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4章 又被拆散
  • 正文 第94章 又被拆散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我……我其实……”

        “没什么,这是好事情啊。”秦朗很快镇定了下来,他知道以洛滨的成绩和能力,到国外留学也许才是最好的出路,所以他不能成为她的绊脚石,“以后放假了,指不定还有机会见面呢。这样吧,下午你什么时候走,我帮你收东西。”

        “吃完饭就走。”洛滨这时候也迫使自己的情绪镇定了下来。

        “那赶紧吃吧。”秦朗大口地吃着饭菜,心头却有些食不知味,“对了,你去哪个大学?”

        “去哪个大学,真的重要么?”

        “……”

        尽管和洛滨的重逢没有多久,但是洛滨可是她童年的美好记忆,这份青梅竹马的感情,两人都一直珍藏在心中,此时忽然又要分别,秦朗才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多么在乎这一份感情。

        但是,一切都已注定。

        半个小时候,秦朗和洛滨来到了学校门口。

        洛滨没有住校,所以根本没什么行礼,不过就是几本书而已。

        午后的阳光有些灼眼,秦朗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不舒服,而洛滨似乎也是如此。

        “天气有点热,我去给你买一支雪糕吧。”秦朗向洛滨说道。

        “我要‘娃娃头’。”

        “呵,你还是喜欢这个口味。”秦朗点了点头,去一旁的小卖部买了两支“娃娃头”雪糕。

        秦朗刚买到雪糕,就看到一辆高档黑色驾车停在了洛滨面前。

        但洛滨却没有立即上车,而是等到了秦朗将雪糕拿给了她。

        这时候,后排的车窗开启,里面一个华贵的妇人露出一张脸向洛滨说道:“小冰,怎么还不上车?”

        “是你——”

        秦朗认出了车里面的这个女人,因为他对这张脸印象很深,这张脸给秦朗留下了“童年阴影”,因为在小洛滨离开太阳花花幼儿园的那天,这个女人给了他一巴掌,并且骂他是“小流氓”。

        “你谁啊?”车里面的华贵妇人警惕地看了秦朗一眼,随后却移开了目光,自言自语地说,“算了,反正小冰都要离开这里了,也不用担心什么苍蝇了。”

        秦朗听得火起,但他已经隐约猜出了这妇人的身份,只好隐忍不发,他不想在洛滨的离开的时候给她留下一个坏印象。

        “秦朗……再见!”洛滨的声音竟然有些哽咽。

        “好,再见——赶紧把雪糕吃了吧,要不得融化了。”平日的秦朗巧舌如簧,但这时候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冰,上车吧,是时候挥别过去了。”

        在妇人的催促中,洛滨上了车。直到车子已经消失在街道的尽头,秦朗才算是回过神来。

        随后,秦朗一个人在教学楼的小花园中呆了很久,直到下午上课的铃声惊醒了他。

        秦朗茫然地来到了教室里面,前排洛滨的座位已经“人去楼空”,这似乎在提醒着秦朗洛滨的的确确已经离开,同时那些代表着童年的那些美好回忆,也将再次被流逝的时光所尘封。

        “各位同学,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向大家宣布——”

        走上讲台之后,孙博神采飞扬地高声说道,“我们班的洛滨同学,已经正式收到了来自美国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且得到了哈佛提供的全额奖学金!”

        教室当中一片哗然,惊叹声、羡慕之声四起。

        哈佛大学,这个名字何等地如雷贯耳,又是何等的遥远。

        尤其是对于这些高中生,那更是可望可而不及的梦想。

        “这是我们高三十一班的骄傲,也是我们七中的骄傲啊!我们夏阳市七中虽然每年都有不少尖子生考入华清、京大,但是能够考入哈佛且拿到了全额奖学金的,洛滨是唯一一位!作为她的老师,我为培养出这样的学生而骄傲……”

        孙博滔滔不绝地演讲着,仿佛洛滨被哈佛录取,都成了他一个人的功劳。

        差不多十几分钟过后,孙博才停止了演讲,然后矛头一转:“我们班出了洛滨这样的好学生,我感到非常骄傲。但是,也有一些坏学生,一些害群之马,让我痛心疾首!秦朗!赵侃!站起来!”

        孙博毕竟是班主任,还是有几分威严的,被他这么一喝,赵侃条件反射就站了起来。赵侃站起来之后,才发现秦朗这小子居然无动于衷,赶忙用手悄悄拽了一下秦朗。

        “你们两个人,最近旷课次数太多,甚至有时候整天都不来学校!你们这样的学习态度,给我们班级带来了非常恶劣的影响,为了严肃班风校纪,我决定给你们两位严重处分:秦朗,给予警告处分,并进入学校德育班学习一个下午校纪校规;至于赵侃——通知你家长,做好退学准备!”

        “什么!”孙博的话让赵侃不禁骇然,虽然他这几天旷课不少,但是也没想到孙博这么狠,直接就准备要他万劫不复了,这分明就是杀鸡儆猴啊!而且,赵侃所知,秦朗旷课的次数比他还多,怎么秦朗反而只挨了一个不痛不痒的警告处分呢。

        赵侃哪里知道,其实孙博心里面也想将秦朗这个害群之马弄出去,但是关键是孙博还没有摸清楚秦朗的底细,上一次蔡卫东跟秦朗发生冲突,事后一向猖狂的蔡卫东竟然偃旗息鼓,这让孙博感觉秦朗这小子可能也有些背景,所以尽管他很讨厌秦朗,也只能给秦朗一个警告处分;而赵侃就不同了,孙博知道赵侃老爸只是个商人,所以孙博可以随意处分赵侃,但究竟是否真的将赵侃开除学校,那就得看赵侃的老子会不会“公关”了,因此孙博专门让赵侃通知家长。

        “好了,事情就这么决定了,现在准备上课。”

        “孙老师,你这样不公平吧?”就在这时候,秦朗打断了孙博的话,“孙老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旷课的次数应该比赵侃更多吧,怎么给我的处分这么轻?”

        孙博听了秦朗这话,心头暗骂这小子有病么,口中却是振振有词:“秦朗同学,你刚转入七中,对于七中的严厉校规可能有些不了解,所以我们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对你尽量以教育挽救为主;而赵侃就不同了,他来七中的时间比你长,所以校纪校规他应该很清楚,这就相当于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孙老师,不能开除他!”秦朗的语气很是坚决,他甚至不想跟孙博辩解,谁让他今天心情很不好呢。

        “秦朗,别忘了,我才是老师!我有权利这么做,我就要开除他,那又如何!”孙博也是火了,他对秦朗的印象本来就很坏,这时候被秦朗如此挑衅,火气自然就腾腾地冒上来了。

        教室当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火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