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2章 隐忧
  • 正文 第132章 隐忧

    作品:《少年医仙

        “当然!”老毒物瞪了秦朗一眼,“难道你以为随便什么货色都能上江湖谱么?”

        “青帮就不用说了,那哥老会又是什么来历啊?”秦朗问道。

        “巴蜀一带,有群人经常称‘袍哥人家’,这些人就是哥老会的了。”老毒物说道,“只不过,辛亥革命之后,哥老会的人参加革命死了不少,逐渐就没落了。”

        “跟我们毒宗一样,没落了?”

        “臭小子!你能不提这一节么!”老毒物气得吹胡子瞪眼,毒宗的没落是不争的事实,但这却是老毒物最大的痛。

        “那你老当我没说这个,再跟我说说哪些是真正的门派吧。”

        “算得上真正的门派的,最有名的当然佛宗的少林派,道教的武当派了……”

        老毒物平常的话不多,但今天却破天荒给秦朗说了不少东西。不过,秦朗感觉老毒物没这么“好心”,他之所以给秦朗说了这么多,是因为他已经将秦朗推入了这深不可测的江湖之中。

        当红日彻底照亮了天空的时候,老毒物停止了给秦朗普及江湖常识,高深莫测地说道:“记住我交代的事情,接管整个青环帮的产业!到时候,你会看到真正的江湖!”

        说完之后,老毒物整个人如同蝙蝠一样向山下“滑翔”而去,他的身形在几株大树顶端上蹿跃了几下,就彻底消失在山间了。

        小时候,秦朗本以为飞檐走壁只是传说,但是老毒物来无影、去无踪的身法却让秦朗相信了轻功是真正存在的。

        秦朗将羡慕的目光收了回来,然后沐浴着朝阳独自一步一步地向山下走去。

        任何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

        无论是武学路还是江湖路,都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但秦朗相信,终究有一天,他能够跟老毒物比肩,甚至可以超越他!

        ※※※

        白屏山顶的日出没有给秦朗太多的震撼,因为老毒物的那一番话比山顶日出带来的震撼更大:

        武道之路遥无止尽,江湖之水深不可测。

        下山的时候,秦朗不禁在想,屹立在江湖顶峰的佛宗、道教,他们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他们的高手究竟达到了怎样地境界。

        下山的时候,不免又要路过山寨,但秦朗却没有打算进去。

        只是,秦朗虽然不打算进去,却已经有人在山寨外面的路上等着他了。

        等待秦朗的人是“八大金刚”的其中两个,见到秦朗走来,这两人赶忙迎了上去,未免引起秦朗误会,其中一个赶忙解释:“大哥,您别误会,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有些事情,我们要给您交代一下。”

        “请说。”秦朗停了下来,看这两人还有什么说道。

        “这是青环帮的账本,请您过目。还有,这是青鹤云的银行卡,密码是——”

        其中一人将早就准备好的账本和银行卡递向了秦朗,但是却被秦朗拒绝:“我根本没打算拿走青鹤云的银行卡。否则的话,也不用等到现在。我之所以留下这张卡给你们,是看你们这寨子中有老有小,就算是要重返正道,也需要钱养家糊口的。所以,这笔钱我原本打算留给你们自己分配了。”

        两人一听,对秦朗顿时生出由衷地佩服,这两人见秦朗坚决不收,于是才又说道:“大哥您真是仁义!让我们佩服得很!只是,这账本您一定要拿着,这上面记载着青环帮跟平川省其它帮会之间的账务往来。以前我们青环帮主要靠贩卖各类迷.药、蛇毒配制的毒药给其它帮会,然后从他们的手中换钱和枪支。”

        “难道你们怕这些帮会找你们的麻烦?”秦朗问道。

        “那也不是。尽管现在帮会解散了,但我们也不是任谁都可以欺负的人。别的帮会我们都不担心,惟独那个卧龙堂,我们真的有些担心。我们这边提取的蛇毒,大部分都是被卧龙堂收购了,他们也从我们这里购买了一些‘春苗喜雨’,万一以后他们拿不到东西了,肯定会迁怒我们的!”提到卧龙堂的时候,这两人一脸都是畏惧。

        因为“卧龙堂”这三个字,在平川省境内的确有一股强大的威慑力,只要是在江湖道上混过两天的人,都听说过这个名字,因为卧龙堂就是平川省最强的两个帮会之一,而且这个帮会有很大的背景,代表着一个超级家族,这个家族涉足平川省很多行业,青环帮是远远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秦朗明白了这两人在担心什么,将那账本揣入了衣兜里面,然后吩咐道:“账本我接下了,如果卧龙堂的人要‘算账’,就让他们来夏阳市找我。如果真有麻烦,你们也可以来夏阳市找我。”

        “多谢!多谢!”这两人连声感谢,如蒙大赦。

        如果秦朗不接下这账本的话,卧龙堂的人找上门,只怕是后患无穷,所以其他人商量之后,才让他们两人来这里等秦朗,毕竟昨晚还是有人看着秦朗上山的。

        “好了。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希望以后来这里的时候,不会再是乌烟瘴气的景象了!”秦朗告诫这两人道。

        这两人连连点头,然后目送秦朗下山。

        白屏山本来就很偏远,下山之后秦朗没有碰到摩托车,只能沿着坑洼不平的山路向县城的方向走去,好不容易在半路的时候遇上了一辆摩托,秦朗花费了三十的车费,这才到达了南平县的汽车站。

        秦朗的运气不太好,刚好错过了一辆开往夏阳市的班车,这就意味着他还要在这里等两个小时,才能等到下一班车,这让秦朗不禁心头郁闷。

        因为这一耽搁,下午的课怕又是不能去上了,陶若香那里,秦朗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去交代了,只希望手中这一束鲜花可以平息她心头的怒火。

        “各位乡亲,各位朋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精彩猴戏,马上开锣!铛!”

        就在这时候,车站门口的街道上响起了几声清脆的卖艺锣声,听见这锣声,不少旅客开始走向车站口,忍不住想要去看看猴戏,秦朗也随着人群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