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3章 白猿少年
  • 正文 第133章 白猿少年

    作品:《少年医仙

        国人一向喜欢看热闹,就算是两只狗打架都能引起一群人围观,何况是猴戏,所以当秦朗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围了几圈人。

        透过缝隙,秦朗看到场地中间有一头大白猿正站立起来向四周的看客鞠躬,只是这白猿似乎有些衰老了,头顶的毛都掉了一半,不过因为全身雪白的毛皮,使得它还是有几分看点。白猿旁边,站着一个跟秦朗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年又黑又瘦,头发蓬乱,给人一种很孤苦的感觉。

        “喂!小子!人都围上来了,赶紧开戏!哥还得去泡温泉呢!”一个青年男子不耐烦地催促少年开始表演。

        “好!马上开始!老白,准备好啊。”少年向这白猿说话的语气,不像是主人的命令,倒像是在跟这白猿商量。

        白猿居然听懂了,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跟少年配合表演起打篮球、钻圈、倒立、翻跟斗等把戏。这一人一猴,表演得都很卖力,不时地引起看客叫好和笑声。

        精彩猴戏很快就演完了一场,接着就是收“戏票”的环节了。跟电影院看戏都是先买票再看戏,不好看也不能退票;但是江湖卖艺,却都是先演戏,再“补票”。依照行业规矩,但凡是看完整场猴戏的,都应该多多少少给点钱,因为那表示你对人家的表演很认可;若是不想给钱,那么你看一看就应该走开了。

        看完卖艺表演立即闪人的,那就是德行不够了。

        只不过,这年头自觉的人真不多,看到白猿端起铜锣来要钱,大部分人就准备一哄而散了,少年又赶忙说道:“各位乡亲、朋友,有钱出钱,没钱的也给老白赏点吃的吧。另外,赏钱的朋友,我这里都送一张猴儿符,贴在家里,保你四季平安、大吉大利……”

        少年虽然在拼命地叫卖,但是真正给钱的人却寥寥无几,而且多数都是几块硬币。更可气的是,先前那个催促开戏的“温泉哥”不仅一毛不拔,而且转身离开的时候口中还说:“妈.的,猴子可是保护动物,耍猴戏还想收钱,老子等会儿就打110举报!哼!”

        秦朗不禁摇了摇头,摸出了五十元放在了铜锣里面,但那少年却没有感谢秦朗,因为他此时的目光根本没在秦朗身上,而在那个“温泉哥”身上。

        这时候“温泉哥”已经和人群走了几步远了,少年吹了一声口哨,白猿忽地蹿了出去,钻入了人群之中,然后很快又蹿了回来,丝毫没有老态龙钟的感觉。当这白猿蹿入人群的刹那,秦朗看得清清楚楚,它伸手将“温泉哥”的钱包从屁股兜里面扒了出来,这白猿人钱包的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知道它是这方面的高手。

        秦朗顿时来了兴趣,因为此刻他确信眼前这个面相孤苦的少年必然是江湖中人,所以生出了结交之心。

        但卖艺少年这会儿却急于离开,毕竟猴子已经得手了,万一“温泉哥”很快发现,必然会回头找麻烦。

        卖艺少年收拾东西急速离开,秦朗远远地跟在对方后面,两人一前一后拐过了几个街头之后,卖艺少年走进了一条小巷子,然后开始清点那钱包里面的东西。只是,很快他就是失望了,他本以为这个口口声声要去“泡温泉”的家伙是一个款爷,谁知道钱包里面竟然只有十几块渣渣钱,少年不仅大叹倒霉。

        随后,卖艺少年摸出一张五十的钞票,轻叹了一声:“还好,今天有人给了赏了五十,至少能够爷爷弄顿肉补一补身体了——哎呀,知道了,晚上你也有肉吃!”

        后面一句话,却是卖艺少年对那白猿说的,因为当卖艺少年说吃肉的时候,这白猿居然眼巴巴地望着他。

        就在这个时候,秦朗走入了巷子当中,他的出现让卖艺少年猛地警觉起来,那白猿也警惕地盯着秦朗。

        秦朗在距离卖艺少年三米的距离就停下了脚步,微笑着说:“我没有恶意,只是大家都是江湖人,所以想跟你认识认识,我叫秦朗——”

        “对不起,我没兴趣!”卖艺少年并不领情。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别人的钱包?”秦朗忽地问了一句。

        卖艺少年眼神霎那间变得凌厉起来,冲着秦朗冷冷道:“你想怎样?”

        “我只想跟你认识认识。刚才那五十块,是我给的。”秦朗依然在笑。

        “怎么,五十块你就想收买我?”卖艺少年虽然有些落魄,语气却很高傲。

        “真要收买你,一张五十肯定不够。只不过,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我只是想帮衬一下你,真没别的意思。”秦朗的语气显得很诚恳。

        “谢了,但我还是希望自谋生路。”卖艺少年依然不领情,“如果没别的事,我走了!”

        秦朗暗叹一声可惜,本想跟对方结交一番,可惜这卖艺少年却不留情。

        江湖结交,自然是随缘了,秦朗侧让了两步,给对方留出路来,这是告诉卖艺少年,秦朗并不想为难他。

        “谢谢你的赏钱。”

        卖艺少年从秦朗身旁掠过的时候说了一声,当他跟秦朗擦生而过,走了几步的时候,秦朗忽地说了一句,“请问你家里面是不是有病人?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帮忙!”

        卖艺少年猛然回头,盯着秦朗:“你怎么知道的?你去了我家?”

        “不是!你的衣服上,有中药材的味道。我精通医术,对这些药材很熟悉。”

        “很熟悉?那你知道我今天熬了什么药么?”卖艺少年警惕性很高。

        秦朗淡淡一笑,说了几样中药材的名称,这少年脸色顿时变得惊骇起来:“你……你怎么知道?”

        “我说过了,我精通医术。你是江湖卖艺的,我是江湖郎中。”秦朗又笑了笑,但是笑容却很真诚。

        卖艺少年终于被秦朗的笑容感染,放下了戒心,有些僵硬地笑了笑:“我叫陆青山。”

        “陆青山,好名字!”秦朗说,“如果你放心的话,就带我去见那位病人吧。”

        “你问药味就能说出药名,肯定医术不错,从医品看人品,我信得过!”卖艺少年稍稍恭维了秦朗一句,然后摸出那个钱包,“不过,等我把这东西丢回汽车站值班室吧。那家伙虽然可恶,不过拿了他的钱就算了,钱包证件还是给他丢回去。”

        “貌似里面钱不多吧?”秦朗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先前你打开钱包的表情了——你差点就骂那家伙的娘了吧?”

        “哈哈~我的表情有那么夸张么?”

        “事实是,比我形容的更夸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