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0章 又要挨耳光
  • 正文 第100章 又要挨耳光

    作品:《少年医仙

        晃眼间,三天就过去了。

        教室里面,原本属于洛滨的座位,也变成了别人的位置。

        偶尔间,秦朗望着教室前面的座位时,会有刹那的走神,因为他似乎感觉到洛滨的背影还在那里。

        伊人已去,原本秦朗应该选择遗忘,但是不知道为何,因为洛滨的离开,以前的那些回忆反而越来越清晰了,那种奇妙的感情也越来越浓烈了。

        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

        可能这句话还真有些道理。

        江雪晴时常会出现在秦朗面前,秦朗也能够感觉到来自她的关心,但是现在的秦朗,根本没有心思去接受另外一段感情,哪怕是这一段感情似乎唾手可得。不过,倒是听赵侃提醒秦朗,江雪晴身边有人追她追得紧,让秦朗不要错失了良机,但秦朗却不以为然。

        “秦朗,请你去校长室一趟。”

        快要上课之前,孙博来到了秦朗座位边,担心秦朗这家伙又跟他作对,所以孙博用了一个“请”字。如果秦朗这小子不去的话,孙博只怕少不了会被校长训一顿。

        “好,我去。”既然孙博这么客气,秦朗也没打算跟他对着干,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就是这个意思。

        对于七中的学生来说,很多人在七中呆了几年,却没有机会踏入校长室一步。因为即便是开除学生这种重大事情,也不需要校长亲自来经手。

        校长室在教室办公楼的五楼,最中间的办公室。五楼,就是这一栋办公楼的顶楼了,中国自古有“九五之尊”的说法,所以九楼五楼的位置,当然是最崇高的位置了,中间的房间自然就属于各位领导的了。当然,这些都只是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有人去采访什么的,官方是肯定不会承认的。

        校长室显得很大气,走廊上有不少代表着七中辉煌历史的照片,还有一张照片是刚刚贴上去的,那是洛滨的照片,照片中的她很漂亮,也很孤高,给人一种很强烈的距离感,照片下面写着“哈佛女生洛滨”。

        停顿了片刻之后,秦朗敲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七中的校长,名叫王芝秀,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戴着眼镜,给人很知性、很优雅地感觉。

        不过,秦朗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位校长身上,而是坐在校长办公室沙发上的那一位女人。这位女人一身贵气逼人,且跟洛滨有三分相似,秦朗认得这个女人,她是洛滨的母亲。

        “你就是秦朗同学吧。”王芝秀和颜悦色地向秦朗说道,“这位是我的上级领导,省教育厅的宋厅长。”

        “王校长,我今天不是来这里指导工作的,如果方便的话,请让我单独给这位同学说几句话吧。”洛滨的母亲宋文茹淡淡地说道,但语气却不容拒绝。

        王芝秀点了点头,走出了办公室,并且带上了门。

        宋文茹站起身,来到了秦朗面前,淡淡地说:“你就是秦朗?”

        秦朗点了点头。

        宋文茹忽地扬起巴掌,狠狠一耳光甩向了秦朗,如此近距离且毫无征兆的一耳光,照理说很难避开的,但是秦朗只是身体向后一仰,就轻松避开了,而且双脚都没有移动半分!

        这就是桩子打得稳的好处啊。

        宋文茹没想到秦朗居然避开,反手又是一耳光甩了过去,秦朗依然轻松避开。

        “宋厅长,我已经不是十几年前的幼儿园小孩子了,不是谁都可以扇我的耳光了。”秦朗一伸手就抓住了宋文茹的手腕,如同铁钳一样,令其动弹不得。

        不过,想到这女人好歹是洛滨的母亲,秦朗丢开了她的手腕。

        “你……你……难道就是十几年前的那个小屁孩?”宋文茹忽地想起了什么,心想难怪这小子的这张脸让自己如此讨厌。十几年前,女儿读幼儿园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小屁男孩居然敢去亲女儿的嘴,这让宋文茹立即冲入幼儿园给了这小屁孩一个耳光,然后将女儿从那个幼儿园带走了。

        宋文茹却没想到,十几年后,这个小子竟然再次出现在洛滨面前,而且还是在洛滨要去哈佛大学念书的关键时候,当真是……冤孽啊!

        “没错,我就是那个小屁孩。”秦朗平静地说,“十几年前,你扇了我一耳光,那是因为我那时候还小;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没有人可以扇我耳光了!”

        “是么?”宋文茹不屑地说,“我只要说一句话,你就休想在七中念书了!甚至,你休想在平川省内念书!”

        “宋厅长真是好大的官威。”秦朗丝毫不未动,“不过,宋厅长你这么忙,今天来这里找我,不会是为了来扇我的耳光吧?”

        “好,我也不想跟你废话。”宋文茹冷冷地说道,“三天之前,你是不是给小冰送了一束鲜花到我们家里面?”

        “鲜花?”秦朗不禁皱眉,“我没有送她什么鲜花!”

        “你还狡辩!”宋文茹气愤地说,从钱包里面取出一张卡片,往秦朗脸上扔了过来。

        秦朗一伸手,这张卡片就锁在了他的两指之间,这张卡片上果然有“秦朗赠”三个字,但是看这笔迹,根本就不是秦朗自己的,因为秦朗好歹也被老毒物逼着练过书法的,尤其签名更是龙飞凤舞,绝对不会写得这么烂。

        “没话说了?”宋文茹冷哼一声。

        “这不是我写的,花也不是我送的。”秦朗平静地说道,“信不信由你!”

        “你——算了,我本来也不想为了这点小事情来找你麻烦。不过,因为你送的花,小冰情绪不好,这两天忽然生病了,已经住进了医院——”

        “什么!洛滨生病了!”秦朗骇然说,“她住在哪个医院,我要去看看她!”

        “没那个必要!”宋文茹冷冷地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断绝跟她一切的联系,不管是电话、网络还是手机,我不想你成为她前程上的绊脚石,耽误了她的学业和前程!要不是你送花,影响了她的心情,她怎么会生病!”

        “你……请你让我去见见她,我懂医术的,我能治好她的病,你相信我。”秦朗放低了姿态,为了洛滨,他可以忍气吞声。

        “不用了!”宋文茹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女儿会接受最好的治疗!你休想接近他半步!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不想你再用任何方式影响我女儿的情绪,影响她接受治疗。因为在我看来,你这样的败类,本身就是一种病毒!这种幼稚的早恋,简直就是祸根……总之,我不会让你靠近我女儿的!”

        说完之后,宋文茹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