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414章 天心丹
  • 正文 第1414章 天心丹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当然对自己民族的历史比较了解的,至少中学的历史课本他都是好好学过的,他承认儒教对整个华夏文明的影响力都是十分庞大的,否则也不会有“三教九流,儒为正宗”的说法了,通俗的说法就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3

        但是,秦朗实在不知道儒教和修行者扯得上什么关系,所以他只能等丹灵小和尚来给他一个解释了。

        “老大,你知道为何儒教历代都这么**?”丹灵小和尚也开始与时俱进了,知道用“**爆”这样的词语了,“你想想看,佛宗和道教如此强势,但是却还是被排斥在历代朝廷的主流之外,根本无法撼动儒教的根基,你就应该知道儒教是多么地恐怖了。”

        “你不说是儒教有修行么?他们的修士在哪里?”秦朗问到。

        “老大,现在儒教的修士基本上已经绝种了。”丹灵小和尚道,“或者,在修真界中还有,但是华夏肯定基本上是没有了。”

        “怎么说?”

        “儒教的修士,他们讲究的是修心,也就是所谓的修心养xing。55儒教修士的心,是忧国忧民、心系江山社稷的心,他们修的‘气’,不是气功,而是‘浩然正气’。关于这一点,你可以向魔宗的人求证,魔宗的人,以前最怕的不是佛、道二教的人,而是儒教的人。儒教的人虽然不会功夫,但是每个人都养了一身的浩然正气,一旦开声吐气,可以跟天地间的浩然正气结合在一起,任何邪魔、鬼魅魍魉都会被儒教的修士喝得魂飞魄散!”丹灵小和尚一边说,一边模仿儒教修士的模样,只是它的动作实在太滑稽了。

        但是,经过丹灵小和尚的这一番话,秦朗却不得不正视“儒教修士”的存在了,经过丹灵小和尚的进一步讲解,秦朗知道了儒教修士的修行方式跟其他宗门截然不同,其他宗门都是“修武”,而唯独儒教的人是“修文”。

        文,很多人想到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然而那些人可不是真正的大儒。真正胸怀浩然正气的大儒,不仅可以让邪魔外道辟易,而且胸怀坦荡,下可以得到苍生黎民的爱戴,上可以得到君王的信赖。

        在民间,可以一呼万应,治国安邦;在大殿,可以喝斥得佞臣昏君低头求饶,避之不及,这才是真正的大儒,这些人才是儒教修士。1

        而最神奇的是,儒教的修士不是靠功夫境界超脱自身,而是靠着功德超脱自身,以功德而成圣,这种修行方式似乎有些匪夷所思,然而历代的儒教大儒都是如此做的,所以在儒教正统的年代,都有“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yin德五读书”之类的说法。积yin德,那就是功德的意思。儒家的修行者认为功德是衡量一个人修行高低的考验标准,所以儒家非常注重品xing和业绩的考究,比如“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种标准就是检验一个如家官员的“功德”。如果被考核者达不到,不仅无法得到升迁,反而还会遭遇其官员的弹劾。功德高者,则可以得到升迁和被重用,能够在更广阔的平台上施展才华,积累更多的功德。

        秦朗曾经感应到功德之力,所以他知道功德不是那么容易弄到的,但是以功德成圣,理论上应该是可行的,因为秦朗的确可以感受到功德之力对自己的武魂和jing神境界的洗涤、提升,如果功德之力足够大的话,应该是可以将一个人的普通灵魂变成元神、圣魂,直到肉身成圣、白ri飞升。

        总之,儒教修士的存在,的确是另辟蹊径,他们跟其他宗教的确是截然不同,因为和江山社稷的紧密结合,也让儒教一度成为了最昌盛的宗教,这当然是指在华夏大地上。然而,如今佛宗、道教尚存,而儒教何在?

        现在的儒教修士,已经名存实亡了,试问现在的官员,虽然号称是儒教的学子,然而他们身上何曾有过儒教之士的半点风骨?真正的儒者,所依仗的就是一身傲骨和满腔的浩然正气。

        何为儒教的风骨和浩然正气?

        敢于在皇家大殿之上怒斥昏君佞臣倒行逆施;敢于为了黎民苍生死谏,甚至不惜以头碰柱,血溅大殿;纵然成为亡国之臣,也宁死不屈,纵然沦为放羊人,也能十年如一ri的心系故国……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儒教之士,才是儒教的脊梁。说起来也是奇怪,佛宗、道教虽然人才辈出,虽然掌握在强大的力量,但是论起风骨来,跟儒教之士差距太远了。当然,当今除外,如今真正的有德行的大儒恐怕已经绝种了,就算是有,恐怕也应该是隐居于山野之间了。

        一身浩然正气的儒者,已经成为华夏绝响了。

        不过,通过丹灵小和尚这样一番解释,秦朗对儒教的修士也有些了解,大约知道这一门修士的与众不同之处了。秦朗向来都是非常容易接受一些新的思维和新东西,他认为丹灵小和尚的话有些道理,儒教之士只修心而修力,依然是可以成圣人的,比如孔夫子老人家,这可是千古圣人,无庸质疑。

        自古成仙的人不少,但是能够成为千古圣人的有几何?

        在华夏有多少孔庙,多少尊夫子像在接受香火膜拜?这便是成圣之后的威力,而很多成仙的人,也不过是有几座小庙在供奉而已。

        儒教修心,或者有些像密宗的一些修士只修jing神力一样,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最终却依然可能修成成果。

        而儒教的修士之中,也有炼丹师,这便是“天心丹”,所谓天心,就是指儒教的修士应该“上体天心、下达民情”,感悟天地之气运,为江山社稷谋求福祉。炼制天心丹的人,必然是儒教的大德之士,因为天心丹是需要耗费功德之力的。

        但毫无疑问,秦朗对这天心丹产生了非常浓烈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