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5章 靠你自己
  • 正文 第105章 靠你自己

    作品:《少年医仙

        老毒物果然躲着秦朗。

        因为当秦朗找到老毒物的“居所”时,他根本就不在这里。

        实际上,老毒物平时本来就是一个“隐形人”,因为他这个工作根本就不重要,平常的主要任务也就是锁大门、开大门,而且由于学校原本就有不少保安,所以他这个开门、锁门的工作本来就可有可无,也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平常,老毒物就呆在铁门旁边的一间低矮的小屋中,里面的黑白电视一直开着,给人一种他随时都在里面的错觉。

        但是现在,老毒物并不在这里。

        而且秦朗知道,如果老毒物存心藏起来的话,他是根本找不到的!

        到底要怎么办?

        秦朗在老毒物的屋子外面呆了很久,一直不见这老家伙出现,直到秦朗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咦,秦朗,你怎么来了?你今天不上课么?”

        秦朗这才回过神来,一看时间竟然已是黄昏,而叫住他的人,就是他父亲秦楠。

        秦楠,已经在这一栋实验大楼里面工作了近二十年了,但却仍然只是一个讲师、实验员,连副教授也没有评上,不过秦楠早就习惯了,他将更多的热情投入到了科研之中。

        秦朗的忽然出现,让作为父亲的秦楠感到很诧异,秦朗脑子一转,相出了一个理由:“我一个同学生病住院了,就在省中心医院,所以我来看看她——是女同学!”

        秦楠微微一愣,然后脸上一喜:“好啊,小子!不过,谈恋爱虽然重要,但是也不能耽搁太多学习时间,毕竟你们都要参加高考了。对了,你带的钱够不够,既然是看望女同学,总得买点礼物不是?”

        秦楠的言下之意,如果是探望男同学,就没有必要去破费了?

        “啊……我就是为这事找你的。”秦朗趁机找了一个理由,“那给我两百块吧。”

        秦楠没有犹豫,爽快给儿子拿了两百元,然后又说:“晚上回去吃饭?”

        “今天算了,办正事要紧啊。”秦朗还想留在这里等老毒物。

        守株待兔这个办法虽然愚蠢,但未必一点用处都没有。秦朗相信,老毒物肯定知道他已经来了这里,甚至老毒物可能就在附近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呢。

        “这样啊……那行,为了爱情坚持一下也好。”秦楠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有事情的话,给你老爸打电话啊。”

        秦朗点头答应,老爸离开之后,秦朗干脆钻到老毒物的小屋子里面——守株待兔。

        就在这时候,秦朗接收到一条短信息,他还以为是老毒物发过来的,赶忙拿起手机浏览,但是让他没想到的,竟然是一条陌生信息:

        “秦朗,你喜欢的一个女人死了,心痛么?这只是开始!”

        “草!这事竟然是冲我的来的!”

        秦朗心头大恨,想不到洛滨这一次中毒,竟然是因他而起!

        秦朗没有回这一条信息,因为他没有回的必要,但是从这一条消息可以看出,对方以为洛滨已经中毒身亡了。而事实上,如果没有秦朗的介入,洛滨只怕真的已经死了。

        秦朗心头怒火滔天,却没有理会这一条短信,而是给老毒物发了一条短信过去:“老毒物,你帮我救她,要不然别指望着我给你养老送终!”

        这是典型的威胁短信!

        既然哀求没用,秦朗只能采取威胁的方式了。

        可是,老毒物却是油盐不进,完全没有将秦朗的威胁放在心上,仍然是没有回秦朗的短信息,打电话过去,也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秦朗忧心如焚,但是却无可奈何。

        老毒物真是一个狠心肠的人,秦朗在这里等了一晚上也不见这老东西的踪影。

        直到第二天早上,秦朗收到了老毒物的短信:“求人不如求己!”

        “我擦!”秦朗忍不住骂了一声,险些将手机都给摔了,自己等了一晚上,想不到竟然就等到老毒物这么一句话。

        求人不如求己。

        老毒物摆明了是要让秦朗自己解决。

        但是愤怒之后,秦朗却又感觉这话不是这么简单,似乎还有别的意思。

        “难道这老东西是暗示我,以我的能力,应该有解决办法?”秦朗心头疑惑地想道。

        就在疑惑之际,秦朗的手机响了起来,这一次却是洛海川打来的,他让秦朗赶快赶回医院,因为洛滨的生命体征又开始不稳定了。

        秦朗心头一紧,这意味着九香玉露丸也无法压制住她体内的毒性了。

        毒发则身亡,这是注定的结局。

        秦朗火速赶回了医院,洛滨再度被送到了急救室,不过这一次医生没有对她实施手术抢救,只是为她的身体注入营养液和输氧。

        即便是到现在,医生也不相信洛滨是中毒了,因为血液检查完全没有中毒的征兆,只是身体免疫系统衰竭,同时造成了器官衰竭。

        “秦朗,你的师父呢?”洛海川看到秦朗竟然一个人赶来,心头不禁一凉。

        “我师父,他离开平川省了。”秦朗在心头已经将老毒物骂了几百遍,这老家伙果然是铁石心肠,见死不救。

        “那怎么办啊?他在哪里,我可以找人去接他……”洛海川也是六神无主。

        “没用了。”秦朗说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毒发的过程减缓,给她更多的时间,让我想到解决的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几个医生盯着秦朗,洛滨的身体器官都处于衰竭状态,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是无能为力了。

        秦朗没有理会这些医生的猜测,将一枚龟息丸融入营养液之中,注入了洛滨的静脉之中。一旦服用了龟息丸,病人就会处于假死状态,心跳和生命体系都进入最低的状态,新生代谢等等都会大幅减弱,甚至处于停滞状态,这样当然也可以减缓毒发的过程了。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洛滨将会失去意识。

        如果秦朗还没有解决办法,她将在沉睡中死去。

        但至少,避免了她毒发时的痛苦。

        当龟息丸的药性融入洛滨的身体之后,她的心跳和呼吸骤然降低,这将医生和洛海川都吓了一跳,还以为秦朗这个赤脚医生搞砸了。但是,当洛滨的心跳降到每分钟只有六七下的时候,居然不可思议地稳定了下来,其他生命特征也同样趋于稳定——

        这简直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