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79章 狗血的人生
  • 正文 第1379章 狗血的人生

    作品:《少年医仙

        “很狗血的故事啊。”秦朗道,“这个是传说还是真事呢?”

        “应该是真事吧。”图番上师不解,秦朗为何要怀疑这个。

        “我只是在想,就算是没有这个起因,显密二宗肯定也没办法和平共处吧?如果双方都有化解恩怨的想法,仇恨还能延续这么多年?”秦朗这话问到了关键。

        虽然显密二宗的教义不同,但毕竟都是佛宗旗下,说到底都是佛门弟子,佛家的经义从来都不宣扬冤冤相报,但是显密二宗都是佛门弟子,却一直都是冤冤相报,这其中的门道,秦朗这个外人看得很清楚。

        “呃……秦先生,化解仇怨这些事情你就不用考虑了。关键是,这个谈佛论经的事情,我们密宗已经连续输了两次,所以这一次注定会非常激烈。秦先生,你卷入了这个事情里面,恐怕很麻烦啊。”

        “那我能不去么?”

        “不能!”图番上师赶忙道,“你要是不去的话,得罪的可不是杰布活佛一个人,而是得罪整个密宗了。要知道,密宗上上上下下都知道你可是刚成为镇狱护法金刚的人,可以说是声名赫赫了,要是你临阵脱逃的话,那简直就让整个密宗难堪了——不过,秦先生你要是实在不想去,也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只要秦先生你的境界提升到武圣层次,或者你完全废掉了武功,就不用去了。比如我这样的人,就不用担心什么谈佛论经了。”

        “为何武圣层次,就可以不去了呢?”秦朗有些好奇。

        “这还不是为了担心双方矛盾激化,你也知道圣者对一个宗门的重要xing。一旦损失了一名圣者,对宗门的打击可是相当地大。而且,武圣层次的武者,激战的时候造成的破坏xing实在太恐怖了,这个也是一个考虑的范畴吧。”图番上师耐心地给秦朗做出解释。看得出来,图番上师虽然有些替秦朗担心,但是他仍然是希望秦朗不要拒绝这个谈佛论经的“交流活动”,因为一旦秦朗拒绝,可能就会立即成为密宗的“叛徒”。那样的话,图番和达瓦两人肯定也会跟着倒霉的。

        至于普布上师,没有卷入秦朗这事,在图番上师看来应该是他“走运”。如果普布上师这一次也也去参加秦朗的加封仪式的话,恐怕他也会成为杰布活佛眼中的弃子。

        “是么?如果境界提升到武圣层次,就可以不参加了?”秦朗心头似乎已经有了一个想法。杰布活佛这些人想要坑他,但是秦朗哪是那么容易被人坑掉的。

        从图番上师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秦朗很快地向那位密宗僧侣给予了答复:他一定会去!

        这一次谈佛论经是在三天后进行的,而地点就在藏区的封哲寺。

        秦朗答应了之后,那位密宗僧侣告诉秦朗机票已经预订好了,看来密宗在后勤服务方面还是考虑得挺周到的。

        飞机直接飞往拉萨,而且秦朗坐的还是头等舱。

        上了飞机之后,秦朗闭目养神,准备考虑一下到了藏区之后如何行动。

        不过,这时候机舱里面一个中年胖子却不断地在sāo扰这里的空乘小姐:“小姐,你今年芳龄……有男朋友没有?……我叫巴望德式……你喜欢骑马不?我家里有三千头骏马……”

        空乘小姐对这位藏区土豪似乎没有特别好感,温和而坚决地打消对方的不良企图,但是这家伙的脸皮真是比马脸都长,一会儿要这样东西,一会儿要喝那样东西,摆明就是要纠缠对方。

        啪!~

        就这时候,那个藏区土豪的葡萄酒从酒杯里面飞了出来,落在了秦朗衣服上面,不过这家伙却好像没看到,不仅没有给秦朗道歉,反而继续接着酒劲装疯卖傻,反而那位空乘小姐不断地跟秦朗道歉。

        “跟他道什么歉!不就是一件衣服嘛,多少钱……我陪给他就是了!”这个叫巴望德式的土豪从钱包里面抽出一小叠钱,直接丢在了秦朗身上。

        秦朗还没有回答,那空乘小姐赶忙解释说:“对不起先生,弄脏你的衣服了,我知道你这衣服很贵的,是迪奥斯牌子吧,据说一件好几万,实在是抱歉啊。”

        其实,秦朗自己都不知道这些牌子的衣服究竟值多少钱,反正都是上一次任美丽给他挑的,说是反正都是买衣服,怎么也要照顾自己家开的店子。

        “没关系。”秦朗向这位火眼金睛地空乘小姐笑着说道,然后转头向那位藏区土豪道,“请把你的钱拿回去,你欠我一个道歉。”

        “道歉?跟你这个汉狗道什么歉?这些钱就当陪给你的干洗费!”藏区土豪冷哼一声,见空乘小姐忙着给秦朗擦拭身上的酒渍,心头更是怒火中烧,“臭小子!等下了飞机,你怎么死都不知道!”

        “这位先生,请您注意自己的语言!”空乘小姐出于职业习惯,站起来阻止这位土豪口出污秽之语。

        “哼!”藏区土豪冷哼一声,“不识抬举的女人!只知道讨好有钱的汉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什么货sè!”

        “你——”这空乘小姐虽然很气愤,但是本着顾客至上的态度,却也忍了下来。接下来的旅程当中,那土豪巴望德式总算是安静下来了,但是他对秦朗的杀气却是越来越浓厚了。

        但秦朗根本就不会将一个本地土豪当成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根本不在意,继续在座位上安静地冥想,寻思着到了藏区之后的行动安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空乘小姐过来提醒秦朗系好安全带,这是因为飞机即将降落了。

        秦朗从冥思中醒来,飞机顺利降落。

        飞机落地之后,空乘小姐走了过来,轻声对秦朗说道:“出了机场,你一定要小心那位藏区本地人,这些人可是什么都敢做——这个是我的电话,如果有需要的话,打给我哦。”

        空乘小姐离开的时候,秦朗的手上已经多了一张粉红sè的纸条,上面还有微微地香水味。