,让人百看不厌,根本舍不得移开目光。

        “好了。我们走吧。”陶若香见秦朗的反应,就知道自己这身打扮已经很有杀伤力了,不会在闺蜜面前输了形象。

        “这就走了?你这样盛装打扮,我要不要换一身衣服啊?”秦朗问道。

        “你只是去蹭饭而已,换什么衣服啊。”陶若香哼了一声,“况且,今天晚上是我跟闺蜜吃饭,我们才是主角,我们才是红花,至于你嘛——”

        “我懂,我只能充当绿叶嘛。”

        “不是,你充当牛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